趣店向南,股价向下

罗敏一路追逐“风口”,也曾一路惨败。他用了整整十年创造神话 ,但市场“抛弃”这个神话就在旦夕之间。眼下的趣店市值仿佛坐上滑滑梯,从最高百亿美金狂泻而下。只是,罗敏的薪水,领还是不领?

文 ?齐敏倩

编辑 ?老拿

2017年北京时间10月18日,罗敏人生的巅峰时刻。

这一天,极度渴望到美国敲钟的罗敏,在34岁时终于圆梦。趣店,以总融资额9亿美元的成绩创下当年中资企业在美最大规模IPO。

“成立三年半”“百亿美金市值”“34岁的创始人”,这些看起来就令人振奋的词汇,让罗敏自信爆棚。以致于敲钟后3个月,他许下一个承诺:“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千亿美元前,不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和奖金。”

?趣店创始人罗敏

从2005年创业开始,罗敏一路追逐“风口”,也曾一路惨败。创造神话,罗敏用了整整十年,但市场“抛弃”这个神话就在旦夕之间。

11月21日,趣店与“贵人”蚂蚁金服“分手”后的首份季报公布。趣店第三季度总收入同比增长32.9%,净利润同比增长5.1%。一路下行的趣店股价终于暂时止跌,但反弹仅一日游,第二天又跌14.99%。

看上去很美的季报,无法扫除趣店的颓势。近期“裁员”、大白汽车关店等风波相继传出,让不断尝试新业务的趣店面临重重隐忧。即便是三季报,趣店总收入、经营利润两项指标也是环比双降,降幅分别达14%、9%。

如今,罗敏带着趣店一路狂奔至厦门。但趣店向南,股价向下——趣店的市值仿佛坐上滑滑梯,从最高百亿美金狂泻而下。

罗敏的薪水,领还是不领?

01

“分手”后遗症

“三季度新增了58万活跃借款人,即使在支付宝上的专属入口没有了。”罗敏说这话的时候像极了分手的情侣回忆前任——“离开他,对我毫无影响。”

两年前,趣店和蚂蚁金服曾有过甜蜜的过往。

彼时,趣店还是趣分期,商品分期贷是其主营业务。蚂蚁金服利用旗下全资附属公司API(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入股趣店,收购了12.82%的股份,成为趣店第五大股东。并且,在获客和风控两方面给予了趣店支持。

得益于二者的合作,趣分期获得了支付宝的流量入口,短短半年时间,其入驻支付宝的新业务“来分期”便强势占据了趣店的现金分期业务的70%。此外,趣店一直将芝麻信用作为主要征信手段之一。

“和支付宝的合作对趣店来说,能够给其带来可观的利益。而双方停止合作,对以靠流量生存的趣店无疑是致命的一击,或会使其面临生存危机。”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市界表示。

分手一定会痛,虽然趣店说自己不受影响,但财报数据的“巧合”早已露出端倪。

对于现金贷平台而言,活跃借款人数量至关重要。在最新的季报中,趣店没有公布第三季度活跃借款人数量,只提到三季度新增了58万活跃借款人。根据第二季度财报数据,当时趣店活跃借款人数为400万,即便没有用户流失,第三季度活跃借款人数也仅有458万,与去年同期的750万人不可同日而语。

?图为趣店活跃借款人数(制图:市界)

趣店的活跃借款人数在2017年第三季度达到高峰,之后开始下滑,2017年第四季度直接减少60万。巧合的是,趣店活跃借款人数的减少与蚂蚁金服降低对其扶持力度的时间极其吻合。2017年11月末,监管层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蚂蚁金服迅速收紧了与趣店在导流方面的合作。

无独有偶,离开蚂蚁金服的趣店,逾期率出现上升。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趣店贷款30天+逾期率为1.7%,去年同期这一数据还不到0.5%。

趣店CFO杨家康在二季报披露时曾表示,“我们已开发了自己的数据技术来衡量用户的信用质量”。不过,从目前的表现看,离开蚂蚁金服的趣店,风控能力还有待检验。

02

引擎熄火

罗敏曾把大白汽车当成趣店的引擎之一,如今,这个引擎似乎有了熄火的迹象。

2017年底,罗敏谋划了一个让他觉得“很燃”的项目——大白汽车。大白汽车是由罗敏亲自带队孵化的汽车新零售项目,其定位“年轻人的第一辆车”。

背靠趣店这个美股上市公司,刚上线的大白汽车步子很大。它没有选择汽车金融服务这种轻资产运作模式,而是采用自建门店、集采直租的重资产运营模式,项目上线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布局150多家自营店。这种重资产模式,对企业的线下运营能力要求极高,而这正是互联网企业出身的趣店集团所不擅长的。

杨家康曾在财报会上曾表示,趣店拥有大量小额贷款客户,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也会有购车等大额支出贷款的需要。

预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

今年9月,有媒体曝光大白汽车迎来“关店潮”,大批员工被“优化”。“我本来想趣店是美股上市公司,大白汽车应该能发展不错,没想到9月19号,我在的那家店就关门了,当天我也被通知不用来上班了。”大白汽车前员工阿杰(化名)告诉市界。

趣店公布的财报更是将大白汽车的“尴尬”暴露无疑。2018年二季度,大白汽车营收7.85亿元,占总收入的35%。但到了三季度,大白汽车出现了大幅萎缩,收入仅为5.86亿元,环比下降25%。

不仅如此,大白汽车的重资产运作模式还让趣店成本随之飙升。

根据财报,趣店披露的二季度总成本为14.73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05亿元增长263.7%。其中,营收成本为9.478亿元,同比增长387.8%,这主要由于大白汽车业务产生了较高的销售类租赁成本。在三季度大白汽车收入下降之后,趣店的营业成本也同步下降了26%。

今年年初,趣店集团高级副总裁、大白汽车负责人许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今年大白汽车和趣店集团要全力以赴卖掉10万辆车,交易规模达到100亿。” 而2018年上半年,大白汽车的新车交付总数仅15082辆,远远低于10万辆的预期。

在2018年二季度财报中,趣店将汽车销售目标下调至2.5万辆左右。在刚发布的三季报中,大白汽车的销售数据未被提及。

另据阿杰透露,大白汽车目前仍在清理库存。

03

一直在寻找方向

成立到现在,罗敏一直在寻找方向,但似乎从未找到方向。

趣店的前身是成立于2014年的“趣分期”,“校园贷”市场创业公司之一,成立之初主要业务是向在校大学生提供购物分期贷款。一桩桩校园贷命案接连发生,裸贷等丑闻频出,关于“校园贷”和趣分期“原罪”的讨论一时间甚嚣尘上。

危机终于在2016年爆发。

2016年7月6日,当天中午北京监管部门找罗敏谈话,让他在期限内把“校园贷”业务停掉。趣店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对当天的场景历历在目,他曾回忆到“罗敏当时整个人都蒙了,但还是坚持着去开下午的品牌升级发布会。”

开完品牌发布会后,罗敏在微信上给周亚辉连发两个大哭的表情,他不得不将“趣分期”暂停。2016年7月份,趣分期更名为“趣店”,服务对象也从在校学生拓展至青年群体。这是罗敏做趣分期以来的第一次转型。

上市后,罗敏又开始马不停蹄测绘新的疆界。

“上市之前公司业务比较单一,上市之后就各种造。可能因为现金贷监管严了,公司就开始不断尝试做其他业务。”趣店前员工赵阳(化名)告诉市界。

大白汽车之外,趣店还在尝试新的方向。

今年年初,在线答题成为新“风口”,罗敏又怎会错过?他先是在“芝士超人”上给大白汽车投入1亿广告赞助,接着又投入1亿做了自己的直播答题平台——“百万答人”。可惜的是,据网友爆料,在“百万答人”积累的钱还没提现,平台就黄了。

这些还不足解渴,“饥渴”的罗敏又带领团队进入在线教育行业和家政行业掘金。

5月22日,厦门趣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这家公司主要定位为3-10岁的儿童提供1对1在线教学,法人正是大白汽车的负责人许龙,而罗敏全资控股的厦门趣店科技有限公司占了99.9%的股份。

10月份,趣店推出小程序“趣学习”。“趣学习”是提供一对一家教服务的平台。目前,趣学习主要的入驻讲师,来自全国范围内名优院校的在校大学生,学生用户则是来自全国范围内涵盖了从幼儿园到初高中、考研大学生的广大学生群体。

“趣学习”这条路依然存在隐忧。近日,有媒体曝光,“趣学习”平台存在“僵尸教师”和“假学生”,许多注册“趣学习”的大学生都担心信息被泄露,纷纷询问如何取消注册。阿杰告诉市界,“趣学习现在每天逼着管培生找亲戚朋友注册、领卷、刷数据,每天100个注册量,到不了的直接裁员。”

今年6月,主打“全能家政师”业务的厦门唯谱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罗敏是公司大股东,而该公司法人刘振涛,同样是大白汽车的负责人之一。

04

罗敏是绝对的权威

罗敏是擅长“变化”的。

趣店投资人周亚辉曾这样评价他,“他把握趋势的能力很强,很容易抓住创业热点,一个东西不行就马上停,试下一个东西;行动力很强,手很快,而且出手坚决果断,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大白汽车、百万答人、趣学习、家政公司,罗敏变得实在太快了。

在宋清辉看来,趣店不停改变背后是为生存而战的必然选择。“在对现金贷业务监管趋严背景下,趣店不能再倚重相对单一的“现金贷”业务,而是需要向外拓展新的业务类型,降低消费信贷业务的比重。总的来看,趣店频繁拓展新业务这种行为,也是为了生存而战的必然选择。”

“快”、“团结”、“创造”、“拥抱变化”和“公平”这几个词作为趣店的企业文化,是写在工牌上的。在赵阳和阿杰这样的员工看来,面对如此频繁的变化多少有些无奈。

“我经历过一次,上午拍板决定做一个项目,下班时跟员工说一起加班做这个新项目,加了两小时班后,突然被告知新项目又不做了。”这次的经历赵阳至今记忆犹新。他告诉市界,在趣店集团内部,罗敏是绝对的权威,“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的人就离职。”

阿杰在大白汽车工作半年,“拥抱变化”这四个字让他印象尤其深刻。“刚开始自营,后来搞加盟,加盟出现问题以后搞商务精英,商务精英没带来流量,关门。”他以这样一句极简的话总结自己所亲历的大白汽车。

拥抱变化本身没错,怕的是变到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领域。在阿杰看来,大白汽车从985、211招来的管培生不懂汽车行业;赵阳也担心过前老板每次“拥抱变化”之后是不是真的懂这个行业。

刚创业时,罗敏在南戴河把“到纳斯达克敲钟”的梦想写在了孔明灯上。孔明灯高飞,十年之后,曾经那个十二年间换了16处住所的青年摇身一变成了美股上市公司的CEO。

蓝驰创投合伙人、趣店早期投资人朱天宇,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对罗敏的第一印象是“饥饿感”。多年过去,罗敏的“饥饿感”分毫未少。“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千亿美元前,不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和奖金。”敲钟后3个月,罗敏许下这个承诺。

“饥饿”的罗敏带着趣店一路狂奔,但至于哪条路才是通往“千亿市值梦”的方向,恐怕谁都没有答案。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罗敏能圆千亿市值梦吗?

海底捞旧敌归来

本文由

市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