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影展:40年前,小岗村18位农民签下了这张“生死契”

安徽小岗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一个无法绕开的坐标。40年前,摄影家汪强多次从小岗村田野上走过,目睹了1978年小岗村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的悲惨情景。但到1979年夏,汪强得知小岗生产队偷偷地把土地包干到户,生产丰收了,却引起争议……而这些珍贵的影像资料都被汪强的相机记录了下来。

安徽小岗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一个无法绕开的坐标。40年前,摄影家汪强多次从小岗村田野上走过,目睹了1978年小岗村大旱,庄稼颗粒无收的悲惨情景。但到1979年夏,汪强得知小岗生产队偷偷地把土地包干到户,生产丰收了,却引起争议……而这些珍贵的影像资料都被汪强的相机记录了下来。

1980年5月,小岗村“大包干”做法得到了国家的肯定。时值滁州报筹备复刊,汪强被抽调到报社当记者,他意识到这场农村改革的重要意义。汪强说,他有幸跟上时代步伐,看到中国农村改革开放源头——敢为天下先的小岗村40年的变迁发展,作为摄影师,他有责任为这样一个既典型又普通的村庄作一部影像史记。摄影家汪强及安徽小岗村的这组作品荣获2018年第十二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纪实摄影类大奖,本组照片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授权发布。

上世纪70年代末凤阳县小岗生产队原住宅,20户人家112人,生产靠贷款,吃粮靠返销,家家户户外出逃荒要饭,是出了名的讨饭庄。

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1978年冬,严宏昌领头与小岗生产队18位农民实行了土地包干责任制,敢想敢干敢为天下先,至此“大包干”从他们手中诞生。

小岗村第一份“大包干”红手印(契约合同书)。契约合同内容:“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在(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我们干部作(坐)牢割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18岁。”

18位带头人在这一纸分田到户的“秘密契约”上按下鲜红的手印后,实行农业“大包干”,从此拉开我国农村改革的序幕。这份合同书还催生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并最终上升为我国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彻底打破“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体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使我国农业发展越过长期短缺状态,解决了农民的温饱问题。

征服饥饿的小岗人,铤而走险背水一战,大包干农业生产责任制从他们手中诞生。

1981年春节小岗人的文化活动。

在小岗村附近的小溪河公社,外出逃荒的农民,听说家乡实行大包干的消息后,加快了返乡的脚步。

解决温饱的农民在向国家踊跃交售公粮。

1982年,“大包干”农业生产责任制解放了生产力,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小岗人放开大步朝前走。

1983年,刚刚摆脱饥饿的小岗生产队的孩子们,如今已是小岗的顶梁柱。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了支援农村大发展。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向安徽滁州地区送来了免票、平价优惠的200辆解放牌汽车。这是当日在滁州火车站举行仪式的场景。

大包干之后,数十家,外国媒体记者陆续不断到小岗采访。

1998年,14位当年参加分田开会按手印的农民在即将拆除的茅草屋前留影。其中4位在80年代初期先后离世。

1988年,小岗迎来了第十个丰收年。

1994年,小岗村10多名男女青年来到江苏张家港当上了企业工人。

1997年,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为招商引资项目的江苏三泰汽车部件节能厂奠基。

2000年世纪新娘进小岗,严宏昌大儿子严余山婚礼现场。

新世纪伊始,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之一的严宏昌前往深圳找市场。

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之一严富昌女儿严德莲2006年考取了四川建筑设计大学,成为小岗村有史第一位女大学生。

2008年,小岗村第一书记沈浩带领大包干带头人在华西村学习交流。

2009年,小岗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

2015年,小岗村严家第三代人迎娶城里“倒插门”新女婿。

2017年,小岗村核心区友谊大道上“农家乐”饭店、超市、电商互联网购店鳞次栉比。

2017年4月,又一家招商引资项目在小岗村落户。

2017年底,土地流转迎来了东北大荒人来小岗村务工,10多人承包了530亩种植小岗东北大米。

2018年2月9日,“村企一体化”的小岗村,向村民分红。如今的小岗村人人持有股权,由村民变为股东,从分地到现今的持股分红,是稳定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确定后的又一次飞跃。2018年,小岗村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已达到18000元。

今日小岗农民别墅到处可见,现代农业,三产融合,乡村振兴,方兴未艾。

汪强

1954年出生,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纪实委员会副主任,高级记者。长期从事新闻、纪实摄影,对凤阳农村跟踪报道40年。获2018年第十二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纪实摄影类大奖。

光影当随时代 镜头记录变迁 图像见证历史——摄影师汪强自述

影像记录历史是摄影人的关荣使命。

从事摄影45年来,我遵循的信念就是,用镜头关注身边的人文和自然,用我的人生去实践摄影的价值。

40年前,安徽省滁县地区凤阳县梨园公社小岗生产队,20户人家的18条汉子为了解决生存吃饭问题,不怕杀头坐牢,在一幢茅草屋的昏暗的灯光下,召开了分田到户的“秘密会议”。现场的18人,代表20户农家在分田到户的“契约合同”按下了红手印。这一壮举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那一时期我有幸走进了小岗村,零距离接触了小岗的父老乡亲,被他们的无畏精神所感动。我从无意识的拍照到有心地宣传报道,再到后来的用心记录,持续了40年。这些年来小岗采访报道的中外记者,采风创作的艺术家成千上万,我只是他们其中一员。凭着自己熟悉小岗村,与村民是朋友的优势跟踪记录报道,尽着自己的责任。

这些年,我以平实的视角,坚持记录小岗村18位带头人的创业的心路历程,家庭的生活变化;记录了小岗村人坎坷、徘徊、创业、发展的奋进历程。从中感悟到小岗村的发展历程,就是中国农民不断奋进的缩影。

这些年,我也记不清去过小岗多少次,拍摄的图片也无法统计:《大包干从他们手中诞生》《小岗人家》《凤阳巨变》等40余幅照片,1984年、1995年两次被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作为国展陈列。1990年,《汪强说凤阳》摄影纪实展在北京举办。1998年,安徽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在合肥举办《小岗大路——汪强摄影纪实展》。2008年,长三角媒体联盟主办了《汪强与小岗》30年主题展示会。2009年,在安徽省委宣传部关心下,省文联、省摄影家协会举办了纪念改革开放30年《小岗30年——汪强摄影展览》。

40年来,小岗的生活从“非常态”转入“常态”,从“非凡”趋于“平凡”,支撑我继续拍摄的已不仅激情,已像过日子一样是习惯,是使命,是责任,是担当,更是我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今天我们面临着千载难逢的新时代。社会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日新月异,作为一名中国的摄影家、当地的摄影记者,真实记录是我的天职。我虽已退休,但相机会与我终身为伴,继续跟随这个小村庄一路前行,生命不息,记录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