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实习幼师出租屋内身亡续:幼儿园被关闭,园长正接受调查

11月16日,南昌进贤县,小雨。早上8点左右,丰和名城幼儿园的家长们和往常一样,将小孩送至幼儿园。他们发现平常准时在门口迎接的5位实习老师,迟到了。工作人员前往不远的出租屋查看情况,推开窗户,发现5位实习老师静静地躺在床上和地上,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当日下午18点56分“南昌进贤发布”通告称,11月16日8时29分,进贤县民和镇一居民楼出租房内5人死亡。经初步调查,死者均系江西冶金工业学校学生,由校方组织至进贤县实习。经警方现场勘查,死者尸表无外伤,疑似因洗澡且空气不流通,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南昌进贤发布”微博截图

在周围商铺老板眼里,丰和名城幼儿园条件不是特别的好,招聘的老师也很难留住,这两年招生也比较困难。而幼儿园园长是一个勤劳节俭的人,他将淘汰的柜子搬回幼儿园继续使用,买东西总是讨价还价,曾为幼儿园招不到人发愁,今年暑假又高兴地称,“招到好多年轻老师”。

事发后,幼儿园的家长有些纠结是给孩子转学还是继续留在这所幼儿园,但是多数还是选择了留下。11月21日,幼儿园被关闭,家长们不得不将小孩转到另外的幼儿园。

13平米的出租屋

丰和名城幼儿园地处进贤县民和镇,与一所小学相邻,处在两栋沿街居民楼中间,属于旁边小区的商业配套铺面。据悉,这个小区大多住户来自周边的农村,他们为了小孩上学,购房或租住于此。

丰和名城幼儿园。

进入幼儿园,需要爬上一段斜坡,到小区内部。幼儿园的厨房、教室以及多种儿童游玩设施并排在一层楼,仅有的户外活动空间开辟在小区里,活动空间的墙面被画成海底世界的场景,地上铺着塑料地毯。

幼儿园户外活动场地。

11月16日早上8点左右,幼儿园学生家长和往常一样,将小孩送至幼儿园。他们发现平常准时在门口迎接学生的5位实习老师,迟到了。“等了好久也没见人。”于是,一位幼儿园工作人员前往距离幼儿园100米左右的出租屋查看情况。推开紧闭的窗户,看见5位实习老师静静地躺在地上和床上,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

“我的天嘞,我的天嘞……”住在隔壁的刘阿姨听到喊叫,跟了过去。她走到窗边闻到了天然气的味道,往里看,一位躺在地上的女孩,口吐白沫。他们当场报了警。

随后,进贤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称,2018年11月16日8时29分,进贤县公安局110接报警称:进贤县民和镇一出租房内5人死亡。经初步调查,死者均为女性,为县城某民办幼儿园聘用工作人员,尸表无外伤,疑似因洗澡且空气不流通,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发的出租屋位于小区一楼的中间通道,它与同栋楼别的住房一前一后开门不同,它的门设在通道里,窗户在侧边。刘阿姨告诉红星新闻,她租住的房子和实习老师们租住的相连,属于车库改造,中间一墙隔开,她的约有20平米,每月租金360元,实习老师们住的大概有13平米。

事发的出租屋窗户和门都贴上了封条。

“下班后,她们会端个凳子,在通道里玩一会儿手机。“刘阿姨说,平常她们5个人挤在一个大通铺上睡觉,基本不开窗户。她推测不开窗户有两个原因,一是冬天天气比较冷,二是窗户位于一楼通道边,女孩子开着窗户睡觉怕不安全。

目前,出租屋的门和窗户都已经贴上封条。通道的一侧,实习老师们晾晒的衣物还没有人收。内衣、短袖、牛仔裤挂满晾衣绳,一双白色运动鞋倾斜依靠着墙,鞋垫散落在地上。

通道里晾晒的5位实习老师的衣物。

勤俭的幼儿园园长

丰和名城幼儿园楼下店铺的老板伊晓雨回忆,2014年7月份她店铺开张不久,楼上的幼儿园便贴出了招工启事,同年9月,幼儿园正式开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进贤县幼儿园园长告诉红星新闻,进贤县有100多所民办幼儿园,丰和名城幼儿园属于规模比较小的。

在周围店铺老板眼中,这所幼儿园不仅规模比较小,这两年生源也比较少,园长本人还常为招不到老师发愁。

伊晓雨说,园长在附近小区有一套房子,有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在打工,一个还在上初中。刚开始幼儿园由园长和他老婆共同经营,但是去年他老婆基本就没出现了,剩下园长一个人打理。

伊晓雨说,他经常8点多骑个电动车来幼儿园,穿得很普通,从来不打扮自己,“不像一个幼儿园园长,更像一个农民。”

在幼儿园楼下几位店铺老板印象中,园长是一个勤俭得有些过分的人。伊晓雨说,幼儿园用的家具、书柜,有的是从旧货市场买的,有些则是周围铺面淘汰,园长收下的。今年伊晓雨的店铺装修,更换的柜子都给了幼儿园。“他从来不请人,这些柜子他都是一个一个地扛上楼的。”

幼儿园户外活动空间。

另一位店铺老板告诉红星新闻,平时园长买东西喜欢讨价还价,“比如5块钱的东西,他就问3块卖不卖?”除了买东西,店铺老板们也经常抱怨,园长借走的东西,不去要不会主动还。

伊晓雨发现,自从园长一个人经营幼儿园后,幼儿园的生源越来越少,招聘过来的老师也留不住。曾经有一位幼儿园老师告诉伊晓雨,园长舍不得开工资,招不来好的老师,招来的老师都年龄偏大。园长也多次向伊晓雨吐苦水,“招老师太难了。”伊晓雨开玩笑,“办不下去,转让给我吧。”对方摇摇头,不愿意。

伊晓雨说,事发前一天晚上,园长带着他好久没出现的老婆来到幼儿园。伊晓雨问他,“你老婆回来了呀。”他“嗯”了一声。随后,他把电动车推到伊晓雨店铺门口,要充电,伊晓雨要向他收钱,但他怎么也不愿意给。

今年暑假,有一天园长突然很高兴地跑来告诉伊晓雨,“我招到了好多年轻老师。”直到事发之后,伊晓雨才知道他说的“年轻老师”就是这5位实习生。

总是笑眯眯的实习老师

在一张网上流传的照片中,5个女孩穿着统一的红色条纹领短袖,手挽手站在一起。伊晓雨向红星新闻证实照片中的5位女孩就是实习老师,照片是在幼儿园拍摄的。

5位女孩在事发前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住在隔壁的刘阿姨说,每次看见女孩们从门口进进出出,总是笑眯眯的,有时还相互嬉戏打闹。幼儿园学生家长孔玲称,每天她送儿子到幼儿园,实习老师都会热情打招呼“早上好”。

5位实习老师经常在下午5点左右到楼下一家快餐店吃面。该店老板告诉红星新闻,事发前一天,其中3个女孩来店里用餐,两位点了12元一份的卤肉饭,一位点了面条。“那天点卤肉饭的两个女孩还和另一个开玩笑‘天天吃面条也不厌’。”该店老板说,他之前一直以为5个小女孩是附近小学的学生。

11月17日,红星新闻记者在进贤县殡仪馆见到了一位实习老师的家人。这位实习老师的父亲季先生称,他们刚从福建打工的地方赶回来,从来没想到这么小的女儿会发生这种事。

他认为,女儿就读的学校和实习的幼儿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他们住这样小小的一间屋子。”女儿尸体解剖前,他们全家人去看了女儿的遗容。看着躺在殡仪馆的女儿,他们一家人抱头痛哭。

11月18日,记者再到进贤县殡仪馆,一位工作人员称,有4位实习老师的尸体已经解剖,并进行了火化,最后一位不知什么原因还没有进行。当日,季先生在电话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已经带着女儿的骨灰回到老家,接下来几天,按照老家习俗处理后事。

11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江西冶金职业技术学院(也称江西冶金工业学校)。一位2018级幼教专业的学生告诉红星新闻,发生事故的女孩和她一样属于中专生,学制3年,前两年在校学习,最后一年实习。

此外,多位2016级幼教专业的学生称,她们刚结束实习回到学校,对于发生事故女孩的情况,她们均表示不能谈论,并匆匆走开。

江西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官网信息显示,学院始建于1975年,是全国职业教育先进单位、国家示范学校、现代学徒制试点院校、江西省唯一的冶金类公办高职院校。学院有冶金工程系、机电工程系、机械工程系、信息管理系、基础教育部、培训中心等8个教学单位。

江西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学前教育实训中心。

在学院宣传部,一位自称事件新闻发言人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5名学生实习的幼儿园是按学校的实习安排的,但是学生是在南昌市进贤县死亡的,所有信息都由进贤县县委宣传部统一发布,学校不方便接受采访。

进贤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勇告诉红星新闻,事故发生后县里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小组,从事故的原因,善后处理以及家属安抚工作三个方面展开工作,目前事故的调查结果和最后的责任划分都还没结束,园长也正在接受调查,之后出结果会第一时间进行通报。

复学又关停的幼儿园

11月18日下午,丰和名城幼儿园大班、中班、小班以及学前班的所有学生家长聚在一起,等待进贤县教育局相关领导就幼儿园的复课问题进行答复。

孔玲从公司请假,骑电动车赶了过来。她的儿子在幼儿园大班,事故中去世的一位实习生是她儿子的老师。11月16日事故发生后,她以幼儿园放假一天为由将儿子带回了家,并一直瞒着儿子老师去世的消息。

“儿子以后在幼儿园上学会不会受这件事影响?”是她那两天纠结最多的事情。面对教育局给出“可以留下,也可以合并到另一所幼儿园”的方案,她陷入两难。

丰和名城幼儿园大门。

留下,怕孩子受到影响;转学,学期还有一个多月才结束,过去学生人数太多,老师能否照应的过来,小孩能否适应?最后,孔玲决定让儿子继续读完这个学期,下学期再做打算。

11月19日,星期一,上午,被阴雨笼罩半个月的天空露出了太阳。孔玲送儿子到幼儿园,班上除了两位同学没来,大多数还是选择留下。孔玲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第二天下午她们突然收到幼儿园关闭的消息。

孔玲介绍,她儿子今年9月转到了丰和名城幼儿园,每学期学费是2400元,班上10多个学生,由两个老师带,其中一个就是发生事故的实习老师。入学几个月下来,她发现儿子有明显的进步,能读写更多数字 ,能唱一些简单的歌曲,还会跳一些简单的舞。“我们都不敢相信事情是真的。”

11月20日,家长收到的转学选择表上是距离丰和名城幼儿园最近的5所幼儿园。虽然不太情愿,但孔玲和几位家长商量之后,还是各自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幼儿园。

第二天,孔玲请了一天假。先去丰和名城幼儿园办理了转校手续,又到新的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晚上又将儿子午睡的被子送到了幼儿园。孔玲说,对她来说儿子的事最大,就是希望儿子能健康快乐地成长。(文中伊晓雨、孔玲为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丨潘俊文 发自江西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