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儿:禁舞初开,1979年交谊舞重回人民大会堂又跳到公园里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腾讯图片《鹅眼》栏目推出“人人都是弄潮儿”系列图片策划,讲述经典老照片背后的故事,抚今追昔,一张张生动影像见证40年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和思维观念带来的巨大变化。

摄影:李晓斌

1979年1月,除夕夜,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文革后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中断了15年的首都群众春节联欢晚会重启帷幕,被禁止多年的交谊舞又出现在中国。舞会由国务院管理局组织,现场人很多,一些领导干部和一些文艺团体的青年参加。

画面正中跳舞的女子是中央实验话剧团女演员盖晓玲(后改名盖克),她曾在1985年谢晋执导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饰演梁三喜的妻子韩玉秀,获“金鸡奖”“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提名,成为当时非常受人喜爱的明星。

当年人民大会堂除夕夜舞会的曲子都是快三、慢四等广东老舞曲,很多人都不会跳舞,而且也不好意思,多数下舞池跳舞的都是男男、女女跳。所以盖克这一对儿,是当年少数的男女配对,用现代的词儿也叫“托”,表演的意思居多。

盖克后来回忆说,“当年来参加舞会,专门从压箱底找了件黄色毛衣,穿了半高不高的高跟鞋,由于不习惯,还把脚磨破了。”晚会结束后,大会堂还给现场工作人员,包括文艺团体,安排了夜宵。盖克对那顿夜宵印象深刻,“当年从来没吃过那么香的东西。”

舞会第二天,新华社、人民日报都进行了报道,实际上通过报道大会堂春晚的舞会,预示着新时代的开始,预示着大家可以跳舞了。

1979年10月,国庆联欢晚会舞会同样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当时还是青年军人的王朔回到北京探亲,托人搞到了一张票,也去参加了舞会,晚会的节目很丰富,大厅里响彻着《蓝色多瑙河》、《维也纳森林的故事》这样的世界名曲,也有由中国民乐改编的《喜洋洋》、《步步高》等舞曲。但这一切让王朔挺不习惯,他不会跳舞,并且穿着军装,觉得压抑。王朔后来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我感到世道变了,我和我身上这身曾经风靡一时令我骄傲的军装眼下都成了过时货。正在跳舞的人们已经穿上了高跟鞋、喇叭裤、尼龙衫,烫了头发,手腕上带着电子表,大概还有人在说英语。”

到了1980年5月,交谊舞不再是民间禁忌的娱乐项目,从人民大会堂跳到了北京植物园樱桃沟,树林中的露天舞会上,老百姓拿着录音机跳三步、四步,有跳的有看的,很是热闹。

1981年3月,在圆明园遗址公园内,一群中外游客在废墟上跳迪斯科。

大会堂里禁舞初开,民间一些时髦的年轻人已经嗅到了肢体解放的味道,迪斯科悄然流行。不过迪斯科这个名称当时还没叫响,人们都把这种形如筛糠的舞叫作摇摆舞。

1980年代初的圆明园公园,基本上算是农村了,周围还都种着水稻。圆明园管理处,管理员是村儿里的干部,跟农民一样的。当时圆明园公园没有围墙,也不收费,任何人都能来。

迪斯科在当时是非常时髦的舞蹈,跳舞的那群人,算是北京比较激进的青年,照片前景有个年轻人叫赵刚,是星星美展的一个画家,他后面一位青年叫王克平,也是星星美展的雕塑家,在艺术上成就也很高,他的父亲叫王林同,是作家。

在圆明园跳迪斯科的人,除了那些比较激进的青年,还有驻北京使馆的老外,圆明园的迪斯科舞会都是自发的,一群一伙儿的,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当然,围观的人更多,敢跳的还是少数。

当年圆明园管理处,就是村儿里农民的头头,来干涉他们,说不许跳这种资产阶级舞蹈,再跳就要找警察。然而这群年轻人都不理会这些村干部,而且现场还有老外呢,这些村干部也没辙,也没找来警察。

到了1983年,社会治安变得不太好,人们对于社会风气的普遍担心集中到交谊舞上,穿着时髦几乎成了流氓的代名词,跳交谊舞被指第三者插足。后来全国开始“严打”,交谊舞的热情降至冰点。那时候,不要说在公园里跳舞,就是晚上两个青年男女在一起走路,也要遭受警察的盘问。

1986年,王蒙复出,当上了文化部长,这个酷爱交谊舞的作家,上任之初,就干了一件大事:让交谊舞解禁。1987年2月,文化部、公安部、国家工商局联合下发《关于改进舞会管理问题的通知》,此举让中国娱乐业彻底解冻。

作者简介:

李晓斌,1955年生于北京,1970年去河南当兵,1974年复员,1975年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特馆文物担任修复组工人,1976年参加“四五运动”拍摄大量图片,北京“四月影会”创办人之一。1978年—1980年中央实验话剧院美工、摄影,1980年—1989年任《新观察杂志》编辑、记者。1989年—2002年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室,现为自由职业摄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