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眼:波兰“煤都”转型路 老矿区变身艺术集散地

位于波兰中部的贝尔哈托夫电厂,装机总量432万千瓦,是欧洲最大的燃煤发电厂,1988年建成,至今仍在运转。近年来,能源结构中煤炭占比过高和愈发严重的城市空气污染问题,正困扰着波兰社会。【鹅眼第188期,摄影:Kacper Pempel 编辑:阿姜】

此次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召开地卡托维兹位于波兰南部,产煤占波兰全国的98%以上,因此有波兰“煤都”之称,也是欧洲污染最严重的煤矿开采地之一。煤矿的长期开采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国土浪费、水源污染、空气污染等恶性问题层出不穷,对全体居民福利和地区经济发展影响很大。目前为止,卡托维兹已经关闭了数十个矿区,其中一个最古老的矿区,位于尼其佐维茨区的维乔雷克矿区在今年3月关闭。波兰的老矿区改造、能源转型,涉及与经济民生、社会文化情愫的多重博弈。图为成功改造的尼其佐维茨区雾霾渐渐驱散,蓝天重现。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尼其佐维茨曾是煤矿工人的生活区,煤矿工人在二十世纪初就将这里设计建造成为一个设施齐全、自给自足的社区,建有面包烘炉、轧布机、猪舍、洗澡间、洗衣房等。

直至九十年代矿业没落,尼其佐维茨变成了臭名昭著贫民区,犯罪率很高。后来,得益于社区的优化及三届气候变化会议的筹办,政府投入治理,矿区的贫困和犯罪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环境质量也大幅提高,当地民众的生活逐渐改善。今日的尼其佐维茨区已经改造成为一个历史古迹街区,工业气息浓厚、房价低廉,吸引了大批外来人口迁入居住。

波兰最古老的维乔雷克矿区在今年3月关闭后,36岁的插画师格热戈日·许迪第一次留意到身边花草和树木散发出的香气,“这太不可思议了,过去从没有意识到有树木生活在这里,因为以前运煤车在路上飞驰,沙尘滚滚,植物的味道都被尘土遮盖了”。

尼其佐维茨区留下丰厚的工业遗产,这些成为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许迪常常在自己的美术作品中描绘这个街区里的建筑和生活。许迪是数百名搬到该地区的人之一,他们被当地的工业遗迹和经济适用的住房所吸引。

许迪在家中做饭,他的妻子亚历山德拉抱着他们九个月大的女儿。

生活在这里的艺术家们说,他们作品的灵感只能来源于那个辉煌的矿业时代。26岁的姑娘卡塔日娜·德帕是一名宝石匠,她利用煤矿石设计珠宝。

卡塔日娜说,对我而言,煤矿不仅仅是能源,它展现了全新的面貌,可以称之为酷酷的黑色黄金。图为卡塔日娜拿着镶嵌煤炭的银戒指。

现在,卡托维兹变成一个极具艺术气息的城市,居民得以享受明亮的阳光,在咖啡店内度过闲暇时光。

尼其佐维茨区保留了许多古老的城市建筑,有令人留恋的老街,还有不少百年历史的工业遗址。一间教堂的入口,窗外是明净的蓝天。

一对新婚恋人行走在尼其佐维茨区的老街上,建筑的古朴质感让画面显得很文艺。

当地球迷在聚集在一起,为一场即将开始的足球赛呐喊助威。

已经关闭的维乔雷克矿区,不再有昔日的热闹景象。当然,对于政府关闭矿山,改造老矿区,也遭到很多人的抵制和反对。目前,波兰全国约有82000人从事与煤矿开采相关的工作,其中有一半人集中在卡托维兹及其近郊。对于以矿业为生计的人来说,关闭矿区这个决定显得非常残忍,相当于剥夺了他们唯一的生存来源。

波兰环保部发言人帕维尔虽然倡导老矿区改造,能源转型,但他也毫不讳言社会上对矿工生计的担忧。他认为,重工业转型地区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但矿工们经过一定的职业培训,他们的技能还能在其他行业得到利用。图为维乔雷克矿区内一名矿工从衣帽间拉下铁链,取他的衣服。

对矿工来说,矿业时代令人怀念的还有那种集体精神,尽管它同时意味着要同担风险和艰苦。图为矿区中的矿工走在泥泞的道路上。

在矿业时代,矿工需要钻入暗无天日的矿井底直面恶劣而危险的工作环境。在维乔雷克矿区里贴着一张海报,上面写着“爸爸,请你注意安全”。

克日什托夫·扎维沙是一名矿工,今年32岁,他说,以前的社区氛围好太多了,在周五或者周六晚上,大家都会出来喝一杯,一起吃点烧烤,但现在我都不认识新搬来的人了。

离开矿山的日子安全而平静,克日什托夫带着妻子玛格达莱纳和他们八岁的女儿苏珊娜一起去鹦鹉花园玩。

茱莉亚放学后,克日什托夫牵着女儿的手,带她回家。没有了工业时代的喧嚣,城市重新归于平静。

波兰举办气候大会,借此促进国家内部的老矿区改造,能源转型,以非常积极的态度配合世界环境保护工作,值得赞扬。作为本次气候大会的举办方,波兰如何改造老矿区,应对低碳转型,解决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也值得世界各国、包括我国借鉴。尤其以波兰老矿区治理实践中的经验教训为参照,有助于检查我国在改造东北老矿区存在的不足,在城市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找到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