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时腿疼怎么办?听明海法师讲如何过腿子关

知是空华·即无轮转

欢迎关注祖道影

小编按:打坐时腿疼怎么办?没有办法,“只有咬牙忍,咬牙坚持。反正第一疼不死,第二腿不会痛断。”虽然痛不死,但对打坐腿痛者来说,从最初上坐时的痛,到后来的痲,再到腿象火一样的烧(也因人而异,不可一定),大至要经历这么几个过程。不是泼冷水,的确,如念佛不得力,或观照提不起来,又没有坚强的意志,那就只能随痛而去了,要过腿子这一关还真不是易事,有办法没有?就让我们来看看明海法师怎么说。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

来源:柏林禅寺

从早晨到晚上,什么时候喝茶,什么时候吃点心,当然按过去的规矩我们还要吃包子,这些都是有它的道理的。我们坐禅用功太猛容易上火,口干舌燥,这时候这一杯茶就是用来调身的。我们坐在凳子上不动,时间长了,坐久生劳,所以要下来行香。

跑香中也在参禅

我们这里行香都是快行,在宗门里也有慢行的法。从史料上看,慢行的法在曹洞宗有,现在日本还保留着这种法,非常慢。快行似乎是临济宗独有的,应该是从宋朝就开始了,也有的说是从清代开始的。

快行也叫做跑香,跑香本身就有调身的作用。因为我们打坐注意力容易往上走,心气也往上走,容易上火,这样一快行,一活动,血液畅通,对身体是有好处的。

另外在跑的状态中特别适合参禅。按说身体剧烈运动,怎么参?心怎么能静下来呢?参禅的法是定慧等持。心是在特别猛烈、敏锐的拣择之中,同时又很专注,所以这时身体无论是静是动、是快是慢,都不影响。

打个比方说,母亲心爱的儿子在外面玩,突然有人跟她说,“你儿子掉到水里了!”这位母亲会怎样做呢?她会朝着儿子落水的方向跑,跑得很快,而且一路要经过很多地方,但她心里会有几个念头呢?只有一个,就是想着她的儿子。参禅跑香也有一点这个味道。当你的疑情生起来,功夫成片,你跑起来,无论多快,也都仿佛身体是没有的。

再比如说,有一个人在街上捡到一张巨额支票,他拿到支票后赶紧往银行跑。为什么呢?因为跑慢了兑不出钱,银行要关门了。他跑的时候身体虽然是在剧烈运动,但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钱。当然比喻只是比喻,我是想用它来说明禅堂的这一套制度是非常严谨、科学、合理的。

不论快慢都要放松

现在我们一般连打五个禅七,最多的是十个禅七,就是七十天。虚云老和尚在高旻寺打七,那就是十个七,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就是在第八个七开的悟,所以咱们的五个七都太少了。像我们这么密集地从早到晚打坐参禅,身体很重要。身体调不好弄出病来,弄出虚火来就没办法参禅了,所以有必要讲一讲调身。

前面讲我们要善于利用禅堂这一套施设和方法来调身。行香的时候要放松,身体在跑,无论快慢都要放松。身心很自在、很洒脱,不要拘谨。不管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在禅堂里要跑圈子,跑的时候,你的眼光要有个落处,落在前面人的衣领上,不要东张西望。因为这个圈子有速度,跑得快的在中间,跑得慢的在外面。你是哪一个速度,你就在哪一个圈子。

盯着前面人的衣领,虽然是在跑,但与坐着是一样的,身体放松,这对身体有好处。我们禅堂有的师父开静以后到院子里活动,当然到外面透透空气可以,实际上如果要活动身体的话,还不如在禅堂里行香呢!因为腿脚很要紧。腿脚的血液通畅了,打坐时腿就不痛。

另外要注意坐禅中的喝茶。如果感觉到体内有一点火,有点急躁,就要注意喝水。

上座后的调身要领

上座以后的调身,要依通常坐禅的要领,后面要垫高一些,身体躯干自然挺直,两肩要放松。头的颈部是自然挺的,下巴微收,不能扬着。这种微收的感觉怎么去找呢?

要想着你的头上顶着一个东西,就比如顶着一碗水,下巴不敢扬着,一扬,碗不就掉下来了吗?你往前低头水也掉了。要略微地收下下巴,就好像头部到下巴有一条直线给抻直了,上面放一碗水也不妨碍,是这种感觉。

腿单盘、双盘都可以,我觉得每次坐禅都要让它痛一痛,要坚持一下。如果不坚持一下,永远不能进步。不要一痛就翻,这样就会一直停留在原来的水准上。手结定印,拇指相扣,这样坐定以后,深呼吸三次,从鼻中吸气,从口中呼出,这样做三次。然后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从上到下有没有全部放松。

不管你用哪种方法修行,静坐的时候身体一定要放松、放松、再放松。身体的放松也就是说我们的肌肉和神经系统没有紧张,但我们体内多多少少都隐藏着一些紧张,这种紧张可能来自于我们生活和工作中的操劳,也有可能来自于我们情绪的波动。这一点是绝对的。

我们情绪的波动会投射到我们的身体、肌肉和神经系统,从而造成身体的紧张,甚至变形。人有时候甚至只是动个念头,身体内部都有相应的变化。还不仅仅是气的变化,肌肉和神经系统都有内在相应的变化,特别是面部肌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