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辞去工作,在全国直播“破案”,帮助61个家庭团聚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一条

id:yitiaotv

蔡艳球,网名“牛哥追梦”,江西九江人。

他在2年前开始做直播,拥有40万粉丝。直播主题永远只有一个——“帮流浪汉回家”,整个过程就像破案一般,环环相扣。

常年在外奔波,每天直播10多个小时,让只有34岁的他,看起来能有40岁。

为了帮流浪汉回家,2年前,他放弃了自己的工作,瞒着妻子,借钱走遍了全国近10个省,天天露宿街头。

两年来一共帮助了61位流浪汉找到亲人、重新回家,被网友誉为“最具有正能量的主播”。

01

初见牛哥

牛哥和铁粉在等我们会合

这次拍摄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从前的嘉宾好歹有一个定居之地,拍摄前半个月就能确定好行程和大致脚本。但要拍一个“跟着流浪汉走”的嘉宾,就只能提前几天问他:“您现在流浪在哪个城市?

第一次见到牛哥,是10月的一个早上,他在车边等我们,车里装满了他的日常用品,和给流浪汉准备的食物。

在牛哥身边的是本地的铁粉和他的助手老吴。老吴负责开车,好让牛哥安心直播。而铁粉则是当地的可靠消息来源,他们早在牛哥到来之前,就勘测好流浪汉的大致地点。

牛哥在和流浪汉交谈

我们跟着牛哥 ,记录了他一天的生活。

牛哥的直播从早上10点开始一直到晚上22:00左右,期间从不下播。他没有所谓的直播间,唯一的设备就是一个手机、一根自拍杆和一个容量了得的充电宝。

直播的10多个小时里,牛哥始终举着手机,记录下他一天的全过程。通常直播从开车出发开始,接着不是在去找流浪汉的路上,就是在和流浪汉交流。哪怕是在吃饭,他也时刻和粉丝保持着互动,沟通着早些时候遇到的流浪汉的情况。

直播一直到晚上扎好帐篷才结束,那个时候都已经快23:00了。

牛哥在向周围居民打听消息

“我也想回家团圆,但亲人都不在了”

牛哥原本是一个生意人,摆地摊、全国各地跑展会。在2016年6月,他在街上看到了一个流浪者,对方没有穿鞋子,一边走一边找烟头抽。这不是牛哥第一次见到流浪汉了,但却改变了他的一生。

之前牛哥也经常看到流浪汉,每次都会买一些吃的给他们送去。这次也不例外,但这个流浪汉没有搭理他,甚至对牛哥偷偷放在垃圾桶旁的食物也置之不理。

“我当时一个人哭了很久很久,他让我联想到很多事情。”

在牛哥10岁的时候,他一个患有癫痫的哥哥走失了。全家人急疯了四处找他,找了三天三夜。结果人找到了,但很快就过世了,当时他只有17岁。

“这件事给我们家带来了很大很大的打击。后来,我的父母都因为车祸离开了我。我非常想和父母还有哥哥团聚,但永远都不可能了。所以当我看到流浪的人,我就非常想要帮助他们,让他们可以回家,可以团聚。”

牛哥在给流浪汉留口信

瞒着妻子,借钱上路

2016年7月,牛哥出发了。他没有告诉妻子和两个女儿,这次外出的真正目的。

在朋友的建议下,牛哥采用了“直播送流浪汉回家”的方式,因为“靠粉丝打赏,还能有点收入来维持生计。”但没想到的是,开播最初,牛哥天天都被网友骂,骂他炒作,骂他骗钱,“100个人来看,有80个在骂我。”

全身心投入这项事业后,牛哥彻底不做生意了。没有了经济收入,却有一大家子要养。他在每月给家里打生活费前,都会去找朋友借钱。压力最大的是2016~2017年的那年春节,“我连年货都是从店里赊的。”

部分成功解救的名单

成功送流浪汉回家

也就是在过年的时候,他的秘密被老婆发现了。“我当时在家里做直播,就被老婆发现了。好在,那时候已经成功帮助一个流浪汉回家了,老婆觉得很有意义,就没有反对我。”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牛哥走过了江西、湖南、湖北、广东、福建、浙江、云南、四川等很多地方。在粉丝的帮助下,已经帮61个流浪汉找到了家。

自述蔡艳球编辑倪楚娇

02

送流浪汉回家

流浪汉经常在立交桥下安家

“这是一门技术活”

每次出发,我都会在心里画一个路线图,全程跑完大概要3个月的时间。

大家都说,我是“高级版流浪汉”,因为我过着流浪汉的日子,走流浪汉走的路(沿着国道走),去流浪汉去的地方(荒楼和大桥底下)。但至少有一辆车,夜里能睡在车里,或者在旁边搭个帐篷。

这个说法还挺好玩,但是流浪汉是和家里断了联系的人,我有家。

流浪汉的居住地

寻找流浪汉是有窍门的。一般,流浪汉都有2~3个落脚点,当发现一片看似有生活迹象的“废物堆”时,比如捡来的食物、衣服、鞋子等,还需要仔细甄别。通过食物的新鲜度,被褥上的灰尘,可以判断一二。

为了精确,有时我会故意在被褥上放一根铁丝,第二天再来观察,如果铁丝不见了,就说明流浪汉回来过,那这个地方就值得蹲守。

现在,我每天开播都有3万粉丝在线观看,很少有人会骂我了。看我直播可能挺累的,因为会有一种“跟着牛哥去破案”的感觉,弹幕里都是在为我出谋划策的。

人多好办事。现在粉丝们遍布全国,只要流浪汉一开口,他们就能快速锁定他的口音、方言出自什么地区。拿到有关的村落信息后,粉丝会转发、联络相关人员。非常有组织有效率。

牛哥的帐篷

“要和他们做朋友,尊重他们”

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帮助那些要饭的人,其实不是。我们不是帮助那些职业乞讨的人,你帮他们就等于让他下岗。

我们帮的是那些在外面捡吃的、废品的那一群人。有些人可能患有精神问题;有些人是天生好强,出来打工没有混出样子,不愿意回家;有些是网瘾少年,捡了废品就去上网。

流浪在外,他们可能很多年都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所以性格都有些孤僻。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不愿意和我交流,甚至刚靠近,就会离开。

我会以交朋友的心态和他相处。如果他坐在地上,那我也坐地上。不能一上来就给吃的,他们都有尊严。总结下来,最安全的开场白是,递根烟给对方,这是一种交朋友的行为,没有高下之分,然后再问他是否吃过饭了。

牛哥在和粉丝交流当天的新情况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流浪汉,了解到他家里有父母小孩要养。他自己也很正常,却不愿意回家,有一点小钱就抽烟喝酒。

把我给气坏了,我就在言语上打击了他,说他不应该这么做,他就离开了,不愿意和我交谈。

我也进行了一番反思,是我的方法不对。只有让他接纳你,你才能真的帮到他。

为了赢得流浪汉的信任,我有时会在他们身边做饭,并且邀请他们一起捡柴火烧火。付出了劳动后,他们会更心安理得地和我一起吃饭。

有时候,我也会在他附近搭帐篷休息,这样能观察他的动向,也能增加信任和友谊。只要他们开口说话,就有希望帮他们回家。

“他们都想回家,只是忘了回家的路”

让我最感动的一个故事发生在去年10月,我遇到了一个大概40岁的流浪汉。他每天穿着女人的衣服、裙子,背着一个女士挎包在街上走来走去。

刚开始他不怎么搭理我,我每天都送吃的给他,跟他交流,他就终于开了口。通过地址很快就联系上了他的父母和兄弟。

第二天,他的弟弟就赶过来接他了。

流浪汉的弟弟要给牛哥磕头

他弟弟很激动,直接就哭了,硬要跪下来给我磕头

据他说,他哥哥原来是很正常的,后来因为和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分手了,就受了点打击,慢慢就失常了。治疗过、吃过药,差不多痊愈了以后,就出来打工。

这一走就是十几年,和家里人失去了联系。他八十多岁的父母天天都跑到外面去找他。我虽然没有看到他们团聚的场面,但是我能想象到。

他虽然流浪在外,但家里人一直在牵挂着的心没有断过。这是让我最感动的地方。

牛哥在和妻子视频

我感觉,很多流浪汉都是愿意回家的,只是他们不知道怎么样回去,怎么样去面对他们的家人。他们忘了回家的路,不管是现实的马路还是人生路。

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就会走下去。哪天流浪者很少了,我走到一个地方,很久都碰不到一个流浪者了,那时候我也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家里面。陪伴家人, 然后再找个工作做做。

- End -

牛哥的公众号:牛哥追梦

定期发布流浪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