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据法国媒体《法兰西24》12月2日报道,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凯旋门遭洗劫 法国象征雕像被砸毁

法国当地时间12月1日,法国最有名的地标巴黎凯旋门(Arc de Triomphe),这座象征着迎接外出征战的、军队凯旋的大门却迎来了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他们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行为,击毁了博物馆入口处象征法兰西共和国的玛丽安雕像,雕像大部分已经被破坏。

一个源自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石膏模型展品被砸成了碎屑,拿破仑的大理石半身像也被“斩了首”。

几名身着黄背心的男子用锤子反复敲击其他文物

凯旋门外部随处可见涂鸦,写满“马克龙下台”、“黄背心将胜利”、“让革命之火燃烧”等口号。

“黄背心”们破坏了凯旋门内的设施,信息系统也出了故障,展厅、雕像、商店、厕所等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损失重大 闭馆修复

据法国国家古迹中心主席Bélaval透露,“黄背心”示威者在周六对凯旋门的破坏行动带来了数十万欧元的损失,甚至可能高达一百万欧元。未来数日,凯旋门将对公众关闭,以修复损坏的地方。目前,凯旋门重新开门的时间尚未确定,Bélaval表示会尽早开放。在此期间,警方将展开调查,在现场提取破坏者的DNA信息。

工作人员在清洗涂鸦

凯旋门袭击事件背后的反思

显然,巴黎凯旋门博物馆遭遇袭击事件,是由于民众抵制政府政策而发泄不满情绪的非理智行为,而这一时的冲动对本国的历史艺术珍宝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黄背心”群体,为了争取自身的利益,却破坏了作为国家和本民族历史记忆载体的文物,这种粗暴而短见的行为所导致的后果,让人感到惋惜。

20 世纪 50 年代,荷兰著名诗人露彻贝尔特在一首诗中反复写道:“一切弥足珍贵的东西都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 回顾过去,我们会发现有许许多多的例子都在印证着露彻贝尔特的这句诗文。

近年博物馆屡受暴力袭击,危机四伏

2015年2月ISIS极端组织暴力毁坏摩苏尔博物馆馆藏文物,毁坏尼姆鲁德、哈特拉和杜尔舍鲁金这3座古城遗址。战乱的肆虐使得文物、遗址变得更加脆弱并遭受巨大的打击。

2018年5月英国首都伦敦一名女子涉嫌在未成年时与身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成员的“未婚夫”密谋袭击大英博物馆。

此外,博物馆因政治活动受到的肆虐,甚至还会威胁博物馆观众的安全。如2015年3月发生在突尼斯首都巴尔杜博物馆的恐怖袭击事件,多名伪装成士兵的恐怖分子进入博物馆后,劫持并杀害了大量游客,让人不寒而栗。

巴尔杜博物馆中被破坏的展柜

为什么博物馆会成为攻击对象?

大多数博物馆地处中心市区,位于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理位置优越,而且很多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个城市的历史性、标志性建筑。其次,博物馆庞大的观众流量带来很多潜在的不安全因素。再次,博物馆配备的安保力量有限,防范措施不够严密。

博物馆的社会影响力容易被当成制造声势的场所,一些极端势力很可能利用博物馆特殊的社会地位大肆制造事端,扩大影响,以期达到其目的。博物馆遭受破坏行为有多种,而出于政治、种族或宗教动机的破坏行为最为严重。

博物馆如何预防、应对和补救?

1

风险分析,防范未然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博物馆出现紧急状况,但灾难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因此,应预先做好准备。博物馆展品自身是没有防御能力的,但有很多种方法对之进行补救并实施保护,着手点便是进行风险分析

每年都要对博物馆风险进行评估,制定风险预案,新出现的情形、状况、评估以及现实生活中对现有安全措施的测试都可以改变博物馆人对安全的看法。不要停留在已经取得的成就之上,而要检查再检查,对潜在问题进行预测并制定好应对方法。

博物馆应在平时就列出预防措施清单,了解哪些物品可能会招致蓄意破坏行为,并且对宗教或政治问题保持高度警惕

2015年,伦敦大英博物馆因担心会成为极端分子“伊斯兰国”(IS)狂热破坏分子的攻击目标,立即加强了对博物馆的的安保,即将离任的大英博物馆馆长尼尔·麦克格瑞格(Neil MacGregor)称,由于过去两年“各种各样的威胁”,他一直在提防“各种不测”。

2

保持冷静,及早止损

而当物品被蓄意破坏时,需要保护物品以免受到进一步损坏或危险,根据紧急事故处理流程向安全负责人发出警报,向收藏品负责人或管理人员发出警报,以便他们决定怎么处理该物品。

如果蓄意破坏者仍然在博物馆内,避免将事态升级,保持平静,避免风险,人与物品的安全比抓获蓄意破坏者更重要。

3

记录分析,做好报道准备

事后,也应该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记录下来,包括发生的事件及未遂事件,存入档案,以便下一次进行风险分析时使用。

最后,根据博物馆规程,如需对外发布消息,应由馆长或博物馆新闻发言人担任发言人,准备好在紧急事故中如何应对新闻报道。

《博物馆紧急情况处理程序手册》

曾担任国际博物馆协会安全专业委员会主席的布莱恩 · 多维 (Bryan Dovey)先生说过“幸好博物馆和画廊并不是每天都在发生灾难。而是这种灾难的罕见性导致我们总是期望出现最好的情形,而不愿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未雨绸缪和提前计划可以防止紧急情况演变为灾难性事件,并将对人员和收藏品的伤害和损毁降至最低程度。”

编者按

博物馆不仅需要关注藏品自身的安全,更需要广泛和密切地关注博物馆与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关系,尤其于一些激烈的政治运动。博物馆作为高风险单位,安全形势并不容乐观,科学严谨、时刻警惕、警钟长鸣是每个博物馆人应有的基本素质和职业操守。

参考文献

[1] 国际博物馆协会安全专业委员会(ICMS)中国博物馆协会安全专业委员会(SCCSM). 博物馆紧急情况处理程序手册[M]. 郑州:大象出版社,2012:13-17。

[2] 俞炳扬. 新形势下的博物馆公共安全防范[J].中国公共安全,2016,第四期:21-24。

图片源于网络

编辑:Jane#one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