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修念佛法门,那么取和舍都对

原文

言取舍者,此约究竟实义为难(难者、反诘问也)。不知究竟无取无舍,乃成佛已后事。若未成佛,其间断惑证真,皆属取舍边事。既许断惑证真之取舍,何不许舍东取西、离垢取净之取舍。若参禅一法,则取舍皆非。念佛一法,则取舍皆是。以一属专究自心,一属兼仗佛力。彼不究法门之所以然,而妄以参禅之法破念佛,则是误用其意。彼无取舍,原是醍醐。而欲念佛者,亦不取舍,则便成毒药矣。夏葛而冬裘,渴饮而饥食。不可相非,亦不可固执。唯取其适宜,则有利无弊矣。

摘自《印光法师文钞》

?复马契西居士书二

白话

说“法有取舍”,这是针对“究竟实义”发难质疑(难:就是反过来诘问)。殊不知究竟实义的“无取无舍”,是成佛以后的境界。如果还没成佛,那么(种种)断惑证真的修行,都属于是取舍。既然允许断惑证真这样的取舍,怎么就不允许舍东方取西方,离垢土取净土的取舍呢? 如果修参禅的法门,那么取和舍都不对;如果修念佛法门,那么取和舍都对。这是因为参禅一法专究自心;而念佛一法兼仗佛力。那些人不深究不同法门的所以然,却胡乱地借参禅法门来破斥念佛法门,这是理解错误了。参禅要求无取无舍,原本是醍醐。而想要念佛的人也不取不舍,醍醐就成了毒药。夏天穿轻纱,冬天穿棉袍;渴了饮水,饿了吃饭。这样的常识不可以错乱,但也不必固执。只要采取适宜的作法,就有利无弊了。

教遵天台 行归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