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最“羞人”的一首词,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苏东坡

南宋词人刘辰翁曾有一句评语:词至东坡,倾荡磊落,如诗,如文,如天地奇观!这是在赞誉苏东坡对宋词的改革,“倾荡磊落”是说苏东坡提倡豪放词风,多作壮词,譬如其《念奴娇·赤壁怀古》等等当真可谓“天地奇观”。

而“如诗,如文”则是说苏东坡提倡以诗为词,突破宋词语言和表现手法上的束缚,突破了音乐对词体的制约,使得宋词成为与诗同等地位的抒情文体!也正因此,苏东坡作词往往挥洒自如,一气酣畅,语言变化多端,情感表达充沛有力!

实际上,苏东坡对宋词的改革还有一项主张,就是“无事不可写,无意不可入词”,也就是说词可以写所有的事物,可以表达所有的情感。这在北宋词坛可谓是开天辟地之举,以往词人作词题材内容往往是羁旅、闲愁、言情、风月、个人之寄寓悲喜等等。

而至苏东坡则无事无物无可入词,他的词作题材极广,有的写交际唱酬、有的写打猎出游、还有农事耕种、读书闲居、咏史怀古、调侃好友,甚至连审案的公文判词都以词写就!其词作题材之广,足以称为北宋词坛第一人!

譬如下面这首苏东坡所作的《菩萨蛮》,其内容是描写女子的金莲小脚,极为罕见:

菩萨蛮·咏足

北宋·苏轼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

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这首词词题为“咏足”,所描绘就是女子经过缠足后的金莲小脚。在古代,女性的脚可以说是身体最隐私的部位之一,只有丈夫才能一见。而平时脚部不仅要裹上脚布,套上袜子,还需要遮掩在裙底,以免被外人看见。因而苏东坡这首词现在看来不足为奇,但在古代却是实实在在的艳情词。但就是这样羞人的艳情词,苏东坡写来也是得心应手,妙极美极。

上阕着重描写小脚走路的姿态,借用南朝潘妃和曹植洛神赋的典故,将款款莲步、罗袜凌波的轻飘步姿描绘地生动美妙。一句“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可见如此小脚舞姿之迅疾轻盈,连脚印都看不见,实在令人不吝赞美!

下阕则写女子偷偷换上宫装贵妇鞋,双脚并立站起来有些困难,我见犹怜!古代女性自幼缠足,才有“三寸金莲”以符合男性的审美。但这三寸金莲在生理上却是摧残女性身体,有此一句“并立双趺困”便可见一斑!

最后一句“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再次赞美穿上宫装鞋的金莲小脚:纤妙无比,这般纤妙之美连词人都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如赵飞燕般“掌上起舞”才能全知其妙!

古人以小脚为美,即便是苏东坡也不能免俗,这首词便是赞美金莲小脚的典型!也正因时代的审美催生了“缠足”这一陋习,使得古代女性饱受摧残。因而苏东坡的这首词也是备受批判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