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十大名曲中唯一一首女性词,却不是李清照所作

我们知道,词本是为古代的乐曲所填写的歌词。说通俗点,词在古代就相当于如今的流行歌曲,只不过古时候乐曲没有现代丰富,因而会有固定的曲调,不断填新词以娱乐。比如《浣溪沙》这个词调,在两宋就有八百多首。

而在浩瀚词海中,真正能“流行”起来的词并不多,唯有抒情自然真挚而语言又不会太过晦涩的词作才能在当时成为风靡一时的“流行歌曲”,甚至有的不仅仅风靡一时,还会流传千古!比如柳永的很多词就非常流行,以至于“凡有井水处,皆能唱柳词”。

其实两宋流行的词作不在少数,但在信息传播极为不便的古代真正能风靡大江南北的词却并不多,两宋时期曾有“宋金十大名曲”,其中每一首都曾风靡一时,大江南北词坛乐坛无不歌之。其中就有柳永的《雨霖铃》、苏东坡的《念奴娇》、辛弃疾的《摸鱼儿》等等名作。

在这“宋金十大名曲”中有九首都是男性词人所作,仅有一首是女词人所作,而这位女词人却并非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而是南宋断肠才女朱淑真。且先来欣赏这首能位列“宋金十大名曲”的《生查子》:

生查子

南宋·朱淑真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这首词曾经在宋金时期风靡大江南北,后来曾被误认为是李清照所作,但经词家学者考证改词确为朱淑真所作,所写的是怀人相思之情,据传可能是朱淑真思念家人所作。

上阕开篇便构建出绵长的时间线:“年年玉镜台”,对镜懒梳妆,不知困思何事。后两句便道出所思:“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前说年年,此处说“今岁为还家”,可见并非仅仅今岁,而是依然数年未还家,以至于“怕见江南信”,勾起更深的思乡情!

上阕以时间结构表达思乡之情,下阕词人则从空间结构上着手,别后酒疏言度日无欢情,愁中泪尽极尽悲愁。结尾一句“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天涯本是极远之地,但此人却觉得“天涯近”,而“人远”,实为所思之人在比天涯更远的地方,一近一远相较,写尽了词人遥望之态、愁绪之深!

朱淑真的这首词在现在相比其“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就显得颇为冷门,但《减字花木兰》写个人估计之愁,而这首《生查子》写相思怀人之愁,更易引起大众的共鸣,且言简意赅,意柔而情厚,因而这首词才能风行与宋金两国,成为“宋金十大名曲”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