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结弦,生日快乐!

他是翩翩冰上少年,他是两届冬奥会花滑冠军,他是能做贝尔曼旋转的男选手,他是小熊维尼的粉丝,却又是中国粉丝的“柚子”,

贝尔曼旋转,一种直立旋转的复杂变式分支,羽生是现役中绝无仅有能做此动作的男单选手。

1994年12月7日,羽生出生在日本的仙台市。这里是日本东北地区的中心,还是日本花样滑冰的发源地,明治时期德国人在仙台的五色沼,教会了日本人这项冰上运动。

五色沼是日本花样滑冰的起源地。

羽生小时候患有哮喘,父亲为了提高他的体质,决定送他学习花样滑冰。没想到,少年爱上了冰面,留着偶像的发型,童言无忌,要拿奥运冠军。

留着普鲁申科同样发型的小羽生。

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19岁的羽生实现了童年梦想 ,拿到了日本第一个男单花滑冠军。

4年后的2018年平昌冬奥会,羽生以一袭“晴明”造型亮相,华丽演绎日本经典《阴阳师》,因神秘的美感和强烈的艺术感,日媒用“异次元的演技”来评价。不仅让他卫冕冠军,还成了入坑神作和圈粉利器。

央视解说的点评,“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命运对勇士低语:你无法抵御风暴;勇士低声回应:我就是风暴!”甚至被日本媒体引用报道。

他有一张堪比杰尼斯偶像的脸,让无数粉丝为之疯狂尖叫;可颜值又是他最不值一提的优点,他有男选手少见的柔韧性,可以做出独一无二的“甜甜圈”,又有着超强的爆发力,腾空跳跃极高,做出高难度的4周跳。

羽生经常做的“甜甜圈”,是一种燕式变式旋转,平行于冰面,男选手能做出这样姿态的非常少。

他每一次出场,都能掀起全世界粉丝的兴奋,甚至刮起一股巨大的经济浪潮;可他仍然低调而彬彬有礼,不抢风头也不居高自傲,是冰场上的王者,是冰场下的邻家Boy,也是家乡仙台的骄傲。

羽生结弦已成为仙台的形象代言人。

在冬奥会结束的表演滑,“奇迹卫冕”的羽生结弦,选择了表演曲目《Notte Stellata》,中文名为《星降》。当时,很多人沉醉于羽生精彩的表演和绝美的肢体语言。但直到十几天后的311东日本大地震纪念日,这场表演的深刻意义才被揭示,

“Notte Stellata”在意大利语中,意思是“漫天的星星”,他说,地震那天晚上,星星真的很美

7年前,羽生亲历了大地震,当时他正在在仙台的冰场训练,感到冰场晃动,看到冰面开裂,16岁的少年来不及脱下冰鞋,逃离了正在倒塌的冰场。

地震后,一家人在避难所住了三天,虽然靠救济食物能勉强支撑,但冰场却要关闭几个月。母亲带着他先去了横滨的冰场,后来通过参加商演的方式蹭场地。

2012年,他去加拿大开始异国训练,自我要求极高,不允许任何分心,甚至几年训练期间,连不远处的大瀑布都没去过,因为他心里有必须完成的事情。

直到2014年拿到冬奥会冠军,他才流露出自己的内心感想。因为地震后的远走高飞,他内心对仙台有着极大的“愧疚”,他说,“我没有直接帮助到灾区,对此有强烈的无力感。”

羽生去看望灾民。

仙台在灾后一度是重灾区,直到现在仍有很多人没有恢复正常生活。但他没有想到,他的努力,成了灾区人民最大的慰藉。夺冠后他造访灾区的避难住宅,给灾民们带来了笑容。2018年卫冕冠军时,他说“稍微有了一些自信,这块金牌可以再次给大家带来笑容。”

“我能站在这里是因为那些在日本帮助过我的所有人!全世界所有支持过我的人们!”

因为知道灾区人民有多努力,才会有积极前进的动力,在进行表演的时候,为了比赛而积累训练的时候,如果没有这份动力,他不可能走到今天。

就在上个月,羽生参加花滑大奖赛,负伤拿到了俄罗斯站的第一名,但出席颁奖典礼时却拄着拐杖上场,让无数人再次见证了他的超强毅力。大家都说,他是漫画热血少年,是从冰面上滑来的仙子,是女性观众的心灵绿洲……

平昌卫冕后,羽生在仙台举行了巡游,只有1.1公里的市中心主干道上,全程只有40分钟的时间,竟吸引了全国11万粉丝到场,他成了仙台的“活神仙”。

可谁又能说,如果不是仙台,如果不是在仙台的经历,羽生可以成为今天的羽生呢?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