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无脸”人物漫画,灵感到底从何而来?

丰子恺《衍园课子图》镜心设色纸本 31×65cm

丰子恺从六岁起,他开始在私塾读书,直到十二岁进入新式小学,他接受的一直是传统教育,温文尔雅的传统文化勾勒了他的童年。可能也正因如此,丰子恺虽生逢战乱,难免颠沛,其作品却能一如少年模样。

丰子恺的画童真童趣,文章写得清雅质朴,句句至理。他的心地,如他的画一样,悲悯、仁爱、温润、有趣。然而,20世纪30年代初,上海《新闻报》却发布了这样一篇评论文章——《丰子恺画画不要脸》,这是为何?原来,丰子恺画有不少“无脸人”,他们的脸部,五官不全,但却惟妙惟肖,极为传神。泰戈尔曾这样称赞过丰子恺的这种画法:“用寥寥几笔,写出人物个性。脸上没有眼睛,我们可以看出他在看什么;没有耳朵,可以看出他在听什么。高度艺术所表现的境地,就是这样。”

丰子恺《蝶恋花》镜心 设色纸本 34.5×27.5cm

那么,丰子恺这种“无脸”人物画的创作灵感到底从何而来?答案,正是在他到日本游学的短短10个月里。

到了日本 ,丰子恺见到了真正的西洋画,他进了一所教西洋绘画的私立美术学校,天天画人体素描,接受学院式的训练。有一天,在旧书摊无意间发现了竹久梦二早期的漫画,并十分欣赏。甚至高度评价梦二的画作:“其构图是西洋的,其画趣是东洋的。其形态是西洋的,其笔法是东洋的。自来综合东西洋画法,无如梦二先生之调和者。他还有一点更大的特色,是画中诗趣的丰富。”

梦二式美人

丰子恺终于在梦二的画中找到了共鸣。回国后,他曾以极大的兴趣学习竹久梦二的画风,开始用毛笔来描绘生动形象而诗趣无穷的漫画。在绘画表现手法上,丰子恺借鉴和吸收竹久梦二毛笔速写线条的简练和传神,尤其是借鉴了梦二笔下没有眼睛或五官的人物形象,他认为这正符合中国“意到笔不到”的传统绘画美学原则。于是他在自己的人物漫画上也经常不画眼睛,有时竟连耳朵鼻子也不画了。只是,丰子恺早期漫画创作受竹久梦二的影响虽是无需质疑的,但这类仿画相比于他的众多漫画作品,数量亦是微乎其微的。

丰子恺《人散后 一钩新月天如水》

立轴 设色纸本 56.5×45.1cm

丰子恺在借鉴东洋绘画的基础上,创造了独具中国特色的漫画风格。他的作品保持了诗趣与画意的合一,而且参有书法、音乐、文学等艺术中的韵律通感。他有幅叫《游春人在画中行》的作品,画题是来自他的老师李叔同所做曲词《春游》,这首歌曲也是丰子恺最喜欢的歌曲之一。

丰子恺《游春人在画中行》

镜心 设色纸本 33.5×27.6cm

丰子恺曾经以“文学中的远近法”来讨论这个作品的诗趣与画意,一首诗歌从音乐、文学再到绘画中的转换、交叉重叠之中,呈现出多个媒介的审美情趣与审美意象。其意在把物象看作活物或有意识的人,故能深刻理解自然的情韵与美感。

丰子恺《松下学步图》立轴

设色纸本 44.5×30cm

丰子恺的朋友们亦认识到他的艺术重要之处,俞平伯认为丰子恺的作品“所谓‘漫画’,在中国实是一创格,既有中国画风的萧疏淡远,又不失西洋画法的活泼酣态。虽是一时兴到之笔,而其妙正在随意挥洒……不求工巧,而工巧无以过之”。“含蓄着人间的情味,那便是我看了《子恺漫画》所感。‘看’画是杀风景的,当说‘读’画才对,况您的画本就是您的诗。”

原文作者:李奕辰

原文来源:《艺术品鉴》2018年11月刊《漫说漫画——偶然的诗意》

(因篇幅问题,原文有删减)

《艺术品鉴》官方授权,欢迎分享!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