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征辽劳而无功?被射瞎眼睛?真相并非如此

墓志铭系列

公元626年(唐高祖武德九年、高句丽荣留王九年),在高句丽世袭贵族高量的府邸里,一名男婴诞生了。他被命名为“高质”,字“性文”。

高句丽贵族子弟姓汉姓、取汉名,还很讲究地取表字,对此,我们不用大惊小怪。高句丽长期吮吸中华文化的乳汁,吸收中原文明的甘霖,其国运兴衰更是与中原王朝息息相关。

在高质出生这一年的六月初四日(公历七月二日),高句丽西边五千多里之外的大唐帝都长安,发生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弑兄杀弟,逼父让步,夺得皇位继承权,并于当年八月初九甲子日即位为帝,是为唐太宗,次年改元“贞观”。小婴儿高质的个人命运,就将在高句丽与唐朝、与唐太宗李世民及其后代的交流、碰撞中沉浮转折,演奏一曲扣人心弦、荡气回肠的华彩乐章。

对高质家乡,隋唐人有好几种称呼,包括“高丽”、“朝鲜”、“高句丽”等。高质家族世代显赫,但原本并不姓高。据墓志铭记载,东汉末年,董卓的部下、辽东太守公孙度建立地方政权“燕”,发兵攻打高句丽。高质的第十九代祖(名“密”)领兵击破燕军,保全了高句丽的疆土,因功获封为王爵。“密”懂得功高震主的道理,坚辞不受。于是,国王改封他食邑三千户,赐姓高,代代世袭。

高质的曾祖父高前官至三品位头大兄,祖父高式曾担任二品“莫离支”,大致相当于兵部尚书兼宰相,父亲高量官居三品栅城都督、位头大兄兼大相。高质投胎技术好,完全不存在升学、就业、买房的压力,但从他的人生轨迹来看,他并没有把自己封闭在象牙塔里。对于国内和国际事务,他应该都保持着密切的关注。或许从记事起,他就逐渐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和西边的中原唐朝人相比,高句丽人的日子过得太苦、太难了。

【1.《隋书》:高丽之先,出自夫余……硃蒙建国,自号高句丽,以高为氏。2.墓志铭原文:公讳质,字性文,辽东朝鲜人也。青丘日域,耸曾构而凌霄;沧海谷王,廓长源而绕地。白狼馀祉,箕子之苗裔实繁;玄鳖殊祥,河孙之派流弥远。十九代祖密,后汉末以破燕军、存本国有功,封为王,三让不受,因赐姓高氏,食邑三千户,仍赐金文铁券曰:宜令高密子孙,代代承袭。自非乌头白,鸭渌竭,承袭不绝。曾祖前,本藩三品位头大兄,祖式,二品莫离支,独知国政及兵马事。父量,三品栅城都督、位头大兄兼大相。并材望雄杰,匡翊本藩,声芬畅远,播闻中国。】

高句丽人主要难在以下四点:一是自然环境差,农业生产力低下,人民常年节衣缩食。高句丽天寒地冻,地貌以山地、森林为主,耕地贫瘠,用水困难。农民一年四季辛勤劳作,粮食和布帛的产量仍然很低,甚至无法达到自给自足的标准。为了维持族群生存,百姓勒紧裤腰带,减少饭量,节省粮食,迫使人体生理机能适应饥饿,把饥饿改造为一种世代相传的风俗。习惯成自然,高句丽人饿惯了,似乎觉得肚子也没那么饿了。

集安高句丽壁画

【《太平御览》引范晔《后汉书》曰:高句骊国,节於饮食……《魏略》曰:多山林,无源泽,其国贫俭土着。《魏略》曰:多山林,无源泽,其国贫俭土着……土田薄瘠,蚕农不足以自供,故其人节饮食。】

二是国君好大喜功,大兴土木,百姓劳役繁重。高句丽国君注重生活品质,重视居住条件,崇尚奢侈浮华,热衷于修建宫殿。出于防御中原王朝的需要,有时还要劳师动众,修筑长城,兴建国防工事。

【1.《太平御览》引范晔《后汉书》曰:高句骊国,节於饮食,而好治宫室……其王好修宫室……2.《三国史记》:春二月,王动众筑长城,东北自扶余城,东西南至海千有余里,凡一十六年毕功。】

三是等级森严,底层税负沉重。据《魏略》记载推测,高句丽下层平民承担全部赋税,地位却很卑微,如同奴婢,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另以隋朝时期为例,高句丽人头税为每人缴纳五匹布,五石谷。佃户税负分为三等,一次为一石、七斗和五斗。无业游民也要缴税。高句丽规定失业者每三年纳一次税,十个失业者共同承担一匹细布。至于这种吃饭都成问题的人群怎样才能凑齐一匹细布,官府就不管了。

【1.《太平御览》引《魏略》曰:下户给赋税,如奴。2.隋书:人税布五匹,谷五石。游人则三年一税,十人共细布一匹,租户一石,次七斗,下五斗。】

四是以严刑峻法实施高压统治,重刑泛滥。这种高句丽特色声名远扬,在中原不同朝代的史料中都能找到记载。例如中国三国时代记录曹魏历史的史书《魏略》记载,高句丽不设监狱,犯罪者不分罪行轻重,经评议定罪就处死刑,妻子一律籍没为奴婢。犯盗窃罪者还要处以赃款十二倍的罚金。另据《隋书》、《旧唐书》记载,高句丽对犯有叛逆罪的犯人处刑异常残忍,先捆在柱子上,众人举火把轮流烧烤犯人的身体,烧到遍体焦烂,再斩首示众。

【1.《太平御览》引《魏略》曰:无牢狱,有罪者即会加评议,便杀之,没入妻子为奴婢;盗一责十二。2.《隋书》:反逆者缚之于柱,爇而斩之。3.《旧唐书》:有谋反叛者,则集众持火炬竞烧灼之,燋烂备体,然后斩首。】

严酷的生存环境在客观上造成两个效果:第一,高句丽社会治安极好,犯罪份子绝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第二,高句丽人吃苦耐劳、抗寒耐饿,服从性强。这样的民众组成高句丽的军队,战斗力当然很彪悍。再加上山高林密、陆路险峻,冬长夏短、天气酷寒,在航海技术还有待提高的隋唐之交,造就了一个穷而不弱、易守难攻的高句丽。

也正因此,面西边的中原王朝,高句丽统治阶层的心态是矛盾的。一方面,他们仰慕中华文化,就连国都平壤也取别名叫“长安城”。关于这一点,大家还可以去翻本系列的另一篇文——

《自古“床”事无小事,千万不要“上”错“床”》

,看看高句丽国王夫妇的那张坐床。【《太平御览》: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

另一方面,他对中原王朝的霸主地位口服心不服,一边称臣纳贡、接受中原的册封,一边觊觎中原的财富,不时对边地开展侵扰劫掠。例如隋文帝开皇年间,高句丽国王高元率领一万多名靺鞨骑兵袭击辽东西部,被营州总管韦世冲击退。

高质肯定听家里老人们说过,那一年,隋文帝真的怒了,下诏废黜高元的王爵,大兴问罪之师。但由于山高路远、补给困难,中原将士又无法适应东北地区的高寒天气,隋军还在出征路上就陷入粮草不济、瘟疫流行的困境。而高元也没有做好情报工作,误认为隋军兵强马壮,早早地遣使谢罪,上表中不惜说出“臣就是辽东的一坨屎,请陛下不必跟这坨屎计较”这种自辱的话。务实的隋文帝借坡下驴,同意双方言和,避免了一场干戈。

隋朝三征高句丽

之后,理想主义者隋炀帝继位。他对高句丽缺乏耐心,不想再陪它玩“闹了又好、好了又闹”的游戏,无视中原民力的承受限度,发动三次征伐高句丽的战争。结果三战三败,损失惨重,这也是隋朝二世而亡的重要肇因。

高句丽却通过这三次战争中树立了对中原王朝的心理优势。可以想象,家里的老人经常自豪地教导小高质:“是我们推倒了大隋!”

高质却慢慢开始思考:缺少经济基础和民心拥戴的强悍会不会是“外强中干”?对于这个深层次问题,当时的国王——荣留王似乎也有自知之明,对唐朝采取恭顺+防范的两手措施。

荣留王名叫高建武,又名“高成”(有点眼熟……)。公元619年(唐武德二年,高句丽荣留王二年)、621年,荣留王两度遣使入唐朝贡(注:相关史料在王氏高丽金富轼编修的《三国史记》中均能找到印证,部分见截图,可证明中国史书的可信度);622年,荣留王遵照唐高祖李渊的敕旨,找到一万多名困居高句丽的前隋朝士兵,送还唐朝,同时接回一些流落中原的高句丽人。【李渊敕书:在此所有高丽人等,已令追括寻即遣送;彼处有此国人者,王可放还,务尽绥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

自626年八李世民坐上大唐天子宝座起,唐朝上升的势头愈加明显。630年(唐太宗贞观四年、高句丽荣留王十三年),唐军大破突厥,生擒颉利可汗,覆灭东突厥。荣留王受到极大震动,立即遣使朝贺,并进献高句丽疆域图,以示臣服。实际上,荣留王对唐朝的戒备心也加深了。631年,他下令修筑长城,加强防御。

然而,儿童高质那双清澈明净的眼睛想必看见了另一个现象:大唐天子李世民不修长城;在荣留王高成启动高句丽长城建设的同一年,李世民派遣广州都督府司马长孙师访问高句丽,此行不为耀武扬威,只有一个要求:隋朝征辽将士很多战死在高句丽,大唐天子要把他们的骸骨接回中原安葬。

荣留王遵旨办理,无数隋朝战死者魂归故土,唐朝还为亡灵举行了祭奠仪式。【《资治通鉴》:秋,八月,甲辰,遣使诣高丽,收隋氏战亡骸骨,葬而祭之。】

高质或许问过父亲:“唐天子如此敬重为国征战、捐躯的将士,不因他们是前朝军士就有所轻视,一定深得三军爱戴;把子弟送进军队的黎民百姓应该也很欣慰。国力必定蒸蒸日上吧?”不知父亲高量是否回答这个问题,但历史给出了答案——唐朝先后于635年、640年攻灭了吐谷浑和高昌。荣留王心惊胆战,派遣世子入唐朝贡,随后又派遣高句丽贵族子弟赴唐留学。

唐太宗

641年,唐朝兵部职方郎中陈大德奉诏出使高句丽。他遵照李世民的指示,沿途不露声色地调查高句丽的山川风俗。每到一座城池,就向守城官员馈赠绫罗绸缎,让守城官员高高兴兴地充当导游。唐朝使团深入高句丽国土,顺利探访到许多情况。可是,当陈大德隐晦地建议讨伐高句丽时,李世民的回答依然冷静理智:“我如果发兵数万征讨,高句丽必然倾全国之力自救;假如另派海军从海路奇袭平壤,倒是不难攻克。但山东各州县在隋朝末年所受创伤尚未痊愈,我不想劳役当地百姓。”

中原连年丰收,粮价亲民,三、四文钱就能买到一斗粟,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李世民却保持戒慎恐惧的心态,注意爱惜民力。年满十六岁的高质得知这些情况,也许暗暗羡慕:“我们高句丽也有这样贤明的天子就好了……”

【《资治通鉴》:1.上曰:“高丽本四郡地耳,吾发卒数万攻辽东,彼必倾国救之。别遣舟师出东莱,自海道趋平壤,水陆合势,取之不难。但山东州县凋瘵未复,吾不欲劳之耳。”2.比年丰稔,长安斗粟直三、四钱。】

令人惋惜的是,这段相对友好的时期很快走到尽头。公元642年十月(唐贞观十六年、高句丽荣留王二十五年),高句丽权臣渊盖苏文弑君篡权,拥立宝藏王——高(宝)藏为傀儡国王,对内大搞恐怖统治,以慑服人心;对外联合百济,侵略新罗,新罗善德女王派人向唐朝求援。李世民仍旧保持着耐性,没有干预高句丽内政,于643年依例册封高藏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顺便遣使赴平壤,劝诫渊盖苏文不要进攻新罗,竟遭到拒绝。

渊盖苏文网络图(百科)

渊盖苏文的举动触犯了唐朝的底线。站在李世民的角度来看:高句丽历史上对中原王朝阳奉阴违,态度阴晴不定,本来就不够老实;如果再放任渊盖苏文肆意妄为下去,将损害唐朝在东亚的霸主权威,进而动摇北方部族对大唐的忠诚,可能导致边疆不稳。所以,高句丽已是钉在唐朝东北方的一根大毒刺,必须尽早除之而后快。至于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是本质。

在对双方实力进行充分评估的基础上,李世民作出了决策:以灭亡高句丽、擒杀渊盖苏文为目标,御驾亲征。同时,他吸取隋炀帝的沉痛教训,只征发中原士兵十万三千人,且以身作则,征辽期间起居及出行仪节一概从简,饮食只需充饥,不准备御用美食,但凡能涉水通行的河流就不造桥、能走的路就不做额外修缮,尽量减轻百姓负担。

【《亲征高丽手诏》节选:高丽莫离支盖苏文,弑逆其主,酷害其臣,窃据边隅,肆其蜂虿。朕以君臣之义,情何可忍。若不诛翦遐秽,无以澂肃中华。今欲巡幸幽蓟,问罪辽碣,行止之宜,务存节俭,所过营顿,无劳精饰。食唯充饥,不须珍膳。水可涉度者,无假造桥;路可通行者,不劳修理。御营非近县学生、老人等无烦迎谒。】

公元644年(唐贞观十八年),李世民率领十万余名唐军将士踏上了征程。应战的高句丽野战部队超过二十万人。这是李世民军人生涯中又一次以寡击众的战役。

【《资治通鉴》双方兵力对比史料:1.甲午,以刑部尚书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帅江、淮、岭、峡兵四万,长安、洛阳募士三千,战舰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趋平壤;又以太子詹事、左卫率李世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帅步骑六万及兰、河二州降胡趣辽东,两军合势并进。2.贞观十九年(五月)乙亥,高丽步骑四万救辽东,江夏王道宗将四千骑逆击之……丙申……乌骨城遣兵万余为白岩声援,将军契苾何力以劲骑八百击之……(六月)丁巳,高丽北部耨萨延寿、惠真帅高丽、靺鞨兵十五万救安市。在高丽、李氏朝鲜王朝的史料中找不到反证。】

此时,十九岁的高质在想些什么呢?应该在祈祷高句丽军队重演三破隋军的奇迹吧!即使对大唐天子有一份崇敬之情,高质毕竟还是高句丽人。但是,战役进行过程中发生以下事件,极有可能震撼了他年轻的心。

一、唐军每攻占一地,都会废除高句丽严苛的刑罚,改用唐律。为此,李世民专门颁布《禁辽东重刑诏》(节选):所以陈兵伐罪,兼畅皇风,使怀附之徒,同霑声教,息彼贪残,除其弊俗。今辽东之野,各置州县,或有旧法,馀风未殄。宜即禁断,令遵国宪。

二、遵照李世民的敕旨,唐军一路收埋隋朝征辽阵亡将士的骸骨。【《收瘗征辽士卒诏》:日者隋师度辽,时非天赞。从军士卒,骸骨相望,遍於原野,良可哀叹。掩骼之义,抑惟先典。其令并收瘗之。】

三、唐朝科技昌明,武器先进。李勣用“抛车”(可理解为唐式大炮)攻打辽东城,可从一里地以外抛出重达三百斤的巨石。辽东城在城楼上堆积木材,以阻挡“抛车”袭击,却于事无补,一触即溃。唐军又用“撞车”(可理解我唐朝式坦克)撞击辽东城的楼阁,获得碾压性的胜利。这可是高质闻所未闻的神秘武器啊!

《旧唐书》:李勣已率兵攻辽东城。高丽闻我有抛车,飞三百斤石于一里之外者,甚惧之。乃于城上积木为战楼以拒飞石。勣列车发石以击其城,所遇尽溃。又推撞车撞其楼阁,无不倾倒。

四、大唐天子身先士卒,和将士同甘共苦,用兵如神。李世民亲率一万多名披甲重骑兵,与李勣会师,合围辽东城。见南风强劲,李世民果断命令唐军火烧西南城楼。大火蔓延全城,唐军趁势攻克辽东城,改为“辽州”。

【《旧唐书》:帝亲率甲骑万馀,与李勣会,围其城。俄而南风甚劲,命纵火焚其西南楼,延烧城中,屋宇皆尽。战士登城,贼乃大溃,烧死者万余人,俘其胜兵万余口,以其城为辽州。】

五、唐军中的“夷狄”将士享有公平的待遇,李世民对他们“爱如一家”,他们也甘愿为唐朝奋勇效命。譬如唐军兵临白崖城(又作白岩城)下,右卫大将军李思摩——突厥人阿史那思摩中箭负伤,李世民亲自为他吮血,将士们倍受鼓舞。再如大将军阿史那社尔率领千名突厥骑兵冒险诱敌。

【1.《旧唐书》:师次白崖城,命攻之,右卫大将军李思摩中弩矢,帝亲为吮血,将士闻之,莫不感励。2.《三国史记》:帝恐其低徊不至,命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将突厥千骑以诱之。3.延寿、惠真率十五万六千八百人请降,太宗引入辕门……授高延寿鸿胪卿,高惠真司农卿。】

六、李世民自掏腰包犒赏唐军将士,制止唐军对高句丽城池的报复行动。事情发生在白岩城。该城城主孙伐音降而复叛,李世民震怒,口头答应以城中人口财物分赐将士。但在孙伐音二度请降时,李世民后悔了。李勣不能理解,执意要求天子拒绝孙伐音投降,允许唐军将士烧杀掳掠。李世民下马,亲自给他做思想工作:“将军所言有理,然而我实在不忍心纵兵杀戮平民、掳掠他们的妻子。我自己出钱赏赐将军麾下有功将士,保全这座白岩城。”唐朝最终接受了白岩城的投降,俘获士女一万人及具备入伍条件的男丁二千四百人,设置岩州行政区划,任命孙伐音为岩州刺史。假设李世民不阻止李勣开展报复行动,孙伐音和两千四百名男丁必死无疑,那些士女的也一定很不妙。

【1.《旧唐书》:初,辽东之陷也,伐音乞降,既而中悔,帝怒其反覆,许以城中人物分赐战士。及是,李勣言于帝曰:“战士奋厉争先,不顾矢石者,贪虏获耳。今城垂拔,奈何更许其降,无乃辜将士之心乎?”帝曰:“将军言是也。然纵兵杀戮,虏其妻孥,朕所不忍也。将军麾下有功者,朕以库物赏之,庶因将军赎此一城。” 遂受降,获士女一万,胜兵二千四百,以其城置岩州,授孙伐音为岩州刺史。2.《册府元龟》照搬太宗实录原文,记载更详细:帝下马而谢曰:将军言是也……庶因将军赎此一城。”】

七、善待高句丽归降民众,迅速收服当地人心。在辽东城,原本有一万四千名高句丽军民罚没为奴婢,先行押送幽州,将要分赏给唐军将士。李世民怜悯其家人离散,诏令有司以布帛为他们赎身,赦免为良民。

那一次,高句丽人欢呼鸣谢,一连热闹了三天;在盖牟城,李勣俘获七百名来自加尸城的守卒,准备驱使他们随营效力,俘虏也愿意效劳。李世民答复:“我也希望你们为我效力,但这样会导致你们的家人被高句丽处死,我不忍心。”于是把这批俘虏全部放回加尸城;在水渚,两千多名高句丽投降军民列队参拜大唐天子。李世民派人慰劳,赏赐食物,对城中高龄人士和进贡土产的父老僧尼赐予布帛,并向高句丽守城者分发粮食和防身武器,释放他们各自回家。当时,高句丽人舞蹈雀跃,声震山谷,拜谢说:“真没想到大唐天子向我们施以如此博大的仁恩!”

【1.《旧唐书》:我军之渡辽也,莫离支遣加尸城七百人戍盖牟城,李勣尽虏之,其人并请随军自效。太宗谓曰:“谁不欲尔之力,尔家悉在加尸,尔为吾战,彼将为戮矣!破一家之妻子,求一人之力用,吾不忍也。”悉令放还。2.《册府元龟》:帝御旌宫於水渚,高丽降众重列而拜者二千馀人,优劳之。高丽舞跃叫呼,声震山谷。命太官赐冫食……城中人年八十以上,赐帛各有差,及诸城堡人,帝悉加慰谕,给以粮仗,任其所往。城中父老僧尼贡夷酪昆布米饼芜荑豉等,帝悉为少受,而赐之以帛。高丽喜甚皆仰天下拜曰:“圣天子之恩,非所望也。”……初,攻陷辽东城,其中抗拒王师,应没为奴婢者一万四千人,并遣先集幽州,将分赏将士。太宗愍其父母妻子一朝分散,令有司准其直,以布帛赎之,赦为百姓。其众欢呼之声,三日不息。】

高质应该深刻地理解了唐天子李世民之所以被尊称为“天可汗”的原因。他也可能意识到,以上举措还是唐天子对高句丽实施的攻心战。事实证明,上述战术很成功,是唐军在战争初期势如破竹、无往不利的重要原因。

战争后期,李世民在突袭平壤和稳扎稳打围攻安市城之间选择了后者。这也许是一个战术失误。他终究不再是年轻的秦王了。九五之尊的身份不允许他犯险,以免把国家和尚显稚嫩的太子置于突如其来的危机中。

安市城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顽强抵抗,唐军的抛车、撞车在当地独特的地势中也无法有效发挥威力。安市城的坚守把战事拖进了冬天。李世民顾虑辽东军粮所剩无几,士卒难耐当地的严寒天气,诏令班师。没有达到灭亡高句丽、斩首渊盖苏文的目标,在事业上一向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李世民认为自己失败了。

韩国历史剧

但高句丽人高质必定惊愕地看到两个事实:一是唐军在整场战争中仅有数千人战死,只是战马死亡率较高,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二是李世民在撤军前,大度地赏赐一百匹绢给安市城主,对其忠贞事君的精神表示嘉勉。而安市城也在唐军收兵时偃旗息鼓,城主登上城楼,拱手拜辞。

【1.《资治通鉴》:战士死者几二千人,战马死者什七、八。2.《旧唐书》:太宗以辽东仓储无几,士卒寒冻,乃诏班师。历其城,城中皆屏声偃帜,城主登城拜手奉辞。太宗嘉其坚守,赐绢百匹,以励事君之节。冻,乃诏班师。历其城,城中皆屏声偃帜,城主登城拜手奉辞。太宗嘉其坚守,赐绢百匹,以励事君之节。】

事实上,根据中国《资治通鉴》和高丽《三国史记》互相印证,可确认唐太宗亲征之役斩获下列战果:

一、攻占高句丽城池十座;

二、获得高句丽七万人口,迁入中原,补充唐朝劳动力。需要注意的是,在古代,劳动力是极其重要的生产要素,在某种程度上,劳动力大致等于生产力;

三、消灭高句丽军队四万人以上。

如果一定要说城池随着唐军主动撤离而回到高句丽手中,不算战果,那么,从歼敌有生力量的角度来看,前述第二、三项相加,高句丽共计损失青壮人口十一万人以上。据资深唐史研究者、作家森林鹿研究,高句丽总人口约三百万。对于三百万人口的高句丽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惨痛的损失。

【1.《资治通鉴》:凡征高丽,拔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十城,徙辽、盖、岩三州户口入中国者七万人……新城、建安、驻驆三大战,斩首四万余级。2.《三国史记》见截图。】

高句丽当权者盖苏文对战争双方的得失和实力对比心知肚明。646年(贞观二十年),他遣使入唐谢罪,进献美人二名。李世民直接予以退货处理,暗示自己不会善罢甘休。两年后,应新罗的求援,李世民派遣右武卫将军薛万彻等出青丘道,对高句丽实施局部讨伐。薛万彻渡海进入鸭绿江,攻破泊灼城,俘获众多人口。

【《旧唐书》:二十年,高丽遣使来谢罪,并献二美女。太宗谓其使曰:“归谓尔主,美色者,人之所重。尔之所献,信为美丽。悯其离父母兄弟于本国,留其身而忘其亲,爱其色而伤其心,我不取也。”并还之。二十二年,又遣右武卫将军薛万彻等往青丘道伐之,万彻渡海入鸭绿水,进破其泊灼城,俘获甚众。】

这个结果,渊盖苏文大概没有想到。不但如此,他恐怕还忽略了另外一个更加可怕的隐忧:唐军在高句丽的各种表现对于高句丽人的心理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高句丽研究专家刘矩、姜维东在《唐征高句丽史》中所写的,唐太宗李世民征辽之役有以下战略成果:

1、极大地削弱了高句丽的实力;

2、消灭了高句丽人自隋丽战争以来对中原的心理优势;

3、瓦解了高句丽人的斗志,为唐高宗李治灭亡高句丽奠定了基础;

4、遏制了高句丽南侵新罗的图谋;

5、提高了唐朝的国际威望。

唐太宗征辽对高句丽人心态的影响在高质身上也有明显的体现。或许正是从李世民嘉奖安市城主的那一刻起,“大唐梦”在高质心里播下了种子。

大概在666-667年(唐高宗乾封年间),已官居三品位头大兄兼大将军的高质对高句丽无休无止的内斗和沉沦彻底绝望,断然放弃权位和财产,率兄弟、家人涉险投奔唐朝。总章二年(668年),唐高宗任命高质为明威将军、行右卫翊府左郎将,加云麾将军、行左武威卫翊府中郎将。同年,唐军攻灭高句丽。

【高质墓志:在藩任三品位头大兄兼大将军。属祲起辽东,衅萌韩壤,妖星夕坠,毒雾晨蒸。公在乱不居,见几而作。矫然择木,望北林而有归;翙矣搏扶,指南溟而独运。乃携率昆季,归款圣朝,并沐隆恩,俱沾美秩。总章二年四月六日,制授明威将军、行右卫翊府左郎将。其年,又加云麾将军、行左武威卫翊府中郎将。】

697年(武周万岁通天二年),高质以中原“左玉钤卫大将军、左羽林军上下”的身份,携儿子、壮武将军兼行左豹韬卫翊府郎将高慈与契丹军队作战,被俘不屈,父子同时殉国,为自己的“大唐梦”画上了壮烈的句点。

18世纪,李氏朝鲜有一本题为《三渊集》的小说横空出世,yy出一幕在高丽、李氏朝鲜史料中都找不到任何依据的场景——唐太宗在安市城下被射成独眼龙。这种历史性自卑导致的自大心态延续至今,炮制出一部部韩式抗唐神剧。还有部分中国网友对韩式神话信以为真,误认为唐太宗征辽军在高句丽“打得满地找牙”。孰是、孰非?我想,高质一定知道,心明眼亮的读者们也会做出合理的判断。

在韩剧《渊盖苏文》中,唐太宗被射瞎眼睛,并且说出了这种话

参考资料:古籍《三国史记》、《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隋书》、《太平御览》、《册府元龟》、《唐代海东藩阀志存》、吴钢主编《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刘炬、马焰《论唐朝开明的民族政策与高句丽灭亡之关系》,刘矩、姜维东《唐征高句丽史》、森林鹿《饮马出长城——简述贞观外战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