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消毒喷剂的抗流感神话:全国覆盖,疾控推荐,成效成疑

2018年11月21日,山东聊城一所幼儿园举办预防流感的活动,小朋友戴着各种画有病毒细菌的卡通口罩。(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12月6日《南方周末》)

在一些宣传文章中,安提可四价流感病毒抗体喷剂声称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认可。但FDA新闻发言人否认了这一说法,“我们从未听说这种产品。”

昆明一位妈妈发现,孩子在幼儿园入园体检时收到了一张流感喷剂的知情书。知情书由昆明市疾控中心制作、云南省妇幼保健院发放,推荐家长自愿自费购买使用。

一位客服经理表示,2000支的价格更低,每支底价25元。而经过层层加价,一支10毫升装的流感喷剂到达家长手中,平均售价已经接近150元。

流感疫苗缺货好几周了,陕西榆林的妈妈刘丹(化名)几乎每天都给社区卫生服务站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有货。2018年11月20日,工作人员回电话,“疫苗来了,你赶紧过来吧。”

但她等来的并不是疫苗,而是一种喷剂。乍一看,名称相似——安提可四价流感病毒抗体喷剂。“也是四价的,能对付四种亚型的季节性流感病毒。”疫苗接种医生解释,对着喉咙喷几下就行。

价格不菲,小小的一瓶18毫升,239元,刘丹将信将疑买了两支。她向来关注疫苗方面的信息,回家给孩子喷了一次,越想越不对劲,给微博大V“卤煮疫苗”留了言。后者认证信息为“知名健康博主”,是跨国疫苗生产企业的一名员工。

这不是“卤煮疫苗”第一次收到类似信息。他在微博上“广而告之”:“如果你的孩子在幼儿园、学校、接种单位,看到无论盖不盖着疾控中心大红章的知情同意书,上边写着‘四价流感抗体喷剂’,都不要同意。这个压根不是疫苗。”

这条微博得到了上百次转发,一些儿科大夫、药师、预防接种专家都评论表态反对使用流感喷剂。“从批准文号来看,这只是一种消毒产品,不是生物制品。”疫苗专家陶黎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更关键的是,“没靠谱证据”能预防流感。

据企业称,从北上广的知名三甲医院到县级医院,此流感喷剂销售版图日益壮大。在云南等一些西部省份的疫苗接种点,它更悄然流行了两年有余。

“卤煮疫苗”本想对此类“抗体喷剂”深入扒皮,但了解得越深,越感触目惊心。11月25日,他删除了前述“友情提醒”的微博,“估计会触及不少单位和个人的利益,我先撤退了”。

“我们从未听说这种产品”

流感喷剂的迅速蹿红,要归功于今年流感疫苗的短缺。

2017年,国内共有8家企业供应流感疫苗。而2018年,不少企业遇到了麻烦,批签发的流感疫苗总数几乎拦腰少了一半。

市场份额接近15%的“大户”长春长生,因今夏狂犬病疫苗事件,已被吊销了药品生产许可证;另一“大户”北京科兴因为企业控制权争议,流感疫苗的批签发量为零;2017年贡献了六百多万人份的外企赛诺菲巴斯德,2018年产量大幅下降至120万人份。

几乎各地都一针难求。11月中旬,昆明盘龙区的一位妈妈想给全家,包括一位14月龄的宝宝接种流感疫苗,“医生说没货,就推荐了喷剂。”想到每瓶140多元的价格,还只能用一周时间,这位妈妈觉得有点“肉疼”。

刘丹家中仍放着一瓶未拆封的流感喷剂。让她纠结的是,丢了舍不得,让孩子用了又不放心,主要是担心其必要性和有效性。

流感疫苗属于生物制品,接种一周后即可产生抗体。两周后,免疫抗体可达最高水平,一般可保护一年。而流感喷剂是一种抗体产品,宣称可以直接发挥杀灭病毒的作用,无需等待人体自身反应。

按照说明书,这种消毒产品直接喷于口咽部及上呼吸道黏膜部位,每次喷3-5下。如同戴上一副“生物口罩”,建立起一道有效隔离流感病毒的“防火墙”,可以在黏膜上停留10个小时。

“抗体的本质是一种蛋白,不可能维持那么长时间。就算能够维持,还有没有中和病毒的能力?”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师门诊主任冀连梅说,外界环境中每时每刻都存在很多病毒,从效果上看,“还不如戴个N95口罩来得强”。

生产厂家成都安蒂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蒂康)董事长兼总经理林小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10小时的数据是在小鼠的口腔喷雾给药试验后得出的。但他并没有给出人体试验的任何数据。

流感喷剂采用的是“鸡卵黄抗体(igY)”——通过免疫接种产蛋母鸡,从其生产的蛋黄中提取相应的抗体,用于疾病的预防和治疗。

据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教授王月丹介绍,鸡卵黄抗体已被用于禽类疾病防治,以及免疫学实验检测工具。但目前,“鲜有用于人体临床”。

“我们是全球独家专利产品。”林小军自信,只要对鸡蛋不过敏,男女老少都可使用。他还给南方周末记者发来了照片,“人多的地方,我就喷一喷,把自己先保护起来”。

一份盖有“四川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章的检验报告书显示,流感喷剂的样品对家兔、小鼠无毒性、无刺激。此外,样品还进行了“中和实验”和“血抑实验”。

王月丹解释,这些试验检测的是抗体中和病毒的能力。不过,“外源性抗体从口鼻腔喷入人体到底是否有效、对机体免疫功能是否有影响、能否起到作用都是未知数”。

没有可靠的人体临床试验数据,这是专家们对流感喷剂最大的质疑。寥寥几篇论文中,由陕西两家区县级疾控中心主导的研究,支持了流感喷剂对青少年人群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在一些宣传文章中,流感喷剂声称得到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认可。但2018年11月29日FDA新闻发言人向南方周末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我们从未听说这种产品。”

“卤煮疫苗”仔细查了资料,不仅FDA从没给该流感喷剂点过赞,在国际权威的美国儿科学会,甚至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查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华北、西南“遍地开花”

官网信息显示,安蒂康是一家专门从事特异性鸡卵黄抗体在人皮肤黏膜免疫应用的高新生物技术企业。创立安蒂康之前,林小军曾担任国内大型生物制品企业——华兰生物的总经理。

从2015年1月起,该公司的手足口病病毒抗体喷剂、口腔抗体喷剂、四价流感病毒抗体喷剂、绿脓杆菌抗体喷剂相继上市。官方微信称,喷剂系列产品已入驻全国一百余家三甲医院和两百余家三甲以下医院。近五十家县级CDC(疾控中心)、数百家疫苗接种点医生也在使用。

这一数据并未有第三方相关佐证。代理商和相关客服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一流感喷剂几乎覆盖全国。

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和东部发达地区,销量并不理想。比如北京,流感喷剂只在北京儿童医院内部保健品药房、东区儿童医院和零星几家院外药房有售。

据一些代理商介绍,喷剂系列产品上市之初,目标是大型三甲医院的门诊药房。起初,销售也确实火爆,仅上海某三甲医院,每月就能开出将近八百支的处方。上海的一位代理商在11月30日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我们希望通过学术推广得到专家认可,在每个地区都能有专家站台。”

好景不长。因遭人举报,安蒂康的所有产品被迫从上海的医疗机构内撤出。“一直到现在,医院环境都不好。”该代理商无奈,但未透露具体举报案件。

无论是医院还是医生,“消”字号产品的身份是最大的顾虑。“医院觉得,你一个‘消字号’产品,怎么以药品的身份在推广?也就是混淆当成了药品采购。”北京一位代理商解释,也有一些医生觉得产品风险大,不敢开处方。

华北、西南地区则“遍地开花”,这让一线城市的代理们眼红。

2016年9月,流感喷剂上市,很快便在云南市场立足。次年,昆明的一位妈妈发现,孩子在幼儿园入园体检时收到了一张流感喷剂的知情书。知情书由昆明市疾控中心制作、云南省妇幼保健院发放,写法和流感疫苗类似,推荐家长自愿自费购买使用。

“一款消毒剂,疾控中心去做知情书,医院去推荐,这正常吗?”陶黎纳把事情晒上了网。于是,在潜行一年后,流感喷剂首次在家长、儿科医生甚至疾控系统人员中引发争议。

但因为有疾控系统背书,大部分家长觉得“应该没问题”。

2017年底、2018年初席卷全国的“跨年流感”,更是让流感喷剂销售火爆。那场大流感中,乙型Yamagata系流感病毒为优势毒株,当时使用的三价流感疫苗中并不含有此毒株,造成了“押题”失败。

而流感喷剂的说明书显示,该产品对乙型Yamagata系流感病毒也有灭活作用。一位省级代理商透露,厂家借此机会赠送了一批给云南一些地级市的疾控中心,“他们试用过后觉得效果不错,就统一采购配送到社区。”

医疗机构之外,代理商推广流感喷剂走的正是这样的“群众路线”——从地方疾控和预防接种门诊着手推广。

南方周末记者以家长的身份致电昆明市疾控中心预防接种科,工作人员确认,流感喷剂2018年依然可以在社区医院买到,“前年我们就在用,不管是出差的大人,还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效果都很好。”

然而,既然没有充分的人体临床试验数据,证明流感喷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何已经大规模推广?林小军没有给出正面回答。他解释,流感喷剂主要在医院的自费药房分布,“量少,取面,首先要让医务人员知道,提高认识度”。

“我们的产品没有竞品。”前述北京代理商感叹,如果能打通社区,从预防传染病的角度推广,将是一个颇有亮点的产品。但他也知道操作难度太大,“有些省份管理规范,要是都能搞定,流感喷剂覆盖全国不成问题”。

“消”字号产品的 灰色地带

按照《消毒产品分类目录》,消毒产品可以分为消毒剂、消毒器械和卫生用品。日常用的洗手液、湿纸巾、纸尿裤等都属于消毒产品。流感喷剂属于卫生用品中的“抗(抑)菌制剂”。

不同于药品,“消”字号产品严禁宣称对疾病具有治疗功效。

从说明书看,流感喷剂巧妙地打起了“擦边球”——本品适用于口咽部及上呼吸道黏膜部位的病毒灭活、细菌抑制和清洁护理,“可减少流感病毒侵入量并改善局部感受”。

多位代理商私下均表示,虽然是消毒产品,但喷剂的效果“和流感疫苗一样”。

一位从事“消”字号产品代理多年的人士透露,抗(抑)菌制剂之所以难进医院,原因在于没有对应的收费项目。

在这门生意中,关系非常重要。“如果你有强势关系,医院做个词条,产品就能直接进入院内。”该业内人士举例,一些“消”字号的鼻炎喷剂,以“雾化疗法”的名义在院内销售。

事实上,在中国香港地区和国外,确实存在流感疫苗通过鼻腔喷雾的方式接种。在国内,长春百克生物的鼻喷冻干流感减毒活疫苗也已完成临床试验。2018年6月,其新药上市申请已被国家药审中心纳入优先审评名单。

对于安蒂康的鼻喷剂型,有疫苗圈人士觉得是在混淆视听,“想想都知道怎么回事。”

一切或许还是和利益有关。南方周末记者以代理商的名义想要拿货,一位客服经理表示,进货1000支,底价每支35元;2000支的价格更低,每支底价25元。而经过各个环节的层层加价,一支10毫升装的流感喷剂到达家长手中,平均售价已经接近150元。

有家长算了一笔账:2018年新上市的四价流感疫苗,接种一次的总费用约为150元,三价流感疫苗仅需约70元。“70元管一年和150元管一周,你选哪种?”

“就看你怎么对待自己健康了。”林小军并未过多辩解,他说,产品前期研发成本高,等规模上去了,价格会有所下降。

消毒产品没有任何治疗功效,所以无需像正规药品那样做几期临床试验。“很短时间就可以拿到批号,生产的条件、检测的要求相对较低,所以产品成分也有很大的操作空间。”2015年,小儿外科医生裴洪岗就提醒。他是最早在网上质疑喷剂产品的业内人士之一。

正因为此,“消字号”产品成了违规使用禁限用物质、非法添加的重灾区。

冀连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除非是医用酒精等明确用于消毒的产品,正规医疗机构一般不会采购和销售“消”字号产品。至少,她所在的北京和睦家医院从未使用过女性洗液、喷剂等抗菌抑菌类的“消”字号产品。

实际操作中,监管也相对宽松。明明是“消”字号软膏,生产企业却在标签说明书中标注可以治疗痤疮等疾病;明明是“消”字号女性洗液,却声称可以治疗各种阴道炎症。“就像保健品,虽然不能宣称治疗功效,但你总得思考用什么策略推广、找什么角度宣传吧。”前述业内人士解释。

这些年,各地卫生行政部门一直在开展整治消毒产品违法宣传疗效、违规添加药物的专项行动,但违规行为仍屡见不鲜。

进入12月,又到了流感高发季。安蒂康的代理商们还在等待,“如果疫情像去年那么严重,疫苗继续短缺,我们的机会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