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的服装在诉说着当时人们怎样的生活故事?

相比在朝堂上享受舒适环境的帝王和文武百官们,在边疆战场厮杀的军士们,可不喜欢官服这种严肃的服装。军士们的服装,为他们带来生存的本事,讲述了驰骋沙场、征战四方的艰苦与不易。

频繁的战争,艰苦的环境,使不同民族的军士们愿意改变穿着习惯,接受便于骑射的“袴褶”。

袴褶,是一种上为褶衣,下为裤子的装束,具有行动便捷、利于骑射的突出优点。尽管袴褶原本是北方少数民族的日常服装,却因它的突出优点被南北不同地域的人们所接受,成为军士们的军服。

魏晋南北朝服饰

另一种常见的军服“裲裆”,也产自北方地区。军士穿上裲裆时,犹如我们今天穿的背心,前一块后一块搭套在褶服外。也有的军士直接在内衣外套穿裲裆。但无论上身如何穿戴,军士们的下身必定是便于骑马的裤装。

在军营这残酷的环境里,军士们没有朝堂上文武百官的讲究,一切以方便为主。面对残酷的生存环境,花架子的东西就顾不上了。

如果“袴褶”和“裲裆”不够威风,显不出军人的气势,那“甲骑具装”绝对能满足人们对军人的想象。

能穿戴“甲骑具装”的军队,一定是重骑兵军队,这可是魏晋南北朝人的“特种部队”。当这些身穿“具装”的特种部队出场时,凛凛的气势会惊倒众人。只见军士们头戴盔套,身披战甲,手执盾牌,杀气凌人。就连战马,也穿戴一新,套上铁甲,显示出特种部队的种种不凡。

光有威风气势还不行,“甲骑具装”也同样具有“袴褶”和“裲裆”的方便,甚至还多了防身的保护作用。

“具装”由铠甲制成,为适应战争需要,人们对这种军服的设计也在不断变化,他们或将铠甲制成鱼鳞状,或用铁与皮合制。如此改造设计后的铠甲,极大地改变了铠甲笨重的毛病,使铠甲变得越来越轻便精细。军士们厮杀战场,多少能减少一点沉重了。

或许是军士们的宣传,作为军服的“袴褶”,也悄然在人们的私生活中流行。回到家中,是人们最为放松无拘的时刻。袴褶的方便与舒适,也使得它成为人们私居时的服装和应急时所穿的衣服。

除却军士们追求衣服自在外,渴望以衣晒风度的士人们或许还不知道,最好的时尚藏在民间,大隐隐于市。

魏晋南北朝服饰

当时的民间掀起了真正的服装风尚,那是社会动荡带来的南北文化交融之果。广大身处社会下层的人们,比如中原地区的人民,吸收少数民族的服装元素,在自己的服装中,加入鲜丽、欢快、开朗的色彩感。

“朱紫玄黄,各任所好。”连汉族的男儿们也受异族色彩吸引,改变着原本单调朴素的素色风格。色彩喜好的改变,反映着服装对人们生活的影响以及生活在下层的人们那乐观向上的心态。

这是魏晋南北朝民族大融合的人生,丰富多彩的融合别有魅力与意义。

感受到服装融合魅力与意义的,还有北周等王朝。北周王朝很会变通,实行着胡汉并举的着衣政策。在正式场合,倡导穿戴汉魏衣冠。在非正式场合,倡导穿戴鲜卑服装,让人们作为穿戴。

魏晋南北朝服饰

渐渐地,在北朝晚期形成了民族融合的结晶——“复合服制”。在滚滚历史浪潮的验证中,成为我国服制上瞩目的变化。

其实,在当时的人们对服装追求自我、潇洒不拘的表面情形下,还隐藏有魏晋南北朝时期严格的服装等级规定。只是在民间人们并不认可,无法让规定实行。

别的不说,当时的人们在服装用料的选择上,基本上是尊卑不分。也许这让当时的朝廷恼怒,却让今天的我们,看到了魏晋南北朝人对服装等级规定的突破。感知而去,也让我们得以感知到魏晋南北朝人自我意识的觉醒。

衣袖飘飘,那一件件承载着故事的服装,不正是魏晋南北朝人的诉说吗?

一言:《历史的风尚·魏晋南北朝》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