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人眼中的“美男子”、“俏佳人”都是怎样的?

远远的,似乎是一个翩翩佳人迎面走来。看起来,那一个个佳人身姿婀娜,柔弱入骨,惹人爱怜。

走近了,香薰过的衣裳,傅粉过的面容,飘来阵阵芳香。芳香入鼻,却看到这一个个婀娜的身影竟是男儿身!

南朝男子喜欢熏衣剃面,阴柔病态的男子,才是南朝人眼中的“美男子”。贵族男子喜好化妆打扮,满身飘香闲适自在,潇洒不羁穿街而过。

魏晋南北朝男子

这实在是让如今的我们好奇。

其实,在魏晋南北朝,男子傅粉施朱,满街皆是,不足为奇。旁人看来带着点自恋与陶醉,却是当时的审美风潮。别以为这只是游手好闲、没见识没文化的男子才做的事情,事实上当时满腹才华的有为青年,同样注重打扮,格外爱惜个人形象。

身为大才子曹植的朋友,可得有耐心,因为他太注重打扮了。

“不先与谈。时天暑热,植因呼常从取水自澡讫,傅粉”。朋友来了,曹植也不着急。他从容淡定地先细致梳妆,抹粉打扮好后才缓缓出门见友。

魏晋南北朝男子

好一个爱美的大才子!满身才华,也想锦上添花。

曹植可不是异类,当时的上层社会男子爱俏,已蔚然成风。为化妆让人等待,不是女子独有的权利。

男子尚且如此爱美,女子们便更为热衷了。头发、服饰、面孔,都是魏晋南北朝女子们展示打扮技艺的地盘儿,争奇斗艳,乐此不疲。一个个女子,皆如盛开的鲜花,恍若梦间,她们正婀娜多姿地向人走来。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勇敢如花木兰,也免不了爱美之心。唯美思潮风靡社会,爱俏的女子,俊雅的男儿,无不精雕细琢自身的妆容。

最是那妩媚的面容,敲开心中动情的堡垒。拥有一张美丽又独特的容颜,是女子们梦寐以求的事情。留住夫君的宠爱之心,更是女子们的心头大事。

敷粉抹脂,画眉施黛,玉人久坐梳妆台,只为细细勾画那更加出色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

妩媚的“斜红妆”“额黄妆”,端庄的“寿阳妆”“碎妆”,典雅的“紫妆”“佛妆”,独特的“黄梅墨妆”“徐妃半面妆”,那么多闻所未闻的新奇妆容,是魏晋南北朝女子对美的追求的开拓创新。

魏晋南北朝女子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一对恩爱夫妻,起床梳妆,还会有一段画眉描乐的恩爱雅事。

他细细端详着她的容颜,她掩齿一笑,羞红的脸露出幸福的笑容。心襟荡漾的他,看着这将与自己携手一生的俏佳人,温暖地笑了。为她上一面红妆吧,祈愿未来的生活富贵吉利。

择一块丝绸、一块粉扑,轻握住妻子的纤纤玉指,打开那香气袭人的粉盒,蘸取一点妻子喜爱的米粉或铅粉,就那样细细地、均匀地涂抹在那张明媚的面容上。

那样地抹,那样地宠,身为妻子的她越发笑容灿烂。那面容如花般绽放,再添一点红吧。他便轻轻再蘸一点红粉、胭脂,柔柔地涂抹于她的面颊颧骨。顿时,他眼前呈现出一幅“日落窗中坐,红妆好颜色”的画卷。浓淡相宜,柔美倾城。

脂粉纷纷飞上面颊,那妆容越发明媚动人,只因是他一笔一抹亲手勾画。在一个个晓其形不知其人的婚姻中,能遇上这样的良人,那该是多么明媚的幸福啊!

摘自一言:《历史的风尚·魏晋南北朝》

编辑:浙江大学中国近现代史所研究生 萧宸轩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