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福特、戴姆勒纷纷争购更多股权,车企合资时代落幕

文|AI财经社 李依蔓

编|张硕

自从华晨宝马“一马当先”地换了“户口簿”,成为中国首个由外资公司拥有实际控股权的合资汽车企业,谁将成为“下一个宝马”,已成为中国汽车界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

12月4日,据彭博社报道,戴姆勒希望增持与北汽控股合资企业的股份,希望将持股比例从49%提高到至少65%,在中国这个最大的汽车市场获得更多运营控制权。

此前,福特也曾传出计划增持在华合资公司长安福特中的股比,并将会以导入新产品等作为筹码。不过,长安福特和福特中国方面均予以否认。

华晨宝马不会是唯一一家外资控股的合资车企。就在10月11日,华晨宝马成立15周年之际,宝马集团宣布将以3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88亿元)收购前者25%股权,持股比例从50%增至75%,计划在2022年完成交割。此外,双方合资协议将从原定的2028年延长至2040年。

合资企业时代的大幕徐徐落下,又是一个全新的开端。

成为首个在中国突破50:50股比限制的外资汽车巨头,对宝马集团而言意味着“启动在中国成功发展的全新篇章”。对于丧失对合资企业控制权的中国华晨来说,这个无奈的选择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还远未可知。

宝马“一马当先”进入新时代

华晨宝马十五周年庆典现场,来自德国的宝马集团CEO哈拉尔德?科鲁格(HaraldKrueger)显得格外振奋,笑容几乎持续了整个发布会,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在这座对宝马意义非凡的城市神采奕奕地宣布:“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除了斥资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25%股份,宝马集团还承诺再向华晨宝马投资30亿欧元,用于沈阳铁西新工厂开工和大东工厂升级改造,将每年产能从45万辆提升到65万辆。同时,华晨宝马的新工厂将高度灵活,“完全柔性化”,能够混线生产燃油、插电、纯电等不同动力总成车型。

这一决定,将宝马在中国市场的野心暴露无遗。

经过多年磨合,宝马与华晨的“联姻”早已默契十足。宝马集团把中国作为宝马战略发展的重中之重,中国也是宝马最大的单一市场。过去其他国家的工人到慕尼黑总部接受培训,如今培训地点已定在了沈阳,德国总部的员工也很乐于赴华任职。

除了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宝马还计划将中国打造为世界性的生产基地,直接向世界其他市场出口汽车。

10月10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与总理会见时,科鲁格郑重表示:“未来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看到一辆宝马iX3纯电动车,都一定是‘中国制造’。我们对此非常骄傲。”李克强总理回应称,“中国不仅是巨大的市场,也是你们开拓世界市场的战略支撑点。”总理也提前透露了宝马增持股份的消息:“宝马公司是中国政府放宽汽车行业外商来华投资股比限制后的首个受益者,可以说是‘一马当先’。这也表明中国推进开放不仅是‘说到’,更是踏踏实实地‘做到’。”

购买华晨宝马股份这笔买卖,宝马集团一点都不吃亏。

从成立至今,华晨宝马的表现称得上十分亮眼。销量从最初的每年几千辆迅速提升到2017年的逾38万辆,对宝马集团在华销量贡献高达64%。截至今年10月,华晨宝马累计产销量突破200万辆。去年,“华晨宝马智能化生产系统”入选中国科协十大智能制造科技进展,是唯一上榜的汽车生产企业。

即使华晨宝马的利润停留在去年的104.76亿元不再增长,宝马仍将在2022年股权交割完成后,一年内迅速回笼资金。而将来自全球最大中国市场的利润纳入财务报表,将为宝马集团的股价带来前所未有的利好。

与科鲁格的斗志昂扬相比,华晨集团董事长祁玉民显得状态不佳,连标志性的波浪式烫发都被自媒体认为“在关键时刻不够硬朗”,看上去似乎有点落寞。失去对华晨宝马的控股权,对他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其实,早在今年7月,就有外媒曝出宝马将增持25%的华晨宝马股份,但面对媒体的求证,祁玉民斩钉截铁地以简单的两个字回应:“瞎扯。”然而,短短3个月后,这件事铁板钉钉地落下了“实锤”。

祁玉民的谨慎可以理解。

尽管消息被否认,华晨中国的股价依然应声而跌,盘中跌幅一度达到19.71%。10月11日港股开盘前,华晨中国颇有先见之明地发布了短暂停牌的公告。但次日复牌后,这只股票仍然暴跌近27%,创下两年来的新低,花旗银行也将华晨中国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沽售”。

对于华晨宝马而言,将这棵枝繁叶茂的摇钱树生生砍掉一半,无疑是个相当艰难的决定。

大树底下未必好乘凉

背靠大树好乘凉。过去15年来,凭借宝马这块金字招牌,华晨汽车几乎躺着就能赚钱。

2017年,华晨宝马年销量为37.4万辆,环比增长19%,为华晨汽车带来了52.4亿元的丰厚利润。要是没了这头名副其实的“利润奶牛”,华晨不仅不赚钱,反而亏损高达8.62亿元。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向企业贡献利润超过90%。

相比之下,尽管有宝马的光环加持,华晨旗下的自主品牌却是每况愈下。2007年的辉煌时期,华晨、华颂和金杯三大品牌销出11.5万辆,跻身国内前十行列。但10年之后,华晨汽车全年销量只剩下4.8万辆,SUV和MPV销量分别下滑逾40%和20%,可以说是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惨淡的数字令人唏嘘。

华晨中国糟糕的经营状况给了宝马“趁虚而入”的机会,因此,华晨宝马成为股比放开后第一个“吃螃蟹”的合资企业,并不令人意外。

至少从短期来看,华晨汽车在合资公司的收益无疑将受到影响,净利润大幅下滑。

更重要的是,多米诺骨牌效应下,所有合资车企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面临股比放开的挑战。

自1983年,北京汽车制造厂与AMC共同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合资汽车企业——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以来,上海大众、一汽-大众、广州标致、广州本田等脍炙人口的合资品牌就前赴后继地闯入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

1994年出台的《汽车工业产业政策》明确规定,生产汽车、摩托车整车和发动机产品的中外合资、合作企业的中方所占股份比例不得低于50%。为了保护汽车自主品牌,这条红线历经2004年和2009年的两次修订都从来没有被逾越过半步,也因此屡遭外方诟病。

也正是受此政策限制,特斯拉迟迟未能进入中国建厂,直至今年7月底中国取消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

2005年,龙永图提出其实没必要保护自主品牌,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观点令台下听会的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拍案而起,当场怒斥。

然而,这些被政策呵护备至的合资企业如同远离市场暴风骤雨的温室花朵,没能按照预想的方向茁壮成长。与合资品牌的高歌猛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们旗下的自主品牌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华晨宝马只是探路的先行者。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越敞越开,中国汽车产业的决策者和从业者都已经意识到,是时候向过去的合资时代告别了。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发文,放宽了外商投资准入标准,规定从今年7月28日起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经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股比限制。

在中美贸易冲突的大背景下,这一举动也是在告诉世界,“中国推进开放不仅是说到,更是踏踏实实地做到”,开放的力度会更大,开放的水平会更高。

外资企业迅速嗅到了风向的变化。特斯拉率先在中国成立全资制造和销售公司,丰田汽车传出了计划将雷克萨斯品牌在华生产的消息,如今宝马也有了动作。业内普遍认为,随着外资股比限制全面放开,国内汽车行业将迎来一次洗牌的机会。

能否在5年的窗口期内加速奔跑,获得独自站稳脚跟的能力,将成为自主品牌与外资谈判的关键筹码。

华晨还能坚持多久

时代大势如洪流般席卷而来,经历过无数次纠结和痛苦的祁玉民选择了接受。

面对国内媒体的关切和心痛,他主动劝解记者不要纠结。既然国家有了这样的战略,放开已经成为必然趋势,预期在纠结中等待,还不如主动布局未来的日子。他甚至觉得“晚签不如早签”,双方能更从容顺畅地安排接下来的长远战略。

在为华晨宝马“三喜临门”点赞的同时,他也誓言紧握契机制造“中国宝马”。他略带阿Q精神地提及,合资股比放开,不得不与外资车企同台竞技的本土车企,将被倒逼把自主品牌做好。“现在满足德方要求之后,宝马就继续加大在华投入,将更多的车型引入到合资公司,这样我们就能够对标更多的优秀的宝马车型,从而将中华汽车做大、做强。”

然而,但没了华晨宝马这台印钞机,曾希望在退休前将华晨带入世界500强的祁玉民恐怕难偿夙愿。他更遗憾的是,没能抓住机会把华晨自主品牌打造得更有竞争力。“如果能回到四年前,我会在中华和金杯这两个自主品牌投入更大的精力。”

不过祁玉民还是为华晨争取到了更多的利益。AI财经社了解到,在华晨与宝马签订的长期框架性协议中,明确提到,宝马集团将继续在研发、制造、质量和销售营销售后等四个领域向华晨集团提供特定支持。在研发方面,宝马将继续对华晨自主品牌的开发,整车整合,技术升级提供丰富经验;在产品制造领域,宝马将助力华晨打造零瑕疵工厂,对生产结构进行进一步优化;在质量管理上,宝马将对华晨在新车整车,零部件质量管理上进行支持;在销售营销及售后方面,宝马也将帮助华晨进一步完善经销商管理培训,技术领域售后支持,物流改进,客户关怀等方面的内容。

去年,宝马在华交付新车56万辆,其中有三分之二由华晨宝马铁西和大东两座工厂生产。未来3到5年内,华晨宝马的年产能将逐渐增加至每年65万台。作为首个把中国作为新能源车生产基地的豪华品牌,宝马还计划到2020年在沈阳投产首款纯电动汽车BMW iX3。这款产品将不仅在中国销售,还将出口到全球市场。目前,宝马已在中国推出6款新能源车型。今年前9个月,宝马集团旗下新能源车型在中国市场销量同比增长近5倍,其中两款国产新能源车型累计销量超越一万台。

宝马集团抓紧时机在中国扩大布局新能源市场,有可能带来新的机遇,但华晨并非它唯一的选择。

就在不久前,宝马还与长城汽车牵手,合资成立光束汽车生产国产化电动MINI以全新品牌的新能源车,而且是以股比50:50的平等姿态。如果华晨赶不上这趟“顺风车”,沦为宝马的代工厂,一旦宝马釜底抽薪,它必将措手不及。

另一方面,华晨汽车在多年前就试图利用宝马的光环提升华晨自主品牌,但结果令人失望。截至今年9月,中国车市罕见地连续三个月销量同比下滑。华晨如果想要摆脱对宝马的依赖发展自身,也会面临来自其他自主品牌的激烈竞争。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宝马一次性支付的36亿欧元,丧失一半利润来源的华晨能坚持多久还很难说。

留给祁玉民和华晨的时间不多了。如何获得更多的市场主动权,将是他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

谁将成为下一个华晨、宝马

自从宝马集团在华晨宝马的持股比例从50%增加到75%后,“谁将成为下一个宝马”的猜测就不断出现。

10月23日,有媒体曝出福特计划增加在中国合资公司中的股比,并将以导入新产品作为筹码。也就是说,如果长安同意福特增持,福特将加快向合资公司导入新车的频率。但双方很快就予以否认,“我们从未这么说过”。

目前,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长安福特50%的股份,福特亚太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5%,福特汽车(中国)持股15%。但业内人士判断,长安福特以新产品为筹码增持股份,恐怕难以实现。

在2016年之前,长安福特一直是长安汽车的“利润奶牛”,贡献了近90%的净利润。但从2017年开始,迟迟没有新品推出的长安福特销量持续下滑。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长安汽车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大跌79.98%;三季度净亏损4.46亿元,同比下滑137.52%。长安汽车董事会办公室坦承,合资品牌下跌是长安业绩大幅下滑的“最主要因素”。

12月4日,戴姆勒被彭博社曝出,希望将在北汽控股合资企业的股份比例从49%提高到至少65%。Bankhaus Lampe的分析师克里斯蒂安?路德维格(Christian Ludwig)估计,北汽控股16%的股权价值在23亿欧元至30亿欧元之间。

戴姆勒拒绝就与北汽控股的谈判置评,并表示对在中国合资企业的设立及其合作伙伴关系感到满意。北汽控股的一名代表称“没有这样的事情”,并表示,北汽控股对目前与戴姆勒的合作感到满意。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戴姆勒与北汽控股的秘密谈判尚在探索阶段,双方无法就最终协议达成一致。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宝马增持华晨宝马的消息此前也被“辟谣”过,但后来都发生了反转。

受这一消息影响,12月5日,北京汽车在港交所遭遇了一个多月以来最大的盘中跌幅,开盘即下跌近12%。戴姆勒公司股价昨日在法兰克福下跌2.9%,收于50.45欧元,今年累计下跌29%。

去年,戴姆勒通过与北汽控股的合资企业生产了43万辆汽车,约占其在中国汽车销量的70%。戴姆勒与比亚迪的合资企业生产腾势品牌电动汽车,但销量有限。今年前10个月,戴姆勒在中国总销量超过55万辆,增长13%。

彭博社称,中国业务的弹性对于戴姆勒保持财务实力、抵消全球汽车市场低迷带来的不利影响至关重要。

特斯拉和宝马已经成为股比放开的受益者,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已经倒下,下一张还会远吗?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