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日本,为了吃到大米引发动乱

日本是个吃米的国家,没有米吃,日本人会坐不住的。而在整整100年前,也就是1918年,因为日本某地奸商不卖给渔家妇女米吃,结果引发全国性的大骚动,对日本的发展影响巨大,史称“米骚动”。

一战快结束时,日本还赖在苏联的远东地区不走。为备战筹粮,导致市场上的米越来越少,米价上涨,老百姓吃米困难。

这一天是1918年7月23日,日本中部富山县下新川郡渔津市的码头上,几个渔家妇女准备去扛活,在路上,她们听说有个米商准备把本地不多的大米运到外地卖高价。渔家妇女非常愤怒,赶紧把这个消息通知其他姐妹,几百个妇女围攻米行讨要说法。

这事没闹出太大动静,却一传十、十传百,县里其他城市的渔家妇女都去各地米行打听消息。8月4日,中新川郡的一个米行老板高松长太郎和渔家妇女爆发冲突。

妇女们围住高松的家,要求高松停止把大米运到外地,说我们都快没米吃了。高松是个奸商,他眼里只有白花花的银子,哪管百姓死活。高松傲慢地说:我卖我自己的米,关你们什么事!你们如果买不起我的米,我告诉你们一个办法——回家躺床上等死。

高松的话激怒了渔家妇女。姐妹们都都不是省油的灯,风里浪里闯出来的女将,她们有人登高一呼,大家把高松的家给砸得稀巴烂,扛着高松家的米扬长而去。

这事越传风声越大,直到8月9日传到了大城市京都。京都也有很多没米吃的人,他们受中新川郡渔家妇女的点拨:奸商高价囤米,难道我们坐等饿死?抢了天经地义!第二天的晚上,几千人上街,把所有的米行都抢了。

京都是日本古都,在日本具有巨大影响力。京都抢米事件,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东京、横滨、名古屋、大阪等大城市。这些城市没有米吃的人,实在没有活路,只能铤而走险,抢!

一时间,整个日本的米行都成了被抢的对象,也不管你是不是奸商了,有米就抢。从农村到城市,再从城市回到农村,抢米风暴席卷日本。

日本不是通过甲午战争发财了吗?怎么老百姓这么穷困?日本从清朝那里得到的两亿两白银,并没有多少直接补贴民生。虽然日本国势渐强,黄金储备18亿日元,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得到提高。

日本当时已开始工业化,不过工业化成果主要集中几大财阀,日本当时还是以农业为主。日本土地高度集中,七成以上的农民没有土地,只能靠租地为生。可种地得到的效益,有一半要交给地主,农民辛苦一年,基本白干。而极少数人却霸占大量良田,他们花天酒地,漠视民生,贫富差距骇人听闻。

地主们可以随意对米加价,反正少数人有钱能吃的起,吃不起的,饿死再多,地主也不心疼。米价上涨,受到冲击的是城市贫困阶层,特别是新兴的工人群体。他们辛辛苦苦,连米都吃不起,谁家没有妻儿老小,他们怎么活?

日本民心思变。再加上彼时是1918年,就在一年前的10月,苏联爆发了影响人类历史的巨大变革。苏联有一条西伯利亚铁路,直通远东的海参崴、库页岛,而这些地方,隔着大海就是日本。

日本国境狭长,很多城市基本上像糖葫芦串子一样,受到苏联远东消息的辐射是等距离的。所以,日本大多数贫困工农很快都知道了苏联发生了惊天巨变,无不羡慕。一些进步知识分子办报,宣传苏联巨变,更让均贫富深入日本民心。看到这些土豪劣绅欺行霸市,日本百姓的愤怒到了极点。

亚马逊流域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掀起密西西比河流域的飓风,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日本的米骚动事件就是这么发生的。

日本管理层本身就是封建地主阶层,他们当然不能容忍自己阶层的利益受到损害,出动大量军队到处弹压抢米者。据统计,有多大2.5万人被捕,近万人入狱。

抢米事件很快得到了平息,但米骚动事件却影响到了日本管理层的人事变动。1918年9月,寺内正毅的陆军班子下课,原敬上台。原敬班子是日本第一个非军人背景的班子,这对日本以后的管理层选举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原敬班子开始平抑米价,尽可能的让老百姓都吃得起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