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抑郁症纠缠的大佬:任正非刚创业时曾称研发失败我就跳楼

2018年是巨星陨落的年度,据报道,著名物理学家张首晟患抑郁症确认自杀,享年55岁。

根据他的家人和物理系的电子邮件得知,他一直在和抑郁症作斗争。斯坦福校方周一就请了公关专家来处理此事了。当地警方认为是自杀,已经结案。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世界上大约有1/7的人都会在人生某个阶段被抑郁症困扰,抑郁症已经成为了全球第四大疾病!

都说演艺圈是抑郁症高发地,乔任梁、崔永元、张国荣.....等等无数的艺人都曾患有严重抑郁症。如果说娱乐圈和时尚圈是抑郁症高发区,那么科技圈则属于抑郁症的重灾区了。压力、焦虑、抑郁、苦闷的程度一点也不输。正如本·霍洛维茨在《创业维艰》中写的那样:“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创业者们艰难地向员工发着工资,同时还要经常扮演很多角色、面对无数挫折。初次创业的创业者们更是常常不注意身体健康,吃得太多或者吃得太少,睡眠不足,缺乏锻炼,而这会导致心理问题更难以恢复。

无论你的精神多么强大,创业路上的重大挫折都可能把你击垮。即使那些经验丰富的创业者们也曾经无法淡定。

任正非创业期间患抑郁症:研发失败我就跳楼

2016年华为公司登顶神坛,几乎成为中国科技公司的旗舰代表,分分钟钟秒杀BAT和联想、海尔等巨头。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他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

1987年到1995年,华为还是一家初创企业。这个阶段,华为面临很多过不去的坎。没有自主创新产品,面临资金流和人才双重短缺。任正非说,研发失败我就跳楼。

“我44岁的时候,在经营中被骗了200万,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曾求留任遭拒绝,还背负200万债务。妻子又和我离了婚,我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创立华为公司。我没有资本、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经验,我唯有勇敢向前,我用了27年把华为带到世界500强,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我不觉得跌倒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来。”

任正非厉害在于绝不低头认输,越是逆境就越能找到出口获得重生。

互联网行业最有名的抑郁症患者张朝阳,闭关震惊业界

说起互联网行业最有名的抑郁症患者,就不得不提张朝阳,曾经因为抑郁症一度濒临崩溃。

在2012到2013年这位搜狐的大掌门,因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彻底的淡出了公众的视野,震惊业界。张朝阳由于某次登雪山时脑部缺氧,极度焦虑导致抑郁,自己跟自己搏斗,曾经因为抑郁症一度濒临崩溃。后来干脆选择闭关,几乎与世隔绝,他曾在闭关期间赴美与世界顶级心理学家交流,发现抑郁来自于自视太高,而对工作成就看得又太重。最终张朝阳通过长时间的闭关和参禅佛法走出了自我,重新带领搜狐创造历史新高。

老“天使”徐小平得过2次抑郁症

相比互联网创业者,给他们真金白银的投资人压力一点都不小,所以抑郁症在投资人圈中也算常见的职业病。相比其他人对抑郁症的遮遮掩掩,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患过两次抑郁症,其中一次是因为吃不饱饭的问题,另外一次是吃太饱导致。徐小平自述第一次是在加拿大拿到硕士学位却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患有抑郁症,第二次是在新东方上市之后患病,这两次抑郁症都让徐小平难以自拔。

他过往的人生太过丰富,让他对当下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更找不到奋斗的目标。此时,他就像一个能征善战的将军,却被突然告知——战争结束了。后来徐小平为了摆脱这种萎靡不振的状态,他热切地寻找新的事业出路。踏入了天使投资领域,聚美优品、美柚等等一起起成功的投资,让徐小平容光焕发,现在的徐小平什么时候都面带微笑,越活越年轻。

陈昊芝:十次创业失败患抑郁症

谈及触控科技不少人会感到陌生,但说到《捕鱼达人》就熟悉了很多。触控科技成立于2010年,2011年因为《捕鱼达人》一战而红,2012年35岁的触控科技创始人陈昊芝登上了福布斯40岁以下商业精英榜,同登上榜单的还有刘强东等人。

陈昊芝曾一手创立的爱卡汽车网因为融资问题被迫出售,之后开始患上重度抑郁症,心中的苦闷还未完全散去,二次创业“译言网”又遭遇关停,陈昊芝的事业在2010年一度跌落谷底。但好在及时治疗,最终战胜抑郁症。

侯小强皈依佛门,师从释永信解脱抑郁症

侯小强是新浪博客火爆的最大功臣,后来被盛大挖过去,担任盛大文学的CEO,一度催热了中国网络文学市场和正版化进程。然而身在江湖,各种杂事干扰,侯小强像很多职业经理人一样压力之下患了抑郁症。侯小强在微博中写道:“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常因为小事泪流满面。在上海新天地地下找超市,竟然找了四五十分钟。站在超市门口,当下觉得无比恐慌。那个时刻,我确定我要停止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最终侯小强从盛大文学CEO职位上离职,每天念8个小时佛经,拜了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为师,法名延舍。在释永信的帮助下,侯小强完成自我升华,重出江湖创办了“毒药”公司。

冯鑫濒临抑郁症,靠孙陶然指点迷津

暴风影音可谓去年A股市场最大的惊喜,然而其CEO冯鑫也曾经饱受抑郁折磨。冯鑫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表示“上班我也不说话,每天开着车到南三环,晚上回来都疯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左右。我真的差点儿得抑郁症。有一个周日,我进去我妈那屋待会儿,然后就在那待着,四五个小时,没抽烟,也没喝水。”好在贵人自有天助,在冯鑫最难的时候,拉卡拉的CEO孙陶然出现了,当时孙陶然跟冯鑫说,这种事,一条道跑到黑,想都不要想,就是你今年不上明年上,明年不上后年上,五年不上十年上,就是死磕,你不要左一下右一下,当年金山一会儿香港一会儿日本,胡扯,最后就这么折腾死的。冯鑫觉得,孙陶然这话符合他的调调,来劲。他说完冯鑫就不想了,受限就受限,尽可能不受限,就干自己的活儿。2015年暴风影音上市后,冯鑫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容满面,抑郁症也去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