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造高铁”梦碎 利源精制叫板“中国神车”负债累累陷巨亏

华夏时报记者 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为了在高铁领域叫板中国中车,利源精制(002501.SZ)近两年不惜血本高息举债,投入超过百亿建设高铁产业园,意图在高铁制造行业分一杯羹。但一系列“叫板”之后,利源精制不堪重负,伤痕累累。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利源精制在高铁生产线上的厂房、设备投资已超过120亿元,达到了中国中车的22%;而按照规划,利源精制最终的投资规模将可能达到200亿元,是中国中车固定资产净值的35%。这意味着如果按照中国中车现有的财务模型测算,如此巨大的高铁生产线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可能需要每年大约400亿元-700亿元的巨额订单才能匹配。以利源精制的体量以及市场资源,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12月4日,利源精制在三季报中披露:2018 年以来,公司增加了大量民间借贷及融资租赁,使公司财务费用大幅上升,并且公司受融资环境及沈阳项目建设的影响,流动资金紧张, 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致营业收入大幅度下降。预计2018年净利润亏损8亿元至12亿元。

高铁项目30%股权偿债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利源精制成立于2001年,位于吉林,主要从事铝型材及深加工产品、轨道交通装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业务。

记者查阅历年公告得知,利源精制的高铁项目是从2015年6月正式开始的,由利源精制全资子公司沈阳利源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负责实施。该项目总投资54.99亿元,其中定增募集27亿元,剩余27.99亿元由利源精制自筹。2016年,利源精制曾为该项目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30亿元。

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30亿元就已经用完。2017年初,利源精制的资金链开始趋紧,在极其缺乏资金的情况下,实控人王明甚至自己抵押股权参与民间借贷来为项目输血。截至2018年6月份,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超过百亿元,几乎达到了原预算的两倍。

但重要的是,截至目前,一辆高铁列车样车都未试制出来。2018年8月13日晚间,利源精制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整车样车试制工作仍未完成,具体完成时间视重组和引进战略投资的进展情况确定。

受此事影响,利源精制卷入多起诉讼。

今年11月6日,宁夏高院出具判决书,要求利源精制向原告宁夏天元偿还借款本金约1.38亿元,并承担以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的逾期利息。此外,沈阳利源、王民、张永侠、王建新在上述欠款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宁夏天元就利源精制持有的沈阳利源30%股权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

目前,利源精制背负的有息负债超过70亿元。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约10.07亿元,同比下滑57.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3.96亿元,同比大幅下滑187.48%。

大量借债不堪重负

由于沈阳项目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且未预期达产并产生效益,致使公司流动资金不足,为了补充资金,利源精制不惜通过大量的高息民间借贷来进行融资。

据查阅,到2018年年中,公司所借的约9亿元民间借贷陆续违约,民间借贷债权人提起诉讼,相关法院查封了公司的部分资产,进而引发“14利源债”违约。

10月24日晚间,利源精制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指出,由于资金紧张,出现了债务逾期情况,截至2018年10月19日,上市公司逾期债务总额达22.78亿元,包括“14利源债”利息5180.04万元、股东借款5.76亿元、民间借贷9.25亿元、融资租赁1.72亿元、银行借款5.53亿元。

10月25日晚间,利源精制公告了近期多起诉讼事项,涉及股权质押、债券持有人、供应商、借款方等多个债权人。而根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公司有19起诉讼,全部为债务纠纷。

上海一位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利源精制民间借贷和金融机构债务违约的总规模已经突破20亿元大关,不出意外的话,预计接下来这一数字仍将持续扩大,公司的发展前景堪忧。不仅如此,债务违约的结果必然是财务费用暴涨。”

根据中报显示,利源精制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9.07亿元,同比下滑40%,净利润也由去年同期的盈利3.13亿元变为亏损8902万元。同时,利源精制今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高达2.82亿元,仅仅在二季度内,其财务费用就增加了2.2亿元。

记者还在中报发现,截至6月30日,利源精制总负债达到了87.30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37.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69亿元,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分别为7.48亿元和7.54亿元,长期应付款为8.44亿元,以上五项合计67.3亿元——这意味着,利源精制疑似的有息负债规模高达67亿元左右,占其总负债的绝大部分。

投资者王青表示:“67亿元的有息负债,必定会产生几亿元的的财务费用,致使全公司的财务费用大涨,仅仅这一项费用就可能会导致利源精制的巨额亏损。接下来的情况简直令人胆战心惊。”

账户冻结 资金链告急

“不仅如此,受债务逾期影响,利源精制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所持公司股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司法冻结,公司数十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王青告知记者。

利源精制还公告称,公司名下全部64处土地和房产悉数被法院查封,查封的土地及房产(含轮候查封)的账面净值为12.38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规模的15.48%,占其总资产规模的8.13%。

分析人士指出:“债权人申请冻结了部分银行资金账户后,又申请冻结其不动产,这说明利源精制剩余可正常使用的银行账户上很可能已经没钱可供冻结的了。如此巨额的债务违约表明,利源精制的资金链很可能已经断裂了。”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想要自救,引入战略投资者可能是利源精制最为可行的办法。但是也应该注意到,在当前低迷的市场环境下,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漫长,更何况利源精制近期一直由于各种信披问题被监管机构不停地问询,其公司治理水平堪忧,即便此时推出增发或配股再融资方案,被证监会否决的概率极高。

今年8月2日,利源精制在给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提到,希望通过寻求股权重组的方式,引入具有国有背景或者具备更强资金实力的股东来解决债务问题。

目前此事暂无进展。10月31日,利源精制公告显示:“公司尚未签订相关战略合作协议或意向协议”。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