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深山一家6口“与世隔绝”,导航无法识别地址

在云南省昆明安宁市与玉溪市易门县交界的森林里,有一户6口之家。这个家庭没有邻居,导航无法识别位置,手机信号失灵。他们与外界联系甚少,长期处于“原始生活”状态。今年之前,包括他们在内的几代人都没有户口,以至于山上的防火人员,都不知道这家人的存在。

摄影/AnsticeLi 编辑/庞宇佳

出品/腾讯图片·萤火计划

今年9月份,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赴云南做公益活动时,在山中找路,无意中发现了在溪水边放羊的张晓梅和姐姐张梅花,并记录下了当时的画面。姐妹俩面对陌生人,显得手足无措。(视频截图)

上官正义跟着两姐妹来到了隐藏在深山里的家。他发现屋内不仅黑暗潮湿,卫生状况也很差,被褥也仅是一团发黑的棉絮,连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所谓的家,就位于群山脚下,几代人独居于此。周边只有茂密的树林,难寻人烟。相比于其他贫困村落,这个原始家庭甚至不知什么是“村”。返回城市后,上官正义带领其他人募捐了大量衣物和生活用品。

当地政府去年底发现这一家六口人,今年3月份,政府将他们落户在安宁市县街街道办事处县街社区居民小区。但居委会主任说,该地址是他们的办公地,没有居住的地方,这意味着这家人仍要继续在深山的家中生活。

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说,原始家庭的确切位置是在“小茅草菁”,“菁”在当地是沟的意思。外面的人要想到达此处,需经过近20公里的防火山路。山路异常陡峭,且岔路众多,不仅容易迷路,稍有不慎还有可能跌入山谷。

母亲潘志仙今年46岁,23年前生下大儿子张富红后,又依次生下张富学、张富金两个儿子,以及张梅花、张晓梅两个女儿。张晓梅的父亲早些年因醉酒溺亡,现在孩子们已经不记得父亲的样子了。生活的压力早早落在母亲潘志仙身上。

可四、五年前,潘志仙却莫名患上了精神病。她不发病时,能够与人交流。一旦发病,就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停地研磨谷物,有时会骂子女,甚至还会拿着刀追砍外人。

11月19日,摄影师第一次见到家中最小的张晓梅。由于长期不接触外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突然而来的“入侵者”,但依然礼貌有加。

此时,这家人已经换上了公益人士送来的衣物。在此之前,他们很多年没有添置新衣了,穿的衣服有低价购买的,也有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家中的家具设施也十分简陋,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烧火做饭的在台子是用几块砖头搭起来的,饮水则直接从河里打上来。

为了感恩陌生人的帮助,张富学把爱心人士带去的肉和菜全部做了出来,邀请大家一起吃,这是他们平时过节都吃不到的食物。

老大张富红正在为蔬菜浇水。如今,家里主要以采药、采蘑菇、放羊为生,也种植一些农作物和蔬菜。

进山采药成为了张富红、张富学、张富金兄弟三人的日常劳作。

防火公路没修之前,他们出趟山,需翻山越岭走上几个小时。公路建成后,才开始慢慢与外界接触,并有了些现代化物品。老大前几年在家里装了太阳能蓄电器,电很微弱,只能解决基本照明。老二张富学买的播放器是这个家里为数不多的电器之一,但是自己接的电路带不起来,播放器已经发霉长毛。

日常采药时,兄弟三人会骑一辆买来的二手摩托。家中虽有手机,但屏幕已经碎裂,山里没有网络和信号覆盖,能打通的几率很小。

因为山里没学校,全家除了张富学短暂读过书外,其他人几乎没受过教育。兄妹几人只能歪歪扭扭地写出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汉字。17岁的张梅花喜欢在纸上画画。

11岁的张晓梅已到了上学的年纪,她既渴望外面的世界,又担心出去后,妈妈会疯狂地找自己。这也曾是最让全家人纠结的问题。

近日,姐姐张梅花在政府的帮助下,在街上做绿化工作,主要负责浇水。妈妈潘志仙被送进医院进行治疗。张晓梅如愿去了被安排在当地小学读一年级。

在张晓梅一家心中,自己的生活其实很幸福。只是这种幸福,外人很难理解。

(《中国人的一天》第3266期,为困境中的孩子燃起希望,请点击【益起助养困境儿童】,进入腾讯公益为他们捐款。你也可以用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与我们分享你或你身边的故事,让这个世界看到更多普通人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