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超200名离职员工讨薪!自救要指望股市、楼市?

在金立庞大的债务危机面前,离职员工们的伤害可能很难引起过多关注,他们只能通过仲裁的方式为自己维权,对身陷这场危机的各方而言,同意金立的三年还债目标,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王树,编辑:陈涧,设计:甄开心,编辑助理:苏欣然

金立资金链危机仍在发酵。

12月4日上午,位于深圳市深南大道8005号的深圳市人才园,因为上百人的陆续涌入,这个不大的园区很快热闹起来。

这些人是金立集团的前员工,从湖南、湖北等地赶来,让他们聚集于此的,是同一个诉求:找金立还钱。

而他们的目的地是深圳人才园里的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这个仲裁院的日常业务之一是帮助打工者们向老板讨薪。金立的员工们在这里排起长队,而距此2公里外,就是金立的总部。

这样的场景在仲裁院连续上演了三天,从12月4日到12月6日,每天都有几十或上百名金立的离职员工来到这里申请仲裁,“人多力量大,我们要申请仲裁,给公司施加压力。”有员工表示。

12月6日下午,约七八十人聚集在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

据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特约研究员了解,根据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通知书,12月4日、5日,共有244人申请了仲裁,涉及金额总计超过2800万元,平均下来,金立欠每位员工逾11万元。按照他们此前与金立签的离职协议,金立要进行“N+1”经济补偿,如今半年过去了,这笔钱还没拿到。

深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通知书。

事实上,金立的在岗员工上个月的工资也已经被拖欠,财务的说法是“这回实在发不出来了”。在上个月的金立金融机构债权人会议上,金立表示,目前99%的货币资金已经被冻结。

11月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会议文件还显示,金立已经欠下职工们总计1.8亿元。而就在上个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一名“老赖”。

金立突然跌落

金立的代言人是薛之谦,然而,或许是巧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管是金立还是薛之谦,都遭遇了各自的转折点,从巅峰跌落。

去年5月,金立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发布新品,代言人薛之谦出席。薛之谦当时说,自己为金立拍广告片的时候,单反相机一个挨一个绕着自己围了个圈进行360度的拍摄。“为什么?因为金立有钱啊!”薛之谦调侃,他希望以后能够通过金立铺天盖地的广告,让大家更经常见到自己。

然后,4个月后,薛之谦就爆发了舆论危机。而金立从有钱到没钱,也只用了7个月时间。

去年12月,金立的债务危机开始爆发,从此开启了连锁反应,供应商债务、银行债务、业务停滞、两次裁员、寻求重组、董事长刘立荣承认赌博,金立一步一步走下神坛。

时至今日,仍没有人能够对金立倒塌的原因做一个为大众所认可的定论,甚至公司内部也看不清。

据界面新闻报道,去年底的股东会议上,几名股东拍桌而起,质问董事长刘立荣:“这么多钱到底去哪了!”刘立荣低头不语,直至将近一年后,他终于向外界透露,在塞班岛赌博输了十几个亿。

金立董事长刘立荣。

十几亿的资金,在金立200多亿元的债务面前,是杯水车薪,但对于结清金立欠下员工的1.8亿元债务,是绰绰有余。

金立在今年4月、9月两次裁员,尽管补偿款一直没发到员工手上,但也未曾爆发规模性的员工申请仲裁事件。而在刚刚过去的11月里,刘立荣不但承认赌博,并且公司也一改此前“正在寻找投资方洽谈重组”的口风,开始露出与债权人沟通破产事宜的消息。

不论是赌博还是破产,这样的公开表态,都会产生无法挽回的负面影响。对外口径的转变,或许更像一个信号:对金立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对策,除了直接面对接下来的债务风暴。

在这样的艰难之中,面对涌上门的债主们,金立仍旧对未来寄托了一丝希望。

三年还债目标能实现吗?

欠员工的1.8亿元,只是金立债务的一小部分。

据上个月金立召开的金融机构债权人大会,金立目前的债务总计202.54亿元,由四大部分组成,除了职工负债外,还包括有息负债105.81亿元、经营性负债87.79亿元、税务负债7.14亿元。

以金立的账面价值算,能够堵上的窟窿,只够债务的十分之一。

目前金立拥有资产的账面价值约26亿元,主要由五大部分组成:工业园12.7万平方米的土地面积和25.48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前海金立大厦0.58万平方米的土地面积(已被抵押)和5.3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微众银行9000万股(已被抵押);南粤银行约7亿股(已被抵押);时代科技大厦21层0.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和安徽大厦0.13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物业(均已被抵押)。

即使以市场评估价格算,以上资产合计约76亿元,也不到债务的四成。

债主们面临的选择是,破产重整,还是破产清算?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给予金立一定的恢复经营,自我拯救机会,而后者,则将变卖金立的资产,债主们根据法定程序分配变卖所得的资金。

如果选择破产清算,将有六成多的债务窟窿无法填补,金立也将大概率不复存在。

于是金立给债主们画了个饼,说法是:“自救模式下,未来经营性现金流概要”和“有较大升值空间的优质非核心资产”。背后表达的意思是,未来可能会有钱。

金立称,依靠手机、互联网业务,以及出租金立大厦、东莞工业园,金立在2019年就能赚2.5亿元,到了2021年能赚6亿元

除此之外,金立还抛出了更多的未来收益来源:银行股权和房地产。

金立持有微众银行、南粤银行等公司股份,按金立的盘算,三年后这两家公司一旦上市,其持股市值总计可达到118亿元(涨幅2.5倍);再加上金立拥有的大厦、房产,以及工厂和土地,三年后翻个番,预计价格会涨到70亿元(涨幅2.5倍)。将这些未来的收益粗略加总,解决债务基本就不成问题了。

因此,金立的结论是:重整情形下的预计债务覆盖率,在三年后可以达到99%。

对债主们而言,他们面对的现实是,如果选择破产清算,上百亿的欠款或许再也要不回来,而仅有的回款,能否轮到自己还是个未知数。

对金立,以及涉事各方来说,他们最后的指望,也许就是赌金立手中的资产能真的增值。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