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江湖路:要耐得住寂寞、不轻易离场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在F40—2018中国青年投资人峰会上,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燃、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高级合伙人王国盛、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青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野六位资深大咖共聚一堂,漫话“我的创投江湖路”。本场对话由艾问资本合伙人艾诚主持。

精彩观点:

1. 为什么过去几年中国VC退出并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一个是移动到了成熟期;另一个越往后,其实越大的公司他的时间越长,所以大家不用着急。

2. 很多VC据我观察,其实大家口袋里有钱,好像是在暂停的状态,但我其实觉得恰恰是说有很多巨大的机会都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别人贪婪恐惧里面的存在。

3. 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的住寂寞。

4. 在微观环境中每一次利益的纠结都是决定这个公司将来能做多大,千万不要相信媒体上哪句话可以帮助你做好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5. 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就是因为有谎言这个东西存在才推动了语言的进步,沟通的进步。

以下为演讲实录,由投资界(微信ID: pedaily2012)编辑整理:

主持人艾诚:第一场论坛叫做“我的创投江湖路”,如果你想留在江湖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调整战略。接下来,让台下的合作伙伴或竞争对手的朋友们,了解一下我们第一批登场的F40,首先请程宇开始。

高燃:2015年开始自己做风云资本,我们投了两个项目,一个是360,一个是明天在香港上市的乐逗游戏。还有几个在A轮投的,瓜子二手车、车好多集团,我们是8亿美金投的,现在是小100亿美金的估值。我们还投了58到家、万科物业、58金融都是A轮,我们在早期投资还没有上市。很抱歉,我们才成立三年多,还在努力的路上。

李论:跟高燃还有张野一样,我们也是2015年成立的。第一次接触VC这个行业大概是在2007年,负责投后管理。到了2012年转为职业的投资人。2015年成立熊猫资本到现在3年多时间,投的企业有前几年比较火的摩拜单车,虽然现在有一些争议,但是我依然认为这是对中国做的一次伟大的贡献。

王国盛:我第一份工作是在IDG做投资经理,2005年加入到鼎晖。2016年鼎晖成立创新与成长基金,自基金募集完成到今天已投了30多个项目,包括商汤、微信发票,丰巢、芯能科技、禧云团餐、先导药物等一批优秀企业。在过去2年多时间内,我们完成了两个上市、三个并购部份或全部退出、另有10余家将在今明两年申报IPO或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基金业绩从投资回报来讲应该还是不错的。创新与成长基金主要聚焦在大健康、消费和产业升级、技术推动型的产品跟服务。

徐炳东:我2005年就入行了,十几年时间我觉得中国的VC行业真的是蓬勃发展,我经常见到某些非行业内的朋友,说你们用的东西都是我们VC投出来的,这还真是一种自豪感。接下来五年或者十年,我们还是立志于能够和大家一起发展,和同行一起去合作,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独角兽。

我个人在进GGV之前投过一些项目,今年我有三个项目上市,触宝、宝宝树和51信用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型的。为什么过去几年中国VC退出并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一个是移动到了成熟期;另一个越往后,其实越大的公司他的时间越长,所以大家不用着急。

“均值回归的前提是你能在这个桌子上面”

主持人艾诚:站在2018年的当口,心情是复杂的。我时常会念一下巴菲特的那句话,别人恐慌的时候我应该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应该恐慌。一、二级市场的各种倒挂,不管是从天使还是到PE来讲,大家都在掂量着我怎么评价一个公司的估值,我是放钱还是融钱,我是过寒冬还是在这个时候抄底。我们聊一聊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各位是怎么决策的,结合过往十年、五年、一年,大家的投资案例,谈谈在当下你觉得做什么是对的。

高燃:我们作为新基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定战略,怎么去做投资,其实对我们来讲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我们做的是朋友圈的投资,更多地只投我们身边的朋友。我们基金规模不是很大,也不需要去做更多的、全赛道的业务。我们就是自己喜欢的几个行业或者几个企业,他们想做什么新业务,我们就稍微投点就可以了。

李论:我们一年聊四千个项目,最多投十个,所以他们把我们叫学习型基金。我所有的同事,你们要推荐项目上来,第一个标准是整个市场规模没有20倍就不用谈了,那可能是PE该干的事;第二个标准是绝对数量能不能挣回来半个基金,挣不到我觉得这个我也不用看了;第三个标准是成长速度,前三都不能保证安全,因为经常第一跟第二打仗,第三就死了。永远做时间的朋友,我觉得VC这个行业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干到80岁。

王国盛:从鼎晖的角度来讲,怎么样找到自己的策略和自己的方向?首先还是要建立专业化的能力,鼎晖过去十六年在行业聚焦上做了很多的积累,不管是在消费行业,还是医疗行业以及科技行业,都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优势,这也是鼎晖创新成长基金平台方向的主轴,是立足之本。同时想要真正做的比别人好,机构要有一个迭代的能力,就是自我进化的能力,要有自我更新的能力。

徐炳东:从GGV的策略来说,我们是看不同的机会,在不同市场里面轮换的机会。做VC,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很重要,首先,要把距离拉的远一点,考虑一个投资的早期项目,经常要有想象力,你要考虑中期是什么,这样来看很容易把事情想的更透彻一点。第二,要和创始人更多的互动,在我上一个基金的时候其实我运气也不错,当时其实参与了今日头条天使轮的投资,这里面有很多偶然因素,我们当时投了几百万美金,现在还有不少的股份在今日头条里面。第三,要打破自我,我记得在今日头条早期融资的时候,当时就想为什么这家公司这么值钱,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广告吗?广告真的很有想象力吗?很有想象空间吗?在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好广告,大家都想做什么O2O,要么做电商,但事实上你可以看到这几年过去了,你发现其实广告还是一个非常成熟,而且能够赚来大量金钱的这么一个商业手段,变现手段。其实当中有很多你投早期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和你的创始人多互动。

“江湖就是你不想离场的那个牌桌”

主持人艾诚:特别好,根据刚才大家分享的过往经历,你会发现很多的必然中有夹杂着偶然,偶然中又夹杂着混乱,但是曾经的经验是否适用于未来,这是我们当下F40的每个人都在思考的。各位现在是自己创的基金,自己是GP、LP或者是管理合伙人,是大的老牌基金,归根结底今天坐在这儿,咱就是一个投资人,只有给予所需才能在江湖中不离场,您扪心自问在接触这么多项目投资,融投管退的过程中,您觉得未来中国的创投江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

徐炳东:我觉得回答非常好。我简单补充一句,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

王国盛:如果把投资江湖定义为赌桌的话,其实我觉得是不合适的。赌桌永远是零和游戏,而投资江湖足够大,并不是零和游戏,也并不会出现赢家通吃现象。当然如果只是比喻,第一个大家需要明确一下赌桌的规则,第二个所有的人应该是在这里头属于理性的,才有可能让牌局不断的去往前走,要不没人在这个行业里头玩,最后所有人都要离场,这个是对于江湖的认识。

李论:第一个我先申明一下,不要大家误以为我们VC圈很不和谐。第二个,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特别上帝视角,什么叫这个市场里面需要什么样的人,这个市场背后是大量的资金,资金是非常聪明的,资金有的时候即使投错了会有教训,就像生病一样,你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这个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理智。我不觉得这个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这应该是一个自然进化的产物,这个市场自然进化成那样就有了什么样的投资人。

高燃:最近流行四个字叫水大鱼大,有多大的水就有多大的鱼,小池塘里面可能也有大鱼,但是大池塘里面也有小鱼。我觉得每一个机构不太一样,每一个机构里面的人他的想法也不一样,所以对投资人来讲,我觉得五位兄弟都讲的特别好,做时间的朋友,总有一天我们会成功,或者运气总有一天会来到我们身上,我觉得在你自己所在的位置上,把你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

主持人艾诚:特别好,还有最后一轮,压轴的问题,关于谎言和真相。开场我们所谓江湖大佬们在用开场视频里依次讲了,2018年别人给你钱就赶紧投,有想法就赶紧创,不同的大佬们有对这个江湖的谎言和真相,但我想让各位凭心而论,你发现的什么谎言一句,你发现了什么真理一句。

王国盛: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语言是人类用于虚构故事的能力,并不是数学公示,并不是真理,但这也是人类最独特的能力,所以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到底真跟假,这个实际很难定义,因为这个本身就是虚构的东西,他并不是跟我们1+1=2这么一个简单的数学公示或者真理对等的一种公式,这是一个本质上的东西。

大佬所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都是虚构的故事就无所谓真跟假,这个只是说大佬有自己的资源、能力,他说的故事信的人多了有可能就成为某种运行的规律,这种规律可能在实践上,对于投资圈,或者对创业者有一些影响。

高燃:我觉得趋势是真理,刚性的需求是真理,对我们投资者来讲价值投资也是真理,但是跟风肯定不是真理,我相信在座六位都不会说自己是一个跟风的投资者,其实我们往往会跟风。某个大佬讲了一句话,说现在O2O可以了,再接下来说移动互联网的风口过去了,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来了,我们肯定也会去思考,也会去做非常多的研究。

徐炳东:大家不用在乎股权是多少,只要把这个盘子做大每个人都是赢家。但是人性不是这样的,我们听过太多的谎言,在微观环境中每一次利益的纠结都是决定这个公司将来能做多大,千万不要盲目相信哪句话可以帮助你做好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艾诚:好,谢谢场上的六位F40投资人,我们掌声响起。与其说我们忙活着对外找愿望,不如回到自己的内心找真爱,努力把真爱变成真理,这样即使这个江湖上不保证成功,一定会有成王败寇,为爱最大,至少不负此生,感谢六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