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不及格,多家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任命遭监管否决

申请成为银行行长、副行长、支行行长职务的候选人,却频频折在“考试不及格”、“专业能力不达标”等原因上,令外界大跌眼镜。12月6日,兰州七里河新华村镇银行一位董事的任职资格遭到当地银保监局否认。而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8月以来,已有35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资格被“否决”,其中有19人次公布了具体的不予核准原因,超过六成是“拟任职人员未通过任职资格考试或专业知识测试”。

01

超六成未通过考试或专业测试

12月6日,甘肃银保监局发布公告称,陈某某于2018年11月22日参加了甘肃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职务任职资格考试,成绩不合格,2018年11月29日的补考自主放弃,甘肃银保监局筹备组根据相关规定,不同意核准陈某某兰州七里河新华村镇银行董事任职资格。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8月以来,已有超35名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理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被“否决”,其中不予核准的董事、理事任职资格为16人次,不予核准的支行行长任职资格为11人次。

从不予核准的原因来看,有16人未具体解释不予核准的原因或解释较为模糊。在剩下的否决名单中,12人是“拟任职人员未通过任职资格考试或专业知识测试”,占比63%,其中10人“拟任职人员未通过任职资格考试”;3人“不具有担任拟任职务所需的相关知识、经验及能力”;1人“未具备相关行业工作年限”;1人由于曾记过处分一年;1人“未能按时参加谈话,导致无法对该拟任人履行必要的考察程序”,1人是“本人或其近亲属与金融机构有利益关系”。

另外,也有多个银行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考试及补考均不合格。比如9月7日,庆阳监管分局发布公告显示,薛某于2018年8月15日参加甘肃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考试,成绩58分,不合格;2018年8月29日补考,成绩55.5分,不合格,该局作出不予核准薛某合水县金城村镇银行风险管理部负责人任职资格的决定,且6个月内不得重新申报同一职务的任职资格考试。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不予核准的任职中,四川宜宾金江农村商业银行有3人的高管任职资格未被核准,其中2人“在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考试中,两次成绩均不合格”,另外1人因“本人或其近亲属与金融机构有利益关系”。

02

农村金融机构人才匮乏

受地域限制、人才教育、员工培训等的影响,中小银行尤其是城商行、村镇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出现考试不合格或者专业测试不过关的现象比较多发。分析人士指出,农村金融机构人才的确较为缺乏,而且机制更加僵化,很难留住优秀人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不予核准的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中,绝大多数来自农村金融机构,比如农商行、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村镇银行等,也有少数来自国有大行的分支机构。具体来看,包括疏勒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安徽太和农村商业银行、永登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云南西山渝农商村镇银行、甘肃西固金城村镇银行等。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目前中小银行都在纷纷改制,由以前的地方政府所有变成股份制,而新引进的股东出任董事或者高管人员,就必须通过银监会和当地银监局的资格考试,这是国家法定的一个任职资格。“但是这些股东派出的人员,大多并没有金融行业的从业经验,即便有一些行业的从业经验,但在正规银行的从业年限都非常短,所以考试就难以过关,这也说明他们不具备中小银行高管任职的最起码专业素养。”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小银行以前高管的任命机制不严格,也导致目前出现很多核准不通过的现象。王红英认为,一些村镇银行,农商行以前的人员相对学历比较低,年纪比较大,但是资格比较老,他们在改制过程当中有一定的贡献。但是,按照新的商业银行的标准管理,他们可能就不适应目前的标准,也很难达到这方面的标准。所以,要让更多的有专业金融基础的年轻人快速充斥到高管层,来发挥更好的风险管理作用,这是整个金融行业,尤其是商业银行在发展当中,对人才要求的一个标准,要求的素质越来越高,这是符合金融发展的趋势。

03

专业知识亟待加强

据了解,国有银行、邮储银行、股份制银行法人机构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其任职资格由银保监会核准。城商行法人机构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核准,由所在地银监局或银监分局负责。在核准前,监管部门要对拟任人员的业务能力、管理能力、工作业绩、不足之处等方面进行综合鉴定。一位业内人士介绍,根据银监会相关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高管任职前需要经过资格考试,考题一般由各银监局出,主要考察监管政策、金融知识、业务操作等领域,难度并不大。

不过,仍有一定比例的高管任职未被核准是因为“不具有与拟担任职务相适应的知识、经验及能力”。比如,根据12月4日的银保监会行政许可公告,工商银行邯郸临漳支行鲁某某因不具有担任拟任职务所需的相关知识,邯郸银监分局不予批准工商银行邯郸临漳支行行长的任职资格。另外,还有工商银行昆明高新支行行长马某某、云南西山渝农商村镇银行董事谢某某等。

此外,如果金融机构高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犯罪记录、对曾任职机构违法违规经营活动或重大损失负有个人责任或直接领导责任等行为,也不能担任金融机构高管。11月21日,西藏监管局发布公告显示,中国银行山南市贡嘎县支行吴姚任该支行副行长时,在《中国银行西藏自治区分行关于辖属支行原客户经理尼玛罗杰骗取贷款案件的调查报告》此案中属直接责任和管理责任人,给予记过处分一年。西藏监管局决定不予核准吴姚中国银行山南市贡嘎县支行行长的任职资格。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刘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业银行是高风险行业,因此,监管机构要对高管的任命进行核准,而核准的前提条件是候选人必须在道德上、专业上、成绩上能胜任这一职务,同时也要通过监管进行的专业术语考试。

而现在很多农商行由于人才匮乏,很多高管的专业知识、业务能力无法通过监管机构的考核,导致很多人员不能获得高管的任职资质。刘澄指出,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需要通过内部培训、外部引进高级人才来改变自身管理分散、风险高发的经营状况,要通过自身的努力来解决人才储备问题。

在刘澄看来,受互联网金融的影响,近年来商业银行人才出现流失。对银行来讲,这确实造成了一定损失,不过也给银行提供了一个动力,银行要爱护人才、培养人才,给人才合理的激励。如果不能给到合理的报酬,人才自然就会流失掉,也反面印证银行要更爱才、惜才,通过合理的手段激励人才、挽留人才。他建议,互联网金融吸引人才是一个正常的人员流动问题,其实互联网金融缺少的是金融人才,可以从金融机构来聘请;反过来,银行可能也需要互联网方面人才,也可以从互联网金融去聘请,如果双方能够形成良性竞争,会促进行业水准的提高,促进机构加强对人才的爱护。

王红英认为,为了防范金融风险,银保监会和银监局对金融机构的高管任职资格把控非常严格,因为此人未来有可能属于一家金融机构非常重要的管理人员,如果他们的专业素质达不到一定的标准,对于整个金融风险的防范可能会带来一些管理上的潜在问题。“需要通过内部培养和外部聘请的方式,来快速提升中小银行董高监的人员水平,以达到非常好的法人治理结构的调整。实际上监管部门对于中小银行的高管培训、教育提升一直是非常重视的,也是监管部门工作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王红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