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同:我走向佛教,最重要的原因正是来自佛教本身

提到李叔同,很多人表示敬仰,也不乏世人对他的质疑与诟病。问题关键在于他的出家,确切说是出家的缘由。

李叔同年轻时,前往日本留学,在那与一年轻女子相爱。回国时,在这位女子恳求下带她一起来到中国。本来就聚少离多,最后还因为他的出家,让她失去在异国他乡的唯一依靠。

她问:弘一法师,什么是爱?

他答:爱是慈悲。

不少人对此深感不解:既然爱是慈悲,又何以为了追求清净弃她于不顾?这也算慈悲吗?未免狠心绝情了吧?

《茶花女》扮相的李叔同

对于自己的出家,弘一法师在自述中这样写道:

“很多人猜测我出家的原因,而且争议颇多。我并不想去昭告天下,我为啥出家。因为每个人做事有每个人的原则、方式、方法以及对事物的理解,这些本就是永远不会相同的,就是说了也不会理解,所以干脆不说,慢慢他人就会淡忘的。”

他虽然说“干脆不说”,其实已在自述文章里交代得非常清楚。

从李叔同到弘一法师,并非一时兴起,而是主、客观因素的结合。或者说,是佛缘的牵引。

在天津老家与兄下棋的李叔同(左)

首先,李叔同的身世造就他的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李叔同出生在天津一个官商人家,虽然是富家公子,但他母亲是小妾,地位卑微。李叔同作为庶子,无法从父亲那里得到与哥哥平等的爱。

同在屋檐下,同是“李善人”的公子,李叔同从小感到自己身份低下,在家里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让他感到压抑,却只能默默忍耐。他说,“也许这就为我今后出家埋下了伏笔”。

留学期间的李叔同(中)

其次,从小熏陶的诵经念佛气氛,成为他出家的引路标。

李叔同的父亲为人宽厚,乐善好施,晚年虔诚拜佛,所以他小时候就有机会接触到佛教经典。

从识字开始,李叔同跟随家人念诵《大悲咒》、《往生咒》、《心经》、《金刚经》这些佛教经典。他并不懂得其中的深刻奥义,却喜欢念经时感受到的空灵与安详。他说,“这也许成为我今后出家的引入标”。

再次,哥哥的嫌贫爱富、不接受他的劝导,成为他出家的决定因素。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李叔同愿受家庭当中念佛气氛的熏陶,他哥哥却为人势力,平日嫌贫爱富。对于李叔同的劝阻,他非得不接受,反而斥责李叔同不务正业。

懂得之人,不说也会明白,不懂的人,怎么说也不会明白。李叔同从此对贫寒之人礼敬对待,对富贵高傲之人不予理睬,对小动物关爱备至,对人却不理不睬。总之,在别人眼里,他成为一个怪人。他自己并不做出解释,解释也是多余。他说,“这可能是我日后看破红尘出家为僧的决定因素”!

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期的李叔同

导致李叔同出家的原因除了以上几点家庭原因外,还有他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教时的经历。

1912年,33岁的李叔同前往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任职,教授音乐、绘画两门课程。在那里,他感到到前所未有的清静平淡,这种感觉只有小时候念诵佛经时体验过。

导致他下定出家这一决心的,是他的朋友、也是著名文学家夏丏尊的一个建议:

夏丏尊在一本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关于绝食修行的方法,可以更新身心、改恶向善,获得精神力量。这让李叔同产生浓厚兴趣,想找机会一试。

在此念头下,他去到虎跑定慧寺进行断食修行。这一试,也就一发不可收拾。

有了断食修行的基础,朋友一句话让他彻底下定了出家为僧的决心:

李叔同成为居士,经常住寺修行,同时还要在学校上课,异常辛苦。一位朋友见状,对他说了一句:“与其这一做居士究竟不彻底,不如索性出家做了和尚,倒清爽!”

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所谓一语惊醒梦中。这年暑假,李叔同将自己多年收藏的艺术作品全部赠送有关部门与友人之后,带上几件衣服去了虎跑寺。

出家后的李叔同,名为弘一法师

在以上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下,1918年,39岁的李叔同入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取名演音,号弘一。

从此,人间再无翩翩公子李叔同,却多了从事佛教律学研究的弘一法师。

在他看来,人生之所以苦,是因为生命无常,只有佛教可以教会世人如何看透生命无常这一亘古不变的问题。

纷纷杂杂,林林总总,这位经历了半世繁华半世僧的奇人曾说:

当人们试图寻找各种各样的原因来解释我走向佛教的原因之时,不要忘记,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正是来自于佛教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