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问Fancy40青年投资人:创投江湖路如何不离场?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在F40—2018中国青年投资人峰会上,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燃、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高级合伙人王国盛、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青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野六位资深大咖共聚一堂,漫话“我的创投江湖路”,对话由艾问资本合伙人艾诚主持。

精彩观点

1. 为什么过去几年中国VC退出并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一个是移动到了成熟期;另一个越往后,其实越大的公司他的时间越长,所以大家不用着急。

2. 很多VC据我观察,其实大家口袋里有钱,好像是在暂停的状态,但我其实觉得恰恰是说有很多巨大的机会都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里面的存在。

3. 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的住寂寞。

4. 在微观环境中每一次利益的纠结都是决定这个公司将来能做多大,千万不要相信媒体上哪句话可以帮助你做好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5. 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就是因为有谎言这个东西存在才推动了语言的进步,沟通的进步。

以下为演讲实录:

艾诚:第一场论坛叫做“我的创投江湖路”,如果你想留在江湖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调整战略。接下来,让台下的合作伙伴或竞争对手的朋友们,了解一下我们第一批登场的F40,首先请程宇开始。

程宇:我是2007年进入VC行业,2012年加入晨兴的。今年是晨兴挺重要的一年,有几件事同时发生了。第一,我们有一批在早期支持的公司,或者是IPO,或者是进入到后面一个阶段,包括像小米这样的企业。第二,今年正好是我们的十周年。第三,我们也正好第五期的美元基金,大概十亿美金这样的规模。

高燃:2015年开始自己做风云资本,我们投了两个项目,一个是360,一个是明天在香港上市的热豆游戏。还有几个在A轮投的,瓜子二手车、车好多集团,我们是8亿美金投的,现在是小100亿美金的估值。我们还投了58到家、万科物业、58金融都是A轮,我们在早期投资还没有上市。很抱歉,我们才成立三年多,还在努力的路上。

李论:跟高燃还有张野一样,我们也是2015年成立的。第一次接触VC这个行业大概是在2007年,负责投后管理。到了2012年转为职业的投资人。2015年成立熊猫资本到现在3年多时间,投的企业有前几年比较火的摩拜单车,虽然现在有一些争议,但是我依然认为这是对中国做的一次伟大的贡献。

王国盛:我第一份工作是在IDG做投资经理,2006年加入到鼎晖。2016年鼎晖成立创新成长基金,到现在投了20几个项目,包括口碑、微信发票等。两年多的基金,有两个已经上市了,有三个是并购退出了,从投资回报来讲应该是不错的。这支基金我们主要聚焦在三个方面,大的医疗健康,大的消费行业升级,技术推动性的产品跟服务。

徐炳东:我2005年就入行了,十几年时间我觉得中国的VC行业真的是蓬勃发展,我经常见到某些非行业内的朋友,说你们用的东西都是我们VC投出来的,这还真是一种自豪感。接下来五年或者十年,我们还是立志于能够和大家一起发展,和同行一起去合作,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独角兽。

我个人在进GGV之前投过一些项目,今年我有三个项目上市,但是都不算特别大,初宝、宝宝树和51信用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型的。为什么过去几年中国VC退出并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一个是移动到了成熟期;另一个越往后,其实越大的公司他的时间越长,所以大家不用着急。

张野:我2013年入行,2015年创立青山资本,这过程中战战兢兢,也有很多置疑。作为场上唯一一家天使投资机构,过去的三四年青山取得了一点小成绩,今年这些小成绩有一点反馈,今年我们卖了一个项目,上半年也取得了210倍的投资现金回报。

“均值回归的前提是你能在这个桌子上面”

艾诚:站在2018年的当口,心情是复杂的。我时常会念一下巴菲特的那句话,别人恐慌的时候我应该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应该恐慌。一、二级市场的各种倒挂,不管是从天使还是到PE来讲,大家都在掂量着我怎么评价一个公司的估值,我是放钱还是融钱,我是过寒冬还是在这个时候抄底。我们聊一聊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各位是怎么决策的,结合过往十年、五年、一年,大家的投资案例,谈谈在当下你觉得做什么是对的?

程宇:大家都在讲资本寒冬,讲头部化趋势,我观察到原来传统的比较后期的PE,可能现在是在TMT领域,对他们来讲相当于是VC一两百万美金,几百万美金,可能对他们来讲一两千万美金几千万美金,他们很激进。很多VC据我观察,其实大家口袋里有钱,好像是在暂停的状态,但我其实觉得恰恰是说有很多巨大的机会都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别人贪婪恐惧里面的存在。

高燃:我们作为新基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定战略,怎么去做投资,其实对我们来讲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我们做的是朋友圈的投资,更多地只投我们身边的朋友。我们基金规模不是很大,也不需要去做更多的、全赛道的业务。我们就是自己喜欢的几个行业或者几个企业,他们想做什么新业务,我们就稍微投点就可以了。

李论:我们一年聊四千个项目,最多投十个,所以他们把我们叫学习型基金。我所有的同事,你们要推荐项目上来,第一个标准是整个市场规模没有20倍就不用谈了,那可能是PE该干的事;第二个标准是绝对数量能不能挣回来半个基金,挣不到我觉得这个我也不用看了;第三个标准是成长速度,前三都不能保证安全,因为经常第一跟第二打仗,第三就死了。永远做时间的朋友,我觉得VC这个行业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干到80岁。

张野:我们讲投资不是讲是否投到某一个好项目,而是做基金能否做的长久一点。第一个独立性,真正的独立性来自于你差异化的知识结构,市场上不需要两个一模一样的GP,一模一样的投资人,一模一样的基金管理人存在,你一定要有自己非常明显的差异化才能够长期在市场上有存活性有竞争力。

第二个是合作性,有很多年轻的投资人甚至年老的也一样,投到一个项目恨不得自己全部投进去,或者说因为我独投了这个项目,在去募资的时候跟LP讲有说服力。中国是超级大的市场,只要中国的创业创新的热情在,政策的支持在的话,全球的资金都会向中国涌入,没有募不到钱,只要这个行业良性发展,每个机构都可以在里面分到自己该分的利益。

第三个是不下桌,不要轻易下桌,但有的时候下桌是被迫的。因为我们现在看起来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还年轻一点,也就是说我们有可能在这个行业里面待的时间更久一点,时间长会有什么好处呢?时间长会让你的运气有一个均值回归的现象。均值回归的前提是你能在这个桌子上面。

王国盛:从鼎晖的角度来讲,怎么样找到自己的策略,自己的方向,第一个还是专业化。鼎晖过去十几年在行业聚焦上做了很多的功夫,不管是大的消费行业,还是大的医疗行业,是整个鼎晖平台专业和方向的主轴,是立足之本。真正做的比别人好,机构要有一个迭代的能力,就是自我净化的能力,要有自我分裂的能力,要自我更新,淘汰自己的能力。

徐炳东:从GGV的策略来说,我们是看不同的机会,在不同市场里面轮换的机会。做VC,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很重要,首先,要把距离拉的远一点,考虑一个投资的早期项目,经常要有想象力,你要考虑中期是什么,这样来看很容易把事情想的更透彻一点。

第二,要和创始人更多的互动,在我上一份基金的时候其实我运气也不错,当时其实参与了今日头条天使轮的投资,这里面有很多偶然因素,我们当时500万的估值投了600万美金,我们现在还有15%的股份在今日头条里面。

第三,要打破自我,我记得在今日头条600万融资的时候,当时就觉得为什么这家公司这么值钱,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广告吗?广告真的很有想象力吗?很有想象空间吗?在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好广告,大家都想做什么O2O,要么做电商,但事实上你可以看到这几年过去了,你发现其实广告还是一个非常成熟,而且能够赚来大量金钱的这么一个商业手段,变现手段。其实当中有很多你投早期的时候你一定要记住和你的创始人多互动。

“江湖就是你不想离场的那个牌桌”

艾诚:特别好,根据刚才大家分享的过往经历,你会发现很多的必然中有夹杂着偶然,偶然中又夹杂着混乱,但是曾经的经验是否适用于未来,这是我们当下F40的每个人都在思考的。各位现在是自己创的基金,自己是GP、LP或者是管理合伙人,是大的老牌基金,归根结底今天坐在这儿,咱就是一个投资人,只有给予所需才能在江湖中不离场,扪心自问在接触这么多项目投资,融投管退的过程中,您觉得未来中国的创投江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

张野:未来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

艾诚:这个江湖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

张野:不是未来社会,是江湖,要定义一下江湖是什么。

艾诚:江湖就是你不想离场的那个牌桌,你会有一个想法,我不离场总归拼运气、拼实力、拼勤奋我能投中什么吧,我能回报什么吧。

张野:对,牌桌上什么样的人会不离场,一是你打的好,输了自然要走。还有什么人不离场,一般发牌的会不离场,所以要么你是打的好的人,要么你是发牌的人。

我们今天做的就是在发牌人的场子里面,所以未来是一样的,未来任何的商业社会还是什么样的载体,要么就是你打的好的人,要么就是发牌的人。

徐炳东:我觉得回答非常好。我简单补充一句,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的住寂寞。

王国盛:如果把江湖定义为赌桌的话,第一个大家明确一下赌桌的规则,第二个所有的人应该是在这里头属于理性的,才有可能让赌桌不断的去乱,不断的去往前走,要不没人在这个行业里头玩,最后所有人都要离场,这个是对于江湖的认识。

李论:第一个我先申明一下,不要大家误以为我们VC圈很不和谐。第二个,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特别上帝视角,什么叫这个市场里面需要什么样的人,这个市场背后是大量的资金,资金是非常聪明的,资金有的时候即使投错了会有教训,就像生病一样,你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这个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理智。我不觉得这个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这应该是一个自然进化的产物,这个市场自然进化成那样就有了什么样的投资人。

高燃:最近流行四个字叫水大鱼大,有多大的水就有多大的鱼,小池塘里面可能也有大鱼,但是大池塘里面也有小鱼。我觉得每一个机构不太一样,每一个机构里面的人他的想法也不一样,所以对投资人来讲,我觉得五位兄弟都讲的特别好,做时间的朋友,总有一天我们会成功,或者运气总有一天会来到我们身上,我觉得在你自己所在的位置上,把你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程宇:市场上需要什么投资人,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想这个问题,一个是从理性的角度来想问题,创业公司的本质是什么,投资的本质是什么。有一个概念叫“商”,我们发现有限的商业模式或者是说一个好的算法,或者是说一个好的创始人思想都会出现负商,也会让优秀的企业保持耗散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试图把投资抽象一下,比如说我选择在价值投资范畴,在往下就像你刚才说的“爱”,再往下一点讲的俗一点是“真善美”,你投资的本质是对真理的追寻,是对美好事物的追寻,这个我觉得试图从一个感性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反正大佬说的基本都是谎言”

艾诚:特别好,还有最后一轮,压轴的问题,关于谎言和真相。开场我们所谓江湖大佬们在用开场视频里依次讲了,2018年别人给你钱就赶紧投,有想法就赶紧创,不同的大佬们有对这个江湖的谎言和真相,但我想让各位凭心而论,你发现的什么谎言?你发现了什么真理?

李论:反正大佬说的基本都是谎言,大佬不说两句骗骗你们大佬怎么做大佬呢。炒估值的时候也是大佬,告诉你有钱就拿的也是大佬,反正我们从来不这么干,我们觉得这个公司值多少钱,这个公司的基本面怎么样,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们也会随着市场行情最热的时候也会追一些公司,稍微跟一些估值。

王国盛: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所有语言都是虚构的故事,并不是数学公示,并不是真理,从表达的方式,语言的表达方式上他归根还是一种虚构的能力,这是最独特的能力,所以说出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到底真跟假,这个实际上无所谓,因为这个本身就是虚构的东西,他并不是跟我们1+1=2这么一个简单的数学公示或者真理对等的一种公式,这是一个本质上的东西。

大佬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都是虚构的故事无所谓真跟假,这个只是说大佬有自己的资源、能力,他需构的故事信的人多了有可能就成为某种运营的规律,最多也就是一种规律,这种规律可能在实践上,对于我们每个人的投资,或者每个创业者也有一些影响,我觉得也就到此为止。

高燃:我觉得趋势是真理,刚性的需求是真理,对我们投资者来讲价值投资也是真理,但是跟风肯定不是真理,我相信在座六位都不会说自己是一个跟风的投资者,其实我们往往会跟风。某个大佬讲了一句话,说现在O2O可以了,再接下来说移动互联网的风口过去了,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来了,我们肯定也会去思考,也会去做非常多的研究。

徐炳东:大家不用在乎股权是多少,只要把这个盘子做大每个人都是赢家。但是人性不是这样的,我们听过太多的谎言,在微观环境中每一次利益的纠结都是决定这个公司将来能做多大,千万不要相信媒体上哪句话可以帮助你做好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程宇:我们在座投资人,发现一点情况,就是说当形成共识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今年要投这个市场,这个领域一定会大爆发,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回报往往是特别差的在这个时候,或者是平庸性的回报。我觉得当所有形成共识可能都不是真理,真理都是在某一个小角落,某一个不被人知道的时候,有某一帮人在那咬牙坚持的,可能过了几年以后他们就成为了真理。

张野:我觉得没有必要太在意谎言,《人类简史》里面讲,说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就是因为有谎言这个东西存在才推动了语言的进步,沟通的进步,才形成了组织大规模劳作的基础,所以谎言也没什么不好。

再具体点讲,在我从业的这几年,也经历过不少大佬们的谆谆教导,从O2O到P2P到AR/VR到可穿戴设备,到无人货驾,每次大佬们都讲是风口,是改变你人生的机会。所以我在想大佬们是不是在骗我的,是在说谎吗?我觉得不是在说谎,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把愿望当做了判断,很多时候有人说了一句话,或者你看了一个文章,或者一个标题等等,那句话是个愿望并不是判断,而我们把他当做了判断,然后为此付出了代价,又说你骗了我,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看到了信息,我们要详细理解,这是不是大佬或者某个人的愿望,他在表达的愿望而并不是这个事情本身的判断。

艾诚:好,谢谢场上的六位F40投资人,我们掌声响起。与其说我们忙活着对外找愿望,不如回到自己的内心找真爱,努力把真爱变成真理,这样即使这个江湖上不保证成功,一定会有成王败寇,唯爱最大,至少不负此生,感谢六位,谢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