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看到宝钗坐在宝玉身边绣肚兜,为什么不生气?

《红楼梦》第36回,湘云约黛玉给袭人道喜,湘云见院中静悄悄的,便转身先到厢房里找袭人,黛玉则隔着纱窗往里看,只见宝玉随便躺在床上睡觉,宝钗就坐在他身边做针线。

许多人看到这里,觉得黛玉一定会拈酸吃醋或是生气,然曹雪芹神来之笔,偏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林黛玉见了这个景儿,连忙把这个身子一藏,手握着嘴不敢笑出来,招手儿叫湘云。”

此时黛玉的反应就像学生在课堂上看到一个笑话,但不敢笑出声一样,故对宝钗坐在宝玉床边绣肚兜一事,黛玉是纯粹觉得好玩,并没有其他想法,这实在是黛玉的可爱了。

在36回之前,黛玉和宝玉有多次拌嘴的场景,多半因误会、不放心而起,到34回,两人之间的感情有了一个新的突破,宝玉叫晴雯给黛玉送去了两块半新不旧的手帕,黛玉在收到手帕后,千般思绪涌起,并不顾嫌隙避讳,就在手帕上题了三首诗。

此时,黛玉对宝玉的心意已经明了,已无嫌隙,而宝玉梦中所喊“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几乎是宝玉日后只会钟情于黛玉的一个明证了,两人心意已通,黛玉自然不会因宝钗绣针线之事就生气。

其二,黛玉对宝玉,更注重心灵与精神上的契合,所以她会应湘云之约来给袭人道喜,会打趣称袭人一声嫂子,对袭人封为姨娘之事,她尚不着恼,又如何会恼宝钗?且此时黛玉对日后是否能嫁宝玉,是否能一生一代一双人,并未深想,她所沉浸的仍是宝玉能与她心意相通的喜悦。

第三,曹雪芹在书中虽说“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宝、黛追求自由爱情,也打破了以往许多小说的固定模式,但时代仍有时代的局限性,曹雪芹笔下的黛玉虽灵动、不俗、真性情,亦不免要受封建枷锁的桎梏,所以宝玉令人私相传递手帕给她,她觉得可惧。

私下也不敢跟宝玉拉拉扯扯,如23回,宝玉把她比作崔莺莺,她就红着眼圈说要告诉舅舅、舅妈;32回,宝玉想给黛玉拭泪,黛玉的反应是“忙向后退了几步”,并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动手动脚的!”

因此,黛玉与宝玉,即便真心相爱,她也只能在无助中等待大人给自己做主。黛玉对宝钗不生气,一是觉得无气可生;二是黛玉单纯,没有那么多花花心思。

注:本文为回答网友提问。

作者:长安月,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