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时,为什么尤氏和贾蓉都不敢反驳?

王熙凤大闹荣国府是红楼梦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章节,王熙凤的泼辣形象尽显无疑。王熙凤当众大骂尤氏和贾蓉,这不是王熙凤突然抽风闹事,而是在这之前贾珍和贾蓉父子做了一件王熙凤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贾蓉为了图自己快活方便,便挑唆着贾琏背着严父和悍妻,在外买了几间屋子偷偷地把尤二姐娶了做二房,而且还教了贾琏一系列的方法,偷偷躲着几年,然后以王熙凤不能生育为由让王熙凤吃哑巴亏,最后不得不接受尤二姐。

贾蓉真是想得太简单了,这些事情王熙凤如何会善罢甘休。王熙凤平日里对贾琏的管束十分严格,贾琏和鲍二家的偷情,被她知道了都闹不可开交,更何况这样的事情。

如果没有贾蓉的鼓动,贾琏这样惧内的人是不敢这样做的。可是现在贾琏不仅照做了,而且还把自己积年的体己都交于尤二姐管着,还命家下人等也只以奶奶称呼尤二姐,简直就是把那里当作一个正经的家了。

这不仅是在挑战王熙凤忍耐力,而且还是在动摇王熙凤位置,王熙凤如何不来找尤氏和贾珍父子的麻烦。因为心中亏欠又害怕,所以当王熙凤大骂的时候,尤氏和贾蓉都不敢辩驳。

第一,张华要告贾府,王熙凤要把事情闹大,尤氏和贾蓉心中害怕

王熙凤并不是刚知道贾琏偷娶二姐的事情就来宁府大闹,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恐怕她还会落得一个善妒的罪名,于是王熙凤提前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才来宁府闹事。

乘着贾琏出差,她先调查了尤二姐所有的背景,知道她已许了人家。宁府的退婚,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并不知情,于是王熙凤给了张华一些钱财,唆使他去告贾府;另一边王熙凤又把尤二姐接到家中,让尤二姐掌控在自己手中,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王熙凤才来宁府闹事。

凤姐照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个人送来了。这会子被人家告我们,我又是个没脚蟹,连官场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如今咱们两个一同去见官,分证明白。回来咱们公同请了合族中人,大家觌面说个明白。给我休书,我就走路。”

王熙凤一来宁府就气势汹汹,把偷娶尤二姐这件事情极尽渲染和夸大,让贾蓉和尤氏知道事情败露且有闹大的可能。

对于被告这件事,他们并不害怕毕竟家族势力摆在那里,但是对于王熙凤要把这件事情闹得合族人都知道,他们确实是害怕的。

贾琏在国孝家孝间娶亲,贾琏是主犯,他们也逃不了帮凶的罪名,一旦被官中知晓所有人都是要受到牵连的;而且他们这样的人家最在乎脸面,要是这件事被抖出来,尤氏和贾蓉恐怕一直都会被家族唾弃。

因为害怕王熙凤把事情闹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所身尤氏和贾蓉心中害怕,因此并不敢多说话。

第二,对于尤二姐这件事,尤氏和贾蓉知道自己做错了,理亏心虚不敢辩驳

对于贾琏偷娶尤二姐这件事情,尤氏和贾蓉都是知情者,他们心中知道自己做错了,理亏心虚对于王熙凤的辱骂不好意思辩驳。

凤姐儿听说,哭着两手搬着尤氏的脸紧对相问道:“你发昏了?……你若告诉了我,这会子平安不了?怎得经官动府,闹到这步田地,你这会子还怨他们。……尤氏也哭道:“何曾不是这样。你不信问问跟的人,我何曾不劝的,也得他们听。叫我怎么样呢,怨不得妹妹生气,我只好听着罢了。

尤氏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虽然整件事情和她无关,但是她也帮着众人瞒着凤姐,而且尤二姐又是她的妹妹,于是王熙凤骂她,她也无力辩驳,因此只能够默默承受了。

贾蓉就是整件事情的最大的谋划者,王熙凤骂他打他都不为过,他又哪里敢辩驳。贾蓉忙磕头有声说:“婶子别动气,仔细手,让我自己打。婶子别动气。”说着,自己举手左右开弓自己打了一顿嘴巴子。

贾蓉这件事情真的是做得不妥,因为平常他和王熙凤的关系不错,而且他又是知道王熙凤善妒的个性的,但是他现在却背着王熙凤这样做,不仅对不起王熙凤平日对他的关照,而且还来拆散王熙凤的家庭。

他明知道所有的后果,还是做了这样的蠢事,那么他自然知道该承受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当王熙凤来找他麻烦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逃不掉这顿责罚,于是他先自己打自己让王熙凤消火。对于王熙凤的大骂他根本就不敢辩驳,只能够一直认错。

第三,他们知道王熙凤的脾气,如果反驳会越闹越凶

他们两人还是很了解王熙凤的个性的,王熙凤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要是你跟她强辩,那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骂几句就完事了。

贾珍看到王熙凤来了都赶紧跑了,只剩下尤氏和贾蓉,那他们除了哄着让凤姐消气,也不敢跟凤姐反驳。

对待王熙凤最好的方法便是一味服软,让王熙凤消了气,事情就好处理了,因此他们两人就由着王熙凤骂而不还嘴。

注:本文为回答网友提问。

作者:陌游常乐,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