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医药产业的创新与变局:医药产值增长超400倍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40周年,也是中国医药领域蓬勃发展的40周年。这40年来,随着我国医药卫生条件的不断改善,卫生总费用逐年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978年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卫生总费用为110.21亿元,直至2016年增加到4.63万亿元,增长幅度约为420倍。纵观我国医药工业近20年总产值,也从1998年的1371亿元上升至2016年的3.2万亿元。而在更早的1978年,根据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数据,我国医药工业总产值仅为73亿元,40年间增长了410倍。

根据统计,目前医药领域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各产业中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且速度远远高于全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而这一切,均离不开行业政策创新的持续进行、改革的不断深化以及监管体系的不断完善。从仿制到制造,“国际化”与“创新”已然成为了中国医药行业的大势所趋。

创新药研发能力是取胜关键

2007年,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正式发布,这项政策一直被视为中国鼓励医药创新政策的开端。《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涉及两大导向分别为“鼓励创新”以及“提高仿制药水平”,并表示当时全国医药行业面临着药品的研制创新能力不强,创新方面引导不够等问题;同时明确仿制药与原研药的一致性、仿制药的可持续性等明确引导提高仿制药的水平。

经过十年来高歌猛进的发展,我国医药行业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参与并见证这一轮改革的创新药企成为了实在的受益者。同时,我国也成为了仿制药大国,不少企业通过仿制药生产获得了稳定的发展。国家食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批准上市的278种国产药品中,有239种为仿制药,占比达到86%。

但是当我国仿制药产业迈过靠量取胜的高速发展期后,国内药品自主专利相对较少、高质量药品市场大多被国外原研药占领,这成为了目前医药领域急需解决的问题。2017年,中国正式加入ICH,与《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的推出一起成为了医药创新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两个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业内普遍认为2017年中国医药创新行业已经正式踏入国际,加入了与国际医药巨头的战争中。因此,自主知识产权意识与创新、研发能力较为薄弱的问题成为了新一轮医药改革政策引导下企业急需解决的“顽疾”。在这一时期,创新药的研发能力成为了“走出国门”的中国药企能否取胜的关键。

在国内市场,医药外资巨头也纷纷在中国安寨扎营,中外合资合作的领域也从之前的市场与生产转向了研发领域。据了解,1980年8月,我国第一家合资制药企业(中日合资)成立签约,并于1984年5月正式投产。时至今日,据粗略统计,我国已经有超过3000家外资、港澳台资和大陆合资或独资医药公司。其中世界排名前50位的跨国公司也已在国内布局多年。随着医药创新政策的进一步引导,在与国外企业未来的竞争与协作中,我国医药行业有望得到更充分的发展。

老百姓“用药贵”逐渐缓解

40年前,一些老百姓往往是“小病基本靠扛、大病基本靠拖”,特别是偏远地区缺医少药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而在40年后的今天,医疗卫生机构数量已从1978年的17万家增长至2017年的98.7万家,此外随着全国卫生总费用的结构性优化,个人卫生支出占比呈下降趋势。

同时,老百姓“看病贵”问题将在未来得到进一步解决。在今年,除了仿药一致性评价进展外,对于制药企业来说最重要政策为今年11月发布的药品带量采购文件。有分析认为,药品带量采购有利于促进优质药品的导入,挤出不合理的医疗支出。此外,部分国外原研药平价格虚高问题也有望得到解决。

12月6日,国家医保局主导的4+7城市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而据最终公布的结果,中选品种大幅度降价,其中最大降价幅度超过90%。未来随着带量采购政策从试点阶段进入全面推广,未来老百姓的用药费用支出有望进一步得到优化。此外,在医疗改革的大趋势中,解决“用药贵”的问题在近几年日趋明显。从今年5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宣布以暂定税率方式对28个税则号的进口药品实施零关税,而这意味着中国肿瘤患者每年将节省约20亿元的开支。

除针对药品本身价格的变化外,随着近年“两票制”、“营改增”等对流通环节的压缩,药品价格中的附加费用得到了进一步降低。目前,“两票制”与“营改增”的试点均已全面开展,通过减少医药流通代理层级数量和打击挂靠走票行为,一方面有利于控制流通环节,另一方面将流通环节层层加价取消,有利于降低药品价格。此外近两年国家大力推行的取消公立医院药品零加成措施也从根本上解决了“以药养医”现象。

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国医药领域从“贫瘠弱小”走向“医药大国”的进阶之路,虽然阶段性问题时有发生,但是随着政府对医药领域模式、制度的不断改革创新,中国的医药行业更加开放、更加先进,以及与国际市场更加靠近。伴随着技术创新,医药领域前景可期。正如中国健康管理协会副会长田鸥所说,当前互联网技术和资本对产业发展的参与强度是前所未有,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城镇化进程加速,全民健康消费持续释放,巨大的医疗保障体系和全面医保市场为医药产业提供了巨大的资本市场。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