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刺绣仙鹤云纹壶承,为你盛满人间清欢

公元1112年,在北宋王朝的首府汴梁

一群仙鹤驾祥云前来

在宣德门上凌空飞舞,长鸣如诉

徽宗抬眼,臣子报:大大的吉兆

赵佶重丹青笔墨

此时情景,他挥笔立就,就是一幅《瑞鹤图》

而就在二十多年前

朝中也曾有一位官员

写下令人神往的诗句

人间有味是清欢

他想,飘摇中这云中来鹤

不也正是朕的清欢

但是900多年后的今人

比古人更加幸运

就像这千年往事,穿云而见

穿云见,为茶人而来

一人独处或三二知己

起火生炉,细烟袅袅,缓煎慢烹

悠啜细品,清谈唱和,海阔天空

其乐真可谓欲言而忘

鹤之闲趣,茶之雅味

散淡之处寻鹤

清净之处见鹤

鹤之闲趣,入茶之雅味

流转一身清野拙朴之气

天晴云破 两宋气韵

这款来自景德镇的《穿云见》壶承

和徽宗皇帝的瑞鹤群翔有同,亦有不同

在宋代的景德镇

在景德镇的湖田窑

《穿云见》因湖田而生

“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而这让人情有独钟的原因

便是釉色中的一抹霁青

湖田窑始烧于五代

兴盛于两宋

衰败于晚明

历时700多年的青色韵味

是源流于此,有兴盛于此的中国色

这《穿云见》壶承的釉水

便是萦绕着始于五代至两宋的气韵

人常说,古人的美学修养

在宋代达到顶峰

单凭这云破之青色

也足见气韵之高妙

更别提这王室贵胄争相追捧的影青瓷

景德瓷 质有声

山有林麓之利

泽有蒲鱼之饶

隋文帝杨坚平定南陈之后

便在景德镇鄱阳一带设立饶州

景德镇瓷,也因此称之为饶州假玉

玉为石之核

其色纯,其质坚

其泽洁,其性温润

今时今日的景德镇人

仍具沿袭着传统的古朴和浓香

用泥火的烧炼

传达着手作审美上的坚持

《穿云见》的魅力

不仅是相关于天青色的传说

还是坚实质地营造出来的风骨

手工精修 手艺人的坚持

在宋代的景德镇

青瓷瓷器素朴典雅

匠人们偶然地将刻刀划过的干坯

不经意间上釉烧成

竟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于是,陶瓷的刻花工艺

便多了一个新的花样--半刀泥

它集合了印花、刻花和堆塑的优势

展现出灵活的刀法

在素胎上勾勒出无限花样

匠人们对手作的坚持与传承

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景德镇

《穿云见》霁青色外衣包裹着的

便是独特的陶瓷雕刻技艺

它通过匠人手中的刻刀

划出流畅的花样

釉色在深处凝结

在浅处流淌

影影绰绰的意味便在此地了

祥云仙鹤,福之所至

匠人们釉上手工绘制的仙鹤穿云而出

仙鹤作为传统的吉祥纹饰

祥云是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

卷边的云纹有着连绵不尽的意思

而《穿云见》中铺满的祥云纹

也蕴含着匠人们对于使用者

表达的吉庆祝福绵延不断

仙鹤乃云门道人的伴佐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有仙人处,便有白鹤为伴

于是人们也将陪伴着银须白发隐逸道人的仙鹤

视为长寿、福气的象征

也难怪那年的宣德门上

宫人将那一群仙鹤报告给徽宗皇帝说

陛下,大大的吉兆……

后来,每逢情怀寡郁

他都会拿出这《瑞鹤图》

云中有鹤来,无处不清欢

做喜欢的事,结喜欢的缘

一点点的哀愁是清欢

一点点的自得是清欢

而比他们都幸运的是你遇见了《穿云见》

它更是集合了普罗大众的吉祥夙愿

又高雅出了那么一点诗意与情怀

最是在你独处时

呈上一碗茶,给你小小的确幸

人随物安定,物随人长久

在1350度高温里凝火而成

浸染着一千多年的景德镇气息

生于大地而成于泥土

凭借造化而诉诸人工

生活的美源于创造

手作的美契合灵魂

林深处见鹿

海蓝时见鲸

狂欢时饮酒

独处时品茶

人生有各种的际遇

壶承上有不同的茶汤

唯独《穿云见》上

只有你,和你的一切

恰逢辞旧迎新之际

探族亲访故友送吉祥

一只《穿云见》

为你盛满人间清欢

《穿云见》带着满满的诚意

带着对工艺的坚守

带着对文化的传承

带着对平价好物的理解

为你而来

时至岁末,愿君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