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狗十三》的成人世界

在永远有市场的青春片题材中,有一部关于“成长疼痛”的电影上映了。

其实它不算是一部新片,却在完成之后被尘封了五年之久。

不是视觉尺度有多大,也不是因为烂到令人发指,豆瓣8.4的评分能说明一些问题。

看过之后会有沉闷、压抑、难过等等很复杂的心情揉在一起的复杂感觉。

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大概就是它拍得过于真实。

这个奇怪的片名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狗十三》首先让人感兴趣的是片名。

听说过许多片名,往往都是先声夺人让人一头雾水。

一种是长得令人发指的,比如本·阿弗莱克拍过一部电影,叫《I Killed My Lesbian Wife, Hung Her on a Meathook, and Now I Have a Three Picture Deal at Disney》。

一种是言简意赅让你不由想看型的,最近一部日本喜剧就叫《每次回到家都看到老婆在装死》,多有画面感?

还有一种就是我们看到片名也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于是对电影产生巨大好奇型的,比如《猪鹿蝶》《谷子和鲻鱼》,以及这部《狗十三》。

《狗十三》是个你不看电影便不明白的名字,有些人会觉得莫名其妙。

其实,片名里的“狗”是电影的引题。这部电影的主线就是两次丢狗找狗的过程。

而“十三”的能解释出很多不同的意思。一方面它是电影中女孩李玩的年纪,13岁年纪的少年大都开始步入初中阶段。

而在电影有分级制度的地方,都以13岁为界限(所谓PG13),所以从某方面,我们还可以把它理解成指代了人的成长。

所以“狗十三”的字面意思,或许可以理解为“用一个找狗的故事来讲述一个少女的成长”。

但,十三又有可能是一个骂人的词,比如说“十三点”。尤其是当十三用阿拉伯数字写出来时,它就成了一个字母。

如果你看过最初的海报,你应该知道当时曹保平是用阿拉伯数字来命名的,“狗13”?

对于成长这件事,很多人都能在看完这部电影中找到一些并不那么美好的共鸣,然后难免不爆一句粗口。

这里面都藏着导演的小心思。

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或多或少会有这样的经历:

你以为很正确地表达了对一些人一些事的看法,但回家就被父母狠揍一顿,原因是说错了话。

那时候我们很难理解“说对话”与“说真话”这两者的区别,等到我们理解的时候,已经很熟练地开始运用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这样的技能了。

在传统的世俗意义上,这就意味着成长。

《狗十三》说的就是这种成长。

小女孩李玩最喜欢的那只狗狗丢了,疯狂地寻找但却找不着,怎么办?继母送来了一模一样的狗,全家都说这就是走丢的那只,认不认?

说真话不认?被狠揍一顿,还被认为辜负了长辈的“好意”。说谎话认?这倒可能会迎来“阖家团圆”的HE。

被迫最初的选择和两种差别极大的结局,对于李玩这种正在三观重要建设阶段小孩的教育,无异于“说谎保平安”。

人的虚伪就是这么被培养起来的。

而李玩就曾幻想过有一个平行世界存在,在那个平行世界,她敢于做这个世界她不敢做的事。

那个平行世界的李玩不用刻意去讨好大人,敢拒绝爸爸的要求,敢说出所有实话,敢接受自己喜欢的人……

有人说这不科学,家长都是希望小孩好的,哪有可能教小孩变得虚伪?但又不得不说,我们都在有意无意之间,默默“遵守”着这种教育规律。

广为流传的《弟子规》里有一句话,“父母呼,应勿缓”,也不管这个命令是合理的不合理的,唯一要小孩做的就是立即服从。

什么是“立即服从”?

就是告诉你“这只狗就是以前那只”时你不应去反驳,不要去思考,统一思想就对了。

因为这一切,都是以“为你好”之名而进行的。违抗了,就是不孝,就是大逆不道,那可是受千夫所指的罪名。

于是在道德和武力的双重压力下,你不变得虚伪都难。

三场戏,说完了一个人被彻底驯化的过程

在我们的电影里,如此悲观地讲述成长的不多,勉强算起来可以挑出代表性的三部。

童年时代有《看上去很美》。

少年时代有《狗十三》

青年时代则是《孔雀》。

而这其中最狠的还是《狗十三》。

当然,它不愤怒,但是越平静越让观者感觉出无奈:人的成长,就是一个不断被驯服的过程,这是中国式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

而这个被驯服的过程,电影基本上用三场戏就交代清楚:找狗、弟弟生日宴、李玩自己的庆功宴。

循序渐进。

“找狗”是电影的第一场冲突,这场戏说的是李玩最初面对大人们谎言的态度:她坚持己见,是非黑白分明,但她所面对的是什么呢?

一是父权系统的震怒。

一向善解人意的父亲发怒了,狠揍了“不懂事”的李玩一顿。

就连一向慈眉善目、“惯坏了”李玩的爷爷都发怒了。

二是同龄人的背叛。

堂姐李堂是个与李玩差不多大的女孩,她也知道后来那只狗不是以前走丢的那只,但只需大人的一个眼神她就能指鹿为马,成为合谋。

这些让李玩彻底崩溃了,她选择了去夜店喝酒以排解情绪。

三是恩威并用的道理。

父亲揍了李玩后又和颜悦色地和李玩谈心,先是承认自己的过分,然后又说:你必须要原谅爸爸。以达到从思想和肉体上双重征服的目的。

果不其然,李玩在这样的压力之下,被迫接受了父辈的谎言,她妥协了,失去了自我的第一步。

李玩妥协的第二步是在弟弟的生日宴上。

李玩考了年级第一,父亲奖励她去博物馆看展览,展览没看成,但在这个时候却告诉李玩,你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已经一岁了。

理所当然,你可能会期待着李玩的再度爆发,隐瞒与不实现诺言都是反抗的理由。

但李玩没有,她装作没事发生似的去了弟弟的生日宴,在人群背后表演着鼓掌,然后在没人的时候静观自己流血的内心。

这个时候的李玩已经开始在学习假意奉承了,把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才不会受伤。

如果说第一步是意味着童年的失去,那么第二步则是代表着李玩正式进入成人世界。

电影里的最后一场宴会,李玩物理竞赛第一名的庆功宴,成为了影片的一个高潮,它通过狗肉宣告了那个有着自由灵魂的李玩的消失。

通过那只替代的狗的命运,李玩认识到了两件事。

第一,不能和比自己强大的人对抗,否则就只有被送去火锅店宰杀的命运。

第二,可以通过偷偷摸摸的私下行为减轻自己的负罪感,比如把要“送去火锅店”的狗,实际上送去了养狗场。

前一件事“教育”李玩要服从,后一件“教育”李玩要表里不一,这就是成人世界的法则。

宴会的最后,一位看似对李玩很好很关心的长辈,把一盆狗肉端到李玩面前,说是特意为她准备的。

李玩看了看,笑了笑,说:“谢谢叔叔”。之后她一口吞下狗肉。

此时,李玩,已经变成了一个虚伪的大人。

你见过大人的样子吗?

电影中李玩有一句对白,大家会在初看时觉得很奇怪。那就是某个场景中,李玩问高放:你见过大人的样子吗?

这是一句突如其来的对白,没有因果,甚至整个场景就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大人的样子他们不是一直在见吗?何以有这样一句话?

我想了很久才终于明白,这里的话,其实是李玩已经意识到自己即将变成什么模样。

而这,正是李玩,甚至普遍意义上的中国人悲剧所在。

什么是被驯服?其实就是一个虚伪与妥协的过程,这个过程直接影响的,就是你反抗意识的消失。

老人们有一句话说是“少不读《水浒》”,说的就是这个现象。

《水浒》说的是反抗,而在儒家的传统文化里,需要遏制的,正是这种少年人的天性。

所以你看那些对一些不公正现象也不发声的成年人们,很可能他们是熟识这套保命哲学的规则,懂得什么时候妥协什么时候虚伪罢了。

像《车44》里冷漠的看客那样

有意思的是,在我们被不断驯服的过程中,我们是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的,毕竟我们也不是傻子。

但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逐渐变得表里不一,找不到自我。

李玩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角色,他一方面溜须拍马,一方面又顾全大局;一方面虚伪自大,一方面又能正视自己的内心。

可以说,李玩的父亲是个标准的传统教育下的代表人物。

你说他是坏人?未必,但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像工具一样,行走在这世界上。

假意微笑、独自哭泣,不幸的是,大多数的我们或许都将成为这种人。

E姐结语

很多人说起中国电影,第一个反应就是“假”。这是因为在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电影,不管是发生在古代还是现代,都与现实无关。

这与这个行业的跟风属性有关,也与这些年的唯票房论有关,毕竟重金利诱之下,能保持独立思考的人越来越少。

但这两年似有好转,《嘉年华》《我不是药神》或者是并不现实但关注底层人民的《无名之辈》都让人看到些希望的影子。

而《狗十三》同样是这路大军中的一员,甚至可以说,是这批作品中非常突出的一部。

关于青春和成长,市面上已经有的非常优秀的影视剧里,离不开的无外乎做不完的考题和大同小异的懵懂感情。

可很鲜少有让我们真正共鸣到心塞和压抑,被“教化”成一个合格的大人,反而成了我们都闭口不谈的残酷话题。

笑很容易,但那些误解、无奈和委屈、不甘才是会永远停留在记忆里的东西。我们一边拒绝长大,又一边努力走进虚伪的成人世界。

《狗十三》就会让我们开始思考,从无知的少年到懂事的大人,我们经历过的那些疼痛和委屈,到底值不值得。

又或者这“值不值得”到底有什么意义。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有“被长大”的经历吗?

来评论区聊聊吧~

-今天头条の主笔-

你的小仙女E姐,无所不能的大白,不想长大的油梨&樱落

美编:树懒

E姐复更以后,还有很多失散的小伙伴没有找到这里,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各位随手转发,让更多失联的小伙伴看到我们,谢谢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