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女操盘手:焦虑驱动的90后“野小孩”

文/老拾柒

编辑/毛毛鱼

创业不再是中年人的博弈,越来越多的90后敲开创业的大门。

数据显示,应届毕业生“受雇全职工作”比例逐年下滑,“自主创业”比例则持续攀升。去年《36计-胡润百富榜2017》中,90后企业家数量是2016年的两倍。

年轻人已经登上历史舞台,至于成功失败与否另当别论,他们都是创业圈的弄潮儿。

上海莲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CEO李童,就是其中一个代表。

李童是一个海归美女,1991年生,在依靠资历经验打拼的戏剧市场里,她年纪轻轻,已突出重围。

由她改编的《三体》科幻小说舞台剧,获得2016年度票房冠军之作、第28届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改编文艺作品奖、2017华语戏剧盛典最佳创新剧目奖……

创办莲李文化三年时间,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在李童身上,可以找到一堆 90后创业者身上独具的形容词。

不安分

大多数90后创业者身上都有不安分的因素,李童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能看出。

李童的公司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江苏路。

穿过商业大厦,拐进一旁的小巷,映入眼前的是一栋绿意盎然的小别墅,她在这里办公。

不得不承认,李童真的“漂亮”。

旅行中的李童

“我今天穿得太正式了,平时我的衣服颜色饱和度比较高,也比较鲜艳”,李童挽了挽袖口,“可能是做戏剧染上的职业病。”

漂亮,对有些人来说是优势,对有些人是多余,李童对此并不以为然。

李童大学学的是编导,如果不是创业,李童将会是一个和文字打交道的编剧。用她的话说,她是个从小就饱受文艺“荼毒”的不安分女青年。

文艺这个词,很多时候跟旅行挂钩。大学四年,李童一直在路上。

“李童,这学期就快结束了。咱忍忍,再坚持一下。”她至今记得大学老师无奈的表情。

李童旅行中的照片

太野了,有时候周五请个假,四天不见人影儿。她游历了越南、尼泊尔、意大利等多个国家,还曾在老挝还遭受了打劫。

有一年李童深入藏区,想去一个叫做墨脱的偏远山村。她背了个55公斤的大包,结果半路遇到了泥石流塌方,整条路都垮了,只好灰溜溜折返回来……

李童旅行中的照片

李童的父母都是商人,优渥的家庭条件让作为独身子女的李童有探索世界的资本。

她很少跟父母说这些精彩的经历,其中危险的部分,她的家人几乎一无所知。

专 注

“野”完了,总要找事情做,李童选择创业。

做什么?她选择专注行业,回归戏剧。李童编导专业出身,大学期间就规划好了自己的专业方向是泛文娱的领域,戏剧是她的最爱。

2013年,李童大学毕业后去了英国留学,她发现,她所钟爱的戏剧和市场有一些脱节。

戏剧圈里不少人闷声作事,很多制作团队的优势在于前期创作,对于后端的生产和市场营销都比较薄弱。完成一个项目,像是一场赌博。

“你把一块精心打磨的钻石投向市场,也许会引起轩然大波,也可能只是“噗通”一声闷响。”她说。

在李童看来,戏剧需要被拉下高高在上的神坛。

她有这个资源积累。本身性格开朗外放,又有得天独厚的机会,让她早早和不少行业前辈成了朋友。

“我最近接触到《三体》版权方,你有没有兴趣?”2014年,一个前辈随口向李童说道。

《三体》是2006年刘慈欣写的科幻小说,讲外星人的。2015年,《三体》获得雨果奖。获奖之前,刘慈欣已经把版权出售给了制作公司。

科幻小说《三体三部曲》

对于《三体》,大部分人会想到拍电影,没有人认为它能做成戏剧。但李童觉得这很酷。

她接下来的半年时间,专注于拿下《三体》的戏剧版权。白天上学,晚上回到出租屋里做展现给版权方的PPT题案。

李童说自己是个杠精,除非山穷水尽,不然会一直轴下去。PPT从十来页做到几十页,她仿佛回到了通向西藏墨脱的那条泥泞又颠簸的路上。

接下来的商业谈判,像是一场冰冷的战争。但李童不怵。

版权方一开始想规划成几部电影,以一年一部的节奏,大概有5年以上的开发期。电影的营销只在刚上映的时候燃烧一波,每部之间会存在空白。

李童告诉他们,她可以用城市巡演的方式填补这之间的空白,并为它持续烘托热度。

可就在IP触手可及的关头,《三体》得奖了。一时之间,李童出现很多竞争者,大家把版权方拱上了高位,后者和李童的谈判节奏骤然放缓。

译者刘宇昆代替作者刘慈欣领奖

李童和他们打了场心理战。

版权方原先规划在2016年的7、8月份上映电影,并希望在前几个月走舞台剧宣传,剧场必须提前至少一年预定。而上海只有能演这个的剧院有限。经多番联系,李童抢占了2016年的4、5月份上海文化广场唯一的两周档期。

结果是,版权方措手不及,态度瞬间软和下来,主动来谈合作。

李童和刘慈欣同台

最终《三体》搬上了戏剧舞台:演员在昏暗的舞台上对话,身后的屏幕投射出一片荒芜的背景,舞台的灯光时不时变幻着颜色,再仰头看,剧场顶部,是几颗缓缓移动的星球……

戏剧《三体》舞台呈现

李童透漏,第一部《三体》在质疑和惊叹声中,已完成了二十多个城市的巡演,平均上座率可达90%。

焦 虑

当“90后”“创业”两个词叠加成菜,除了给人视觉上的冲击,仔细品尝,还会发现他们身上,一种稚嫩原始的莽劲儿。

最近频上头条的ofo创始人戴威,曾凭借35亿财富成为第一个上胡润百富榜的90后企业家。在小黄车不断被市场和消费者群嘲唱衰声中,他依然选择跪着活下去。

对于这些年轻的创业者,不管你向他们投过去的是鲜花、掌声、还是鸡蛋,背后都是鲜为人知的焦虑。

很长时间以来,李童没有办法同时处理两件事,规定同事需要按序敲门找他。你可以说她专注,也可以说是焦虑。

李童的办公桌上,桌角边摆着一簇漂亮的相思豆,公司各处精巧的摆件、绿植都是她一点点添置的。与之格格不入的,是她办公桌后面一副书写的巨大的西藏的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

自创业以来,她压力很大。“有一天我醒来,脖子突然感觉被一双手被掐住。”她说,“随即而来的是大段大段的失眠。”

这不能怪李童,当时代的洪潮太快太急,焦虑是每一个年轻创业家都有的通病。

受老板李童的影响,莲李文化的员工行事追求完美,哪怕只是一个采访细节。他们多次跟锌财经沟通采访提纲,“精简提纲,去掉这个她如何自证不是花瓶的问题。”

在他们眼里,李童不存在100%的完成度,她是120%的完美主义者。

为了缓解压力,李童最近开始学习茶道瑜伽。三年前她学习创业,现在她开始学习生活。

李童开始学习茶道

李童现在,更像是一道故意放慢节奏的日本料理。

以融资为例,李童说,莲李传媒有限公司至今依然是全资公司、还未融资。头几年融资环境好,三体刚做出来,一周有七八个投资人主动登门,她都一一婉拒。

“再看看,”李童有自己的算盘,“我希望找到战略型的投资人,而不是财务型的投资人。”

她肯定不排斥资本。

“内容不该被资本所左右。”市场上出现不少质疑声,李童却认为:“内容不该因为没有资本而被埋没。”

动 力

“和国外相比,我们还有二三十年的距离,这部分必须又我们年轻人来追赶。我不希望资本市场一提到戏剧,就没兴趣、觉得有天花板。”

她着眼于未来,对未来的原始向往,是她成功的动力。

李童把公司发展方向也定为未来戏剧。她放远市场,把生活在数字信息时代的年轻人作为未来观众群体。

戏剧《三体》舞台呈现

在《三体》戏剧面世两年后,李童紧锣密鼓筹备了《三体II 黑暗森林》。

这一次,李童除了运用纱幕成像、全息投影、裸眼3D等科技手段打造沉浸式科技舞台。“把技术和舞台结合,展现出来的效果太多太惊人了!”李童透出难以抑制的兴奋。

为了组建《三体II 黑暗森林》的国际创作团队,李童又开启了她的冒险版图。

她跑到漫天大雪的波兰二线城市看话剧;为接洽百老汇资源,索性在旁边租了房子住了俩月,还顺便在隔壁哥大报了个短期学习班;只身前往布鲁克林混乱的街区,探访一个皮影艺术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成功打造了一支“国际队伍”,找来的大师有知名导演菲立普·德库弗列,顶级设计师乔治·西平和凯姆·巴雷特……

导演菲立普·德库弗列在发布会现场

李童的老家在西安,只是上大学才离开去了上海。她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如今,身处传统企业的父母,依然不清楚李童真正在做什么,但在《三体》第一次去她家乡西安巡演时,妈妈很激动,拉了一大群七大姑八大姨前去支持。

这是李童妈妈在那一天最开心的时刻。

《三体》团队谢幕

在闲聊时,李童还说起她第一次戏剧经历,是她在高中时的一个自编自导自演的诗朗诵舞台剧。“最后拿到区里去演,还获了奖,我妈妈当时特别骄傲。”

10年时间,从诗朗诵到《三体》戏剧,李童一直是父母的骄傲。

这一点,不会改变。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