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零壹空间舒畅:民营火箭暂无梯队,分化取决于财务数据

零壹空间CEO、创始人舒畅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中国的民营火箭行业发展到现在,一下子从一两家变成了十多家,大家都瞄准这个领域,你说这个行业的蛋糕总共才多大呀?但是这个领域,像待遇水平,我觉得已经跟百度差不多了。民营火箭的市场在还没有把蛋糕做大之前就开始分蛋糕了,我就觉得这个事嘛,我表示压力很大。”民营商业火箭公司北京零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零壹空间”)CEO舒畅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

2015年,中国的科技圈硝烟弥漫,小米、华为高管微博隔空互怼,百度状告奇虎360。也是这一年,湖南85后青年舒畅出走联想控股,拿着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成立了零壹空间。他说“想去做一个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埋头苦干,把技术做得特别特别好”。而后的中国火箭圈里,史无前例,十多家民营企业进场了。

中国民营火箭领域要有一个从0到1个过程

舒畅的路“走得比较顺”,本科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飞行器设计专业,毕业后攻读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27岁在航天科技集团的航天产业基金投资部工作,3年后进入联想控股,并成为联想控股最年轻的投资副总裁。看到国外Space X的发展势头,他想投资一家国内火箭公司却发现没处可投,又觉得“如果中国不做商业航天,5年之后,市场就要被Space X垄断了”。于是结束5年投资生涯,自己创业,专注于小型商业固体运载火箭的研制。舒畅的这段职场故事总会出现在媒体上。

零壹空间,意为从0到1,取自硅谷创投教父、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的《从0到1》,“这是投资圈人手一本的必读教材。”3年前,舒畅躺在床上,床边放着《从0到1》。在这本书里,作者提到,“做我们已知如何去做的事情,会使世界发生从1 到n 的改变,增添许多类似的东西。但是每次我们创造新事物的时候,却使世界发生从0 到1的改变。”舒畅在公开场合也如此阐释零壹空间的含义,“中国的民营火箭领域确实要有一个从0到1个过程。”

目前,国内民营火箭公司已发射4枚亚轨道火箭;发射一枚运载火箭,第三级出现故障。2019年初,零壹空间的OS-M固体运载火箭即将发射,此外还有3枚固体运载火箭也被排在明年的发射日程中。

“你的火箭还没打,所以大家担心你火箭的可靠性,另一方面国家队的发射服务要排队等,周期不可控。这两个因素结合起来,有发射需求的企业就会找我们谈,但又不敢签约。”更重要的是,火箭发射往往涉及安全问题,尤其是飞出国境的运载火箭常被部分业内人士称为洲际导弹。“我们的火箭要是三级真的出了问题,就需要用各种手段把风险控制在有限范围内,避免给他国造成麻烦。”

“最初民营火箭领域放不放开本身就有很大争议。如果一切都很顺利,民营火箭确实能带来新的产业发展和商业价值。但如果民营企业接二连三失败,肯定会影响行业发展。”对于2019年将要发射的4枚固体运载火箭,舒畅感到压力,“如果我们下一发运载火箭能够取得成功,对民营火箭行业有很大意义。如果失败,会让整个行业蒙上一层深深的雾霾。”

第一梯队的产生取决于谁先有好的财务数据

2015年12月,Space X首次完成“猎鹰9号”火箭回收,让不少人看到商业航天也是可以做起来的。同样在这一年,中国的军民融合被上升为国家战略。2016年12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鼓励引导民间资本和社会力量有序参与航天科研生产、空间基础设施建设、空间信息产品服务、卫星运营等航天活动,大力发展商业航天。

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前后创办的民营火箭公司,至少有翎客航天、星际荣耀、星途探索、蓝箭航天、零壹空间、深蓝航天、九州云箭、灵动飞天、星河动力9家企业。根据天眼查披露的资料,蓝箭航天、零壹空间、星际荣耀和翎客航天已获得多轮融资。

今年8月,零壹空间宣布完成近3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成立至今累计完成四轮融资,融资总额近8亿元。“我觉得今年是我们这个行业日子最好过的一年,你只要弄出点动静,拿个天使轮融资都不是问题。这是因为这个行业很初级,当真正的第一梯队形成以后,比如它一年收入20个亿,这时候初创公司再去PK就很难。”

舒畅认为,目前中国民营火箭里并未出现第一梯队。“因为没有商业化做得很好的公司,大家都在讲故事。未来真正的第一梯队的产生取决于什么——谁先有好的财务数据。不管是哪一家公司,一定是在未来两三年,比如说财务报表能够去报IPO材料了,这就说明你确实是把它做得很好了。”

“我们这个行业和小黄车不一样,他们重商业模式,商业模式跑不动就死掉。我们这个领域吃的是技术饭,就好比软件工程师,你总是能找到工作。”几乎无人怀疑商业航天的前景,舒畅也坚信一定能走通这条路。但距离真正的商业化,仍有诸多挑战。一方面,民营火箭公司同质化竞争严重。高轨道卫星的发射需求基本上被Space X和国家队垄断,因此包括零壹空间在内的不少民营火箭公司都将目光瞄准中低轨道卫星的发射需求,研制中小型运载火箭。“我们这个行业目前大家开发出来的市场其实非常小,从投资的角度或者社会角度还是有一些泡沫,因为没有那么多市场,根本养不起这么多家公司,所以未来两三年肯定会有一些企业死掉。”

另一方面,国家队入局商业发射服务,其较低的发射报价同样增加了民营火箭的生存压力。在国际商业发射中,小型运载火箭发射报价一般为每公斤2万-5万美元。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快舟一号甲以及航天科技集团的长征十一号目前也在提供商业发射服务,未来快舟十一号也将加入商业发射队伍。以快舟一号甲为例,根据公开报道,其发射报价不到2万美元一公斤,而快舟十一号的未来报价将不到1万美元一公斤。

“这是正常的商业竞争,是市场的基本规律。国家队再压价,总不能赔本打。民营企业要做的是修好内功,它本身在机制上很灵活,产品成本也可以做得更低,我可以把这些特长充分发挥出来。”舒畅说,既然国家队也成立了商业火箭公司,那就在一个公平公正的制度环境下共同竞争。

对于民营火箭行业未来的资本介入,舒畅认为会趋于理性。而面对民营火箭公司的路能否在中国走通的质疑,舒畅说,“我没觉得我一定能走通,我觉得我比较努力。还是那句话,用市场说话,把技术和市场结合好,把蛋糕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