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地持咒,净化自己的妄想,就能够看见持咒的人是谁

文:达照法师

对参禅的人,为什么要让你全神贯注?风吹不进雨打不透,时时保护着。就像母鸡孵小鸡一样,保护这个鸡蛋的热气不能让它退失,一旦退失,前功尽弃。就是说真正参禅的人,知道在这个地方用功了,就知道除了这个地方是我的救命稻草,其他一切都只是毒药而已。

不但开悟以后的人,起心即错、动念即乖,就是懂得打七的人,也是起心即错、动念即乖。人情冷暖、世道炎凉,哪一种苦没有经历过呢?但是对自己内心的这种真实状态、本来面目,我们确确实实就差那么一毫厘——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修行是否得力就看你如何面对种种情景,特别是你的身心感受

当你问念佛是谁,就是那个能念的人是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出来的那个人跟佛号没关系,念完一句阿弥陀佛过去了,你再看下一句你还想念,念的那个人又是谁?如果你打妄想,你马上把注意力看到打妄想的人是谁?特别是你要起心动念,你对身心世界所有感受,无论是苦的感受还是乐的感受,你种种禅定的境界,见到光了、见到什么神异的境界了,那个见的人是谁你先看清楚,如果看不清楚,全是魔王的境界,只要你看到哪怕是一秒钟,你能看到这一秒钟,自然外在的六尘与你无干。

比如说你身体痛,你有一秒钟看到痛的人是谁,只要你看到了,这个痛跟你毫无相干,你直接把刀拿过来,把胳膊砍下来也不会痛。当然你不要试试看,你砍下去痛得要命就不行了。所以二祖断臂求法:“我心未安,乞师与我安心。”达摩祖师轻轻一问:“将心来,与汝安。”你那个痛的人是谁啊?他一看,那是真看啊,那在生死苦逼的时候,苦苦逼着,你被逼急了,你看哪个人是痛的?不安的那个人是谁啊?哦,猛然发现觅心了不可得啊!

诸位一个七打下来,如果能够打开了,那你就很坦然了;打不开也不着急,下一个七继续来。那么继续来有前面一个七的基础,这个第二个七,你妄想意气,发愿要打七的那种力量,已经慢慢地淡薄了,你酝酿了一年的这种力量开始少掉,第二个七可能就是你的本来面目要呈现出来了:有些人爱发脾气,有些人自私,有些人不太管别人、也不照顾别人,缺乏慈悲心……,就是各种习气、毛病开始彰显出来。本来还装模作样挺像样的,也不是装模作样,就是大家想维护一个好的形象,也维护我们好的道场,但是到你那种发心的力量慢慢衰弱的时候,它原本的力量开始爆发出来。

不单是我们打七中有这个反弹的过程,就是我们在了生死之前,一定会有这个过程,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越回避它越冒出来。这正是你用功得益之处,你越讨厌的人或者越喜欢的人,它全部都冒出来,新帐旧帐一起算,算完了大家就不用再算了。

如何去面对死亡?如何去三恶道受极大的痛苦,度恶道的众生?

所谓了生死,生是人之最大痛苦,死亦是人之最大痛苦,生不知何来,死又不知何往。在座中,身上所有反应的痛苦,都没有死时的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连这一点痛苦心都已经纠结起来了,我们如何去面对死亡?如何去三恶道受极大的痛苦,度恶道的众生?我们以后又有什么样的能力,去度这些刚强难调的众生?

我们不是发菩提愿吗,不舍一切众生吗?所以看到念佛者是谁啊,看着看着,你的注意力,就不在看念佛而是看念佛的人,离开这里就不是参禅,就不在本位,就不是打七。

不要存侥幸的心理,想坐在那里先想想,这个事情想通了,我以后就有资本,可以向师父汇报了。有些人坐在那里想啊,诗歌也想出来了,什么话也想出来了,什么道理也想出来了,想好了明天可以汇报工作。“贪看天边月,失却手中珠,圣谛共戏论,醍醐翻成毒。”贪看着以后或者以前的种种遭遇、种种境界,反而把当下用功的要紧大事忘得干干净净,拿着佛法的文字语言,成为自己增长无明习气的戏论,这么好的醍醐一到自己的身心行为中,全成为毒药,一无是处。

专注地持咒,净化自己的任何一个妄想,就能够看见持咒的人是谁

本来参禅的人就是无事是贵人,哪个地方无事呢?大家说哪个地方无事啊?虚云老和尚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里打七和在家里打七不一样吗?在哪里打都一样!这个天下乌鸦一般黑,就是天下人都有事,有事就是麻烦事。

真正看到无事了,在轮回的世界里只有念佛者是谁,它无事。之所以会有佛号一句一句地涌出来,自有念佛的业在运转,缘起法,而念佛的人却一事也无成,我们持咒,尽管念得清清楚楚,但是念的人却了无痕迹。

专注地持咒,净化自己的任何一个妄想,就能够看见持咒的人是谁,念的这个人像灯光明照,照到哪里有什么关系!我们大家的眼睛睁开,你看到什么有什么关系!眼睛看到外物,跟你内心想到什么感觉,是一个道理,心里想到什么感觉是意根落在法尘上,眼睛看到是眼根落在色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