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丁磊的野心静悄悄

左手养猪,右手打碟。

嬉皮老少年丁磊就是这么桀骜不驯。

别的CEO现身为自家无人挖掘机站台,丁磊却润物细无声每天八次出现在网易严选的推送中。

少年成名的同路伙伴关心前沿科技和企业市值,丁磊关心的是吃喝花钱这些肉身之物。

友商创始人推出了自己的“接班人”,产品经理丁磊还在一线继续担任网易的“美食家”。

心系五谷丰登的他,让人觉得“人间尚值得”。

距离2014年首次开启的乌镇饭局不过短短四年,“场面上的江湖”早已天翻地覆。且不论富豪榜是二马逐鹿的天下,后来居上包抄进攻的新贵们也没有心慈手软的,毕竟财富的蛋糕是定量,吃多少只能各凭本事。

年年参加乌镇饭局的丁三石,笑眯眯地看着这个世界的风口从互联网到P2P,一路再到

人工智能

,风云变幻中他自岿然不动。 包抄之下,“慢吞吞”地做了考拉、严选;来不及上互联网金融的车,却干起了养猪的实业;音乐、游戏那是老本行,不用评论承包地铁的泪点,无法用画风干掉你手机的其他游戏,网易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精神建设小能手。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养猪、吃肉,在考拉花钱

从明天起,关心音乐、游戏

我有一张银行卡,刷爆网易、爱护三石

少年啊,你别趴下

和大多数IT或理工男木讷又没有审美不同,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丁磊,有着科技圈少有的风趣和时尚审美。而这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不是“打扮”出来的。

吴晓波曾在《锵锵三人行》里说,“我采访过的很多科技大佬中,只有丁磊是真正快乐的。”

小时候的丁磊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因为父亲是一个科研工程师的缘故,他从小就喜欢摆弄一些电子管件、半导体器件,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电子或者电气工程师。

15岁时,丁磊组装了自己的第一台六管收音机。现在看起来可能这并没有什么,但是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六管收音机已经是最复杂的收音机了,可以接收短波、长波和调频广播。当时的邻居说,“丁家出了个神童”。

“神童”的传奇没有如其他人那样,随着长大而慢慢变得平平无奇。1989年,丁磊考入了时至今日仍在计算机通信专业方面都极具盛名的电子科技大学。新的环境为他打开了一个新天地,更丰富的资源和实践空间,也让丁磊对计算机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计算机编程。

丁磊的毕业论文老师、现任国腾学院院长的冯林曾回忆说,“大四上学期我们弄了一次电磁场CI软件的教学成果展示,丁磊申请加入了课题组。要知道,当时能用计算机编程做界面设计是非常难的事情,但丁磊做到了。”

而对于丁磊自己来说,“大学四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思考,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强制灌输给我的。”

大学毕业后的丁磊在家乡电信局短暂任职过一阵子,然而1994年第一次登录Internet,浏览了雅虎之后,丁磊感觉到他骨子里的天性找到了出口。

1995年起丁磊以“除名”为代价,离开宁波去了广东。此后3年时间,他相继在多家互联网相关公司工作,期间更是架设了Chinanet上第一个“火鸟”BBS。3年时间的磨练,丁磊认为自己可以“出关”了。

1997年,网易在广州正式成立,后来那个“从互联网创业到养猪打碟”的故事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丁磊当年是有野心的,这一点从他敢直接用“163”作为网易的域名就知道了。

“域名需要上口,才好记,很长又夹杂着英文的并不实用。”回忆起当年选用“163”的原因丁磊说,“直到有一天深夜,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用数字代表域名是最好记的,‘163’就是一个广为熟知的数字。拨了“163”连网后很欣喜的发现当时163.net和163.com没有被注册,我就马上抢注下来了。”

少年成名的丁磊, 26岁就已经创造了国内全新的互联网社交模式。

虽然网易一开始主打的全中文搜索引擎服务,但真正让它起家的还是“免费”的“网易邮箱”。

1997年11月,打破传统的邮箱品牌界限,网易自主研发的全中文、个人、免费电子邮件系统上线,瞬间就获得了大量用户的支持。此后每一年,网易都会为“163邮箱”做整套升级计划,如开放无限容量升级服务、进军企业邮箱市场、推出邮件客户端闪电邮等。新模式及服务的探索,让网易邮箱成为了中国第一大电子邮件服务商,截至2018年9月30日,网易邮箱总注册用户数已达10.2亿。

163邮箱对网易的意义不仅于“邮箱服务”本身,随之引申而来的价值是组建了完整的126、yeah等系列邮箱体系,以及为后来的网易系列产品和服务,如门户、游戏等奠定了庞大的用户基础。

2000年6月,网易高歌猛进,丁磊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钟。

但紧接着全球互联网创业公司迎来了第一波泡沫破灭潮,纳斯达克的科技股更是呈“全线崩盘”的态势,网易急转直下,股价从上市当天15.5美元的发行价一直跌到了53美分。

雪上加霜的是,为将网易从个人企业转型为国际化大公司,丁磊还辞去了CEO之职,并外聘黎景辉等职业经理人加入管理层。无奈二人理念相左,险些让公司团队分崩离析。

外忧未解,内患加剧,这大约是丁磊最颓暗的时光了。

好在,他是丁磊。是外人眼中耐得住寂寞的人,是那个江湖传说中“敢于在任何时候从“0”开始,能在“朴实无华”和“传奇”间自由切换”的人。

年轻人啊,你可算长点心了

2001年12月,网易推出了首款角色扮演网游《大话西游》,从此就在“取经”的路上一去不复返。2003年,网易公开发行营运网络游戏《梦幻西游》。《西游记》的故事背景,Q版的人物,迅速吸引了大量用户,也挽救了悬崖边缘的网易。也就是在这一年,丁磊排在了中国富豪榜的首位。

2005年网易财报显示,当年总收入达16.94亿元,其中《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2》两款游戏贡献了13.8亿元的收入,占到了网易总收入的81.4%。《梦幻西游》为网易带来了奇迹,也在此后的十多年中成为了网易的“灵魂支柱”。

到了2012年,《梦幻西游》所拥有的注册用户超过了3.1亿,开设收费服务器多达472组,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了271万,在距离首次发行整整9年后,依旧创造了当时国内同时在线人数最高的网络游戏的历史。

与此同时,网易还在2015年薅了一把《梦幻西游》的“羊毛”,推出《梦幻西游》的手游版本。

《梦幻西游》发行后,网易游戏就和腾讯游戏一起成为了瓜分游戏天下的两架马车。《天下》、《大唐无双》《星际争霸Ⅱ》、《魔兽争霸》、《暗黑破坏神3》、《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等等,每一款都让丁磊手捧满钵,面如春风。

到了2016年《阴阳师》的出现,网易一剑封喉,说它登顶游戏美学之巅也不为过。上线50天,用户量超过了1000万,5个月全球下载量已经达到了2亿。那个坠落低谷,踏足山巅,在纳斯达克敲完钟却差点失去自己的丁磊,凭着网易在游戏方面的表现,大起大落之后越发波澜不惊地拿稳了自己互联网上半场的江山。

事实上,网易是国内少见的“产品经理”掌舵构架的公司,丁磊的个人审美对网易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云音乐就是典型的例子。

丁磊爱音乐是出了名的。据说他有一次去巴西出差,买了10张光盘听,发现一首好歌就存在手机里还放给其他人听。这种音乐的核心在于分享的理念,也成为了网易云音乐的底色。

中国的互联网音乐市场格局早在2013年就颇有大局已定的意味,然而游戏玩一半的网易,不动声色地进了这个局。

2013年,网易云音乐初代版本正式发布。与众不同的UI界面、发明歌单、开创性的为音乐软件添加UGC属性、引入独立音乐人、不放过主流/小众平台......短短数年间,网易的进入彻底打破了大众对原来音乐软件的认知,也让它从BAT的红海中辟出了一条新路。

坊间曾说,网易云音乐界面用的是丁磊最爱的黑胶唱片样式,起初播放音乐时旋转界面速率过快,用户并不受用,后来还是丁磊亲自调的唱片旋转速度。

从谷底来,到顶峰去,不管是游戏还是音乐,年轻人丁磊,“心思用对了”。

网易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7月,网易云音乐用户量超过2亿,2017年这个数字突破了3亿,在完成了7.5亿的融资后,估值达到80亿元,网易云音乐一跃步入音乐行业第一阵营。这个产品也从原来所属的网易杭州研究院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网易音乐事业部。同步,还开拓了音乐硬件、音乐人打赏等多个业务和功能。

后来居上的这匹跨界黑马,又动起了电商、情趣用品的活脑筋。2015年初,阿里巴巴、京东覆盖了绝大部分电商市场之时,“慢一拍”的网易又来玩了。

以跨境业务为主的综合型电商平台网易考拉开始公测后,丁磊特地开了专栏《三石的私物分享》,介绍自家售卖的各种产品。后来乌镇大会丁磊必然带自家产品,以至于现在严选的推荐语都要拉出自家老板“遛一遛”,让人感觉,丁磊真是个“花钱的主儿”。

如今的网易考拉俨然成为了网易又一王牌产品。去年,网易电商业务净收入116.7亿元,同比增长156.93%。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网易考拉海购以24.2%的市场份额,排在了上半年跨境电商平台的首位。超过了天猫国际、唯品国际、京东全球购等平台。

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网易,关心你听什么、用什么之外,还做起了“羞羞的生意”,一声未吭就与杜蕾斯抢起了“套套”。2017年10月,网易春风正式上线。春风产品定位是为亚洲年轻人设计情趣用品,采取纯原创的模式。产品包括安全套、飞机杯以及其他情趣电子产品等。一年后,网易春风在实现了一个亿的销售额的同时,还成为了国内知名度极高的情趣用品品牌。

一路以来,从邮箱、游戏、教育到音乐、电商、情趣用品,慢吞吞的网易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总是能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分得一块蛋糕。

但是养猪这件事,丁磊到底没有让其他人专美于前。

中年人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当年丁磊养猪,很多人抱着或看戏、或嘲笑的态度,没人能料到,网易养猪即将走到第十年的时候,丁磊却带起了一波养猪潮,阿里、京东纷纷圈起猪场,开始了AI养猪大业。

在丁磊的第二座猪场,除了听音乐,这些智能猪舍由一个智能中控系统控制,可以自动检测、控制猪舍的湿度、温度以及空气质量。

在技术养猪这件事上,“先发制猪”的丁磊笑傲江湖。

不过,论及网易的技术野心,“静悄悄”是最恰当不过的形容词。

互联网思维的短平快从来不适用于丁磊,这个别人口中随性又有点任性的人,凭个人喜好做业务,自诩从来不认同所谓的风口和时机论。他喜欢不合时宜的“慢”,音乐慢、电商慢,网易的技术布局也慢。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同赛道的伙伴可能也没有想到网易的不合时宜却成了独树一帜的“杀手锏”,比如现在运用AI技术最炉火纯青的有道。

网易有道掌门人周枫和丁磊相识于2004年,当年丁磊直接邮件过去,言简意赅一句话“我是网易丁磊,找你有事”,周枫就像救火队员,先帮助丁磊做了密码“将军令”,后来又捣鼓搜索。而曾经的网易为了做搜索,每年恨不得砸上上亿元,结果惨败。

无奈之下,周枫做起了有道阅读、博客搜索以及之后的有道词典。到如今,有道已经不仅仅是一部字典,它已经搭建了基于深度学习的自然语言平台,核心AI能力涵盖了经网络翻译、OCR识别、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语义理解分析。在技术的不断喂养以及业务扩展下,有道俨然是能够独挡一面的网易AI明星产品。

丁磊谈AI很含蓄,网易的AI发展也颇有些润物细无声,一点点滋润网易的各个产品线。

以移动音乐领域中算法推荐的先行者之一网易云音乐为例,它根据用户所听音乐的语种、风格和主题来为用户贴上标签,依次来推荐音乐,同时,再根据用户收听不同歌曲的时长、分享频次,收藏歌单的情况来优化算法,精准描摹用户画像,向用户分享其最钟爱的歌曲。

网易在这件事上很低调,直到扎心评论出现在杭州地铁的品牌营销中,众人才发现这个产品已经在用户中产生了超强的黏性。对于C端市场而言,得用户者得天下,这一点网易是个中高手。

而网易不动声色的AI版图中,李晓燕是个关键人物,她一手带起了如今的网易人工智能实验室。九年前,李晓燕组建了网易的多媒体技术部,后来延展到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深度算法领域。

丁磊虽说是个打碟的电音潮人,但毕竟技术出身,即使不追风口也不能忽视人工智能。

去年,丁磊下了指令,网易人工智能实验室升级为网易AI事业部,网易也划分出AI战略的三条线:AI平台、基于计算机视觉的网易AR、语音识别和NLP方向上的语音交互业务。

从开始到现在,网易的AI慢条斯理、“悄咪咪”地走了九年。网易的技术路线很明确:不会主攻基础性研究,更重实际应用。

网易的人工智能主要有两个平台:AI平台、深度学习平台;四个技术产品:网易洞见、网易影见、网易见外、LOFTCAM。这些技术正在完美地和丁磊热爱的产品结合,网易云音乐借助AI和AR的力,做了很多病毒式的营销,比如刷脸用AI生产12位图和专属歌曲。

去年9月,网易以“伏羲”为名,成立了专业游戏人工智能实验室,沈向洋是实验室的首席顾问。网易考拉、网易邮箱、网易云等产品线也在运用网易人工智能提供的语音语言、智能视觉、数据智能三大方向的技术支持。

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在朝技术转型时,都是内在的产品需求驱动,网易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丁磊做技术,本质上就是在给内部业务输血。

因此除了有道,网易的AI似乎给人小打小闹的感觉,但是后发制人的丁磊,保不准一个回马枪,再次冲到了前面。

毕竟互联网公司到最后,终究要进化成一家科技公司,养猪打碟的丁磊也不例外。网易的技术在为自有业务做嫁衣的同时,也开始向外进行商业化的扩展,但步伐还是比较慢,直到今年,才将AI平台对外开放。

按照丁磊过往的风格,他不是单独抽出一条技术线出来做业务的人,而是喜欢以产品经理的思路去做技术,所以可以预见的是,网易会是一个完美产品的创造者,而不会成为一个单纯的赋能者。

互联网下半场来临之际,各条赛道方向清晰,那些昔日共登顶峰的伙伴们、后来居上成为各大版面头部IP者,都在布局和战略中此起彼伏,加快脚步和先发制人是他们共同的节奏,而唯有网易,还是不紧不慢的节奏。

网易的野心看上去静悄悄但谁又能说这不是大招之前的宁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