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黑人与女性总统之路: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先驱

“少数派”在美国的政治表现日益抢眼,10年内连创新纪录:2008年女政治家希拉里·克林顿和非裔美国人贝拉克·奥巴马同时竞选美国总统,最终奥巴马成功当选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2016年希拉里再次出征却遗憾离场;同为少数族裔,华人杨安泽也于2018年宣布: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

奥巴马与希拉里,来源:网络

作为“少数派”,他们都不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早在政治环境远不如现在宽松的上世纪,已有一位黑人女性勇于尝试,并闯出一片天地。她便是首位反抗种族隔离制度并参选总统的美国黑人女性——雪莉·奇泽姆。

1972年6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因“水门事件”声名扫地,遭受弹劾。尼克松所属的民主党陷入危机。同年7月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在迈阿密召开,希冀选出尼克松的继任者。在众多候选人之中,首次出现了黑人女性雪莉·奇泽姆的身影。

雪莉·奇泽姆 图源:维基百科

1924年雪莉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贫苦家庭,令人欣慰的是家人从来没有放弃对她的教育。从布鲁克林大学毕业后,她致力于服务穷人和女性,坚持为黑人争取权益。雪莉·奇泽姆本人成为“打破障碍”的代名词。1968年她成为美国国会众议院第一位黑人女性议员。1972年1月,她提出“不被收买也不会屈服”的口号,开始竞选总统之路,成为第一个向民主党寻求总统提名的黑人女性政治家。

雪莉·奇泽姆的竞选海报:“不被收买也不会屈服”图源:Histroy

奇泽姆的主要支持者黑人女性,但她并未放弃争取黑人男性与白人女性的支持。不过她的努力收效甚微,还受到了白人政治家与记者们的挖苦。当然,奇泽姆本人也很清楚自己胜出希望渺茫,但本身取得胜利并非她参选的目的。撰写奇泽姆传记的历史学家阿纳斯塔西娅·柯伍德说:“她的目标是建立一个联盟,在大会上影响最终的被提名人”。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候选人愿意保障妇女、非裔美国人与印第安原住民的权利。

奇泽姆的对手是清一色的白人男性。一位名叫乔治·华莱士的候选人主张“今天要种族隔离,明天要种族隔离,永远要种族隔离”。 华莱士的主张也反映了当时仍在美国盛行的种族主义:有色人种不能与白人平起平坐,在许多方面都低白人一等,而针对华莱士的极端论调,奇泽姆坚持采用温和而坚定的演说与其斗争。吊诡的是,如此针锋相对的两人居然是小学同学且关系密切。

乔治·华莱士 图源:维基百科

根据奇泽姆后来的回忆,出于一些未知的奇怪原因,乔治·华莱士逐渐转向支持奇泽姆竞选,在佛罗里达州努力为奇泽姆拉票,这反而让选民们怀疑奇泽姆与华莱士勾结,导致奇泽姆在当地选战遭遇滑铁卢。而1972年5月,华莱士在竞选活动中遭遇暗杀,被枪手射中五枪。事实上,这些杀手的暗杀目标极有可能是奇泽姆来。发生枪击案后,奇泽姆前往医院看望华莱士,但这一举措激怒了她许多的支持者,导致奇泽姆支持率再次下滑。

住院中的乔治·华莱士,枪击导致他日后瘫痪 图源:History

1972年7月,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中,奇泽姆的支持率位居第四,与排名第一的候选人相差甚远,导致她无法与其谈判。结果未能如愿,但奇泽姆参选一事业已打破美国政坛白人男性一统天下的局面,为随后的黑人与女性政治家竞选总统开辟了道路。

奇泽姆去世后三年,贝拉克·奥巴马成为第一位黑人总统,希拉里·克林顿在九年后成为美国两党中首位参加总统大选的女性候选人。然而竞选过程中,仍有许多地方未能尽善尽美,即使是当选总统的奥巴马也无法切实保障非裔美国人的权利,而希拉里也未能打破女性无法当选总统的“玻璃天花板”。

2018年的美国,非裔美国人及其他少数族裔受到的隐性种族歧视仍是社会中的严峻问题,而女性“第二性”的身份在当代社会仍未完全改变。虽“没能敲碎这最高、最坚固的玻璃天花板”,但“光明正史无前例地照进来,下一次的征程或许会更轻松。”

另外,距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仅剩一年多,1975年出生的华人杨安泽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角逐,成为继已故共和党参议员邝友良之后华人参选的第二人。不过,美国《华盛顿邮报》盘点的“民主党15人名单”、《商业内幕》的“十人名单”中都不见其身影,亚裔参政的曙光仍旧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