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历:12月7日,宜狂喜

包慧怡,1985 年生于上海,都柏林大学英语系中世纪文学博士,复旦大学英文系讲师。研究中古英语宗教诗及中世纪感官史,着重 8—15 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

出版译作十一种,包括伊丽莎白.毕肖普《唯有孤独恒常如新》、西尔维亚·普拉斯《爱丽尔》、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好骨头》、保罗·奥斯特《隐者》等。获首届书店文学奖、诗东西 PEW 评论奖,曾任 2014 年都柏林市驻市译者、圣三一学院客席讲师。著有散文集《翡翠岛编年》,诗集《我坐在火山的最边缘》,文学评论集《缮写室》等。

《我坐在火山的最边缘》

包慧怡 著

河南大学出版社 出版

本书收录了青年学者、诗人包慧怡 2005—2015 年间的代表诗作,是作者第一本正式出版的诗歌集。

包慧怡的诗具有一种罕见的女性气质,它不同于诗歌角色中的女性意识;某种意义上,它更近乎法国人德鲁兹指认的——在写作中成为女人的那种深刻而自觉的生命冲动。她的诗写得很大气,感受绵密,体察细致,但又呈现了一种得体的心智之美。她的诗歌语调也很迷人,并且更可贵的,它几乎从不步于感性和装饰,而是总能借助语言自身的力量,将诗人的洞察推进到生命意识的深处。她的平衡能力也极其出色,不论多么细小的感受,她总能找到一种语言的方法,将它们像变魔术一般展现为一出小小的戏剧。

——臧棣

包慧怡的诗里有一种完美的融汇之力:神秘主义的思想源泉,以情人私语的方式流淌;异域文化的花式,编织进了旅途中的星空;繁复奇特的华彩背后,隐现古老的神话原型。在我和很多读者眼中,她早就是当代最杰出,最有活力的汉语诗人之一。

——王敖

我知道,冬天是最好的

纯色的树木纤细,硬朗,不再多说

人们变得聪明

晴和,警觉,像一块玉

深深的刻痕

慢下来的眼睛

当消消停停的雪

落到我脸上时

一个小声音尖叫起来

在我心中,一只一只

脱缰的蝴蝶

此时微光粼粼,深冻的土地

握铲子的人不久就会前来

每次翻转都降落在

一颗不再多说

厚重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