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家四世侯爵,为什么不能和贾府相比

不是所有的世袭的爵位都是那么的富贵的,林家到了林如海那一代,居然要靠科举取得功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即林家没落了。还记得中秋佳节上贾赦对贾政说的话么?,贾赦看了贾环的诗说:“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仔细读贾赦的这一段话也不无道理,对于贾府这样的侯门,做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贾琏捐了个同知,贾蓉捐了个龙禁尉。

在贾珍准备给贾蓉捐龙禁尉的时候,文本上写“戴权道:“事倒凑巧,正有个美缺。如今三百员龙禁尉短了两员,昨儿襄阳侯的兄弟老三来求我,现拿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里。你知道,咱们都是老相与,不拘怎么样,看着他爷爷的分上,胡乱应了。还剩了一个缺,谁知永兴节度使冯胖子来求,要与他孩子蠲,我就没工夫应他。既是咱们的孩子要蠲,快写个履历来。””像红楼梦这样的文字不要泛泛读过,古今皆然,是非常辛辣的讽刺,这就是典型的买官卖官,利益勾结。但是有一点需要明白的是,同样是侯门同样是世袭的官,有些人连买官的资格都不够,比如这个“永兴节度使”,清朝没有节度使这样的官,所以曹雪芹写这个官职是虚写。节度使是从唐朝开始成为正式官职,像安禄山就是兼任三个地方的节度使,手握地方军政大权,这才敢起兵造反。所以节度使这个官职类似于清朝总督,是具有实权的封疆大吏,但是宦官戴权居然不买冯胖子的账,由此也可以看出贾府当年地位,贾母还曾谦虚的说“咱们这样的中等人家”,她们是“中等人家”,可毕竟是侯门。

贾府过年的时候,贾蓉去领春祭的恩赏,此时贾珍说了一番话:“咱们那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又体面,又是沾恩锡福的。除咱们这样一二家之外,那些世袭穷官儿家,若不仗着这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真正皇恩浩大,想得周到。”再读这段文字的时候,就会对世袭的官有一个深入了解的,即不是所有的世袭官宦人家,像贾府这样富有的,很多世袭的官要依靠皇帝赏的春祭的银子过年。所以天下世袭的官多了去,可以能像贾府那样富有的并不多,而林家的世袭官,到了林如海这一代明显就是穷官,可以这样说林如海之所以能娶贾敏,不是仗着他们家的官宦地位,主要还是林如海考中了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