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学位预警:“学区房面积限制”撤下,供给难题未解

(视觉中国/图)

“出现这样的规定,还是因为学校学位太紧张,人口太多。不仅是罗湖区,整个深圳普遍有类似情况,重点小学周边的矛盾会更为突出。”

上海交大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王郁曾以北上广深四城为例,研究超大城市公共服务承载力的差异与提升对策。他发现,北上广三个城市在2005-2015年间公共服务需求均出现下降趋势,唯有深圳表现出显著的需求增长。

发布6小时后,2018年12月4日晚,深圳市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官网撤下了“关于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

补充要求对申请学位家庭的住房面积提出限制:住房面积小于或等于30平方米的,需购房及实际居住满6年以上,且在深圳市内没有其他更大面积住宅类商品房;住房面积大于30平方米且小于或等于50平方米的,需购房及实际居住满4年以上;住房面积大于50平方米的,需购房及实际居住满一年以上。

公告也解释了制定规则的原因:“近年我校地段生源持续增加,学校学位已到极限。为了优先保障学校地段内实际购房居住的户籍适龄儿童就近入学的权利,防止临时择校性申请,挤占地段生学位,人为造成不公平和学位紧张局面,保证教育教学的正常开展……”。

公告还称,此系“参照兄弟省、市、区做法,结合我校实际情况”。

罗湖区教育局教育科科长温利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出现这样的规定,还是因为学校学位太紧张,人口太多。不仅是罗湖区,整个深圳普遍有类似情况,重点小学周边的矛盾会更为突出。”

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无疑是罗湖区的热门小学,在一份深圳小学排行榜中,该校排名第三:“每年都有很多学生可以考上深圳外国语学校或深圳中学3+2或3+3班,生源很好。”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是一所具有35年历史的本地名校,现有3个校区,分别是螺岭小学、螺岭二部以及螺岭湖贝校区。前述公告主要针对由一、二年级组成的螺岭二部。

螺岭二部是一所建筑面积为30366平方米的学校,共有90个教学班,学生4960人,专任教师270人。而校长杜小宜,也是一名履历光鲜的明星校长,曾获评深圳市名校长、广东省名校长等荣誉。

12月6日早晨,南方周末记者试图联系杜小宜,电话被拒接。

校长称“被小户型搞死”

广州、珠海等市亦有类似政策

在一段疑似由学生家长在12月5日晚11点发布的视频中,杜小宜与几名家长正就此事商谈。视频中,杜小宜称:“我们集团的学校(分布)很平均,都很好,唯一担心的是学生入学问题。万一明年还是这样,你们要服从学校的调配。”她也表达了学校的难处:“学期中段是最忙的,出去学习的老师占1/3,我们需要时间。”并表示,一定会给家长满意的答复。

但一提到按房屋面积来申请学位的公告,家长们都有些激动:“现在这个标准是不合理的!”杜小宜则回应称,公告中的细节都是学校此前与律师讨论过的结果。

有家长表示,希望维持原来的积分制标准。一名家长说:“我们的诉求是,第一,现在发布的通告是按30平方米、50平方米来区分,那么很明显有能力买50平方米房子的学生就有学上。”杜小宜打断道:“你们有没有第二套房?有第二套房子的我们一定要按照大方案解决的,没有第二套房的我们就想办法给你们解决。”

此话一出,家长们的议论更显纷杂:“按大方案解决是什么意思”“我们就只有一套房”“现在就是比30平小,买不起,我现在租着房子。”“辛辛苦苦去年买了个43平米的房子,结果现在你跟我说……”。

杜小宜说道:“我们就是给这些小户型搞死了。”

然而,这句抱怨很快被家长们下一个话题打断。

她没有解释如何被“小户型搞死”,但深圳当地某论坛上一篇分析罗湖学位房的文章这样写道:“螺岭外国语的学位房一直是罗湖片区学位房交易量最活跃的区域,楼盘多,小户型多,总价低,教育资源好,颇受家长和投资客的喜好。其中以东门168和华隆园为代表的小户型,总价从130万元到200万元之间,单价在6万元到6.5万元之间。转手率特别高。”

一名长期关注深圳房地产行业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附近在售的学区房中,有近三分之一都是50平米以下的小户型。

罗湖区教育局教育科科长温利虹表示:“在学校发公告前,教育局也并不知晓。但我们知道广州、珠海、中山都有类似按照房屋面积限制学位申请的要求。”

另一罗湖区教育系统资深人士也认为,这一现象其实比较常见:“学位问题本身就比较矛盾,牵扯到各方利益,是一个尽量平衡的过程。考虑到实际情况,螺岭这个学校学位就这么多,那怎么分呢?可能就要通过政策调节。”

南方周末记者查阅过往资料,广州、珠海也确有类似政策。

2013年珠海市教育局出台通知,规定学生及其法定监护人在珠海同一行政区内有二套以上(含二套)全权房产的,按其建筑面积在50平方米以上的房产学区安排学位,即小于50平方米的第二套房产将不再有学位。这一政策被外界视为对“买房择校”的有力打击。

2015年,广州越秀区教育局首次对30平方米以下的小面积学位房做出详细规定,在当年4月15日以前拥有并实际居住的,由对口小学接收,4月15日以后拥有且是唯一居住地的,由对口小学接收,如适龄儿童父母另有房产或其他居住地则由区教育行政部门统筹安排学位。而在该规定出台前的2014年,越秀区“天价学位房”叫价10万元/平方米的消息曾引发大量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地的政策都对家长的房产数量有所要求,体现出较为明显的以遏制炒房为目的的政策逻辑。但此次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的补充要求中并未提及房产数量,而是直接依据房产面积进行规定。前述视频中一名家长这样形容:“你们的公告已经一刀切了。”

多区挖潜扩招、学位预警

8区均发布学位预警

早在2018年1月30日,罗湖区教育局就发布《罗湖区2018年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学位申请预告》,声明公办学校仍存在较大学位缺口。其中规定:“深圳户籍在罗湖区临时购房、租房(不满一年,截止时间为当年3月31日)不保证就近入学;非深户籍在我区临时购房、租房(不满一年,截止时间为当年3月31日)不提供公办学位。”

这份申请预告还包含了申请学校的预警提示,罗湖区教育局提醒家长:“一些学校学位特别紧张,请各位家长结合自身情况,提前做好预判和应对。”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也被列入其中。

各区发布的学位预警,往往将学位的饱和,归结为经济快速发展,人口、外来人口不断增加,幼儿园大班毕业儿童的大幅度增长,人口密集无法满足适龄儿童就读需求。

上海交大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王郁曾以北上广深四城为例,研究超大城市公共服务承载力的差异与提升对策。他发现,北上广三个城市在2005-2015年间公共服务需求均出现下降趋势,唯有深圳表现出显著的需求增长,反映了深圳城市人口与产业经济快速增长背景下公共服务需求同步增长的趋势。

王郁还在论文中写道:“从各城市公共服务需求指数的内部结构来看,深圳最大的需求压力来自保障性住房与义务教育。”

义务教育学位饱和成为深圳各区共同面临的问题。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深圳市9个区中,至少8个曾在2018年初发布学位申请预警。

部分地方的2019年学位申请预警也在11月底悄然来临。11月30日,在2019年福田区义务教育招生相关事项媒体通气会上,福田区教育局副局长陈振强表示:2019年,福田区公办小一入学需求约为18500人,而全区可提供公办学位约13000个,缺口约为5500个;公办初一入学需求约为13000人,可提供公办学位约12000个,缺口约为1000个。

在陈振强看来,福田区挖潜扩招已经8年,而2019年可能是矛盾爆发点。尽管明年的学位缺口相较年初公布的2018年缺口数据较少,但他表示:“2018年入学的人还在上学,能挪的空间已全部挪出来给他们了,2019年已经没有空间可以再容了,一根稻草压死骆驼,就是同样的道理。因为总是在外面垒垒垒,已经压不上去了。”

基于此,福田区将现有招生政策进行了部分调整和修改:学位申请房全面实行锁定(同一套住房不可重复申请学位)、扩大共享学区。据《南方日报》报道,福田区还将通过城市更新小区配套建设学校和引入代建制新建学校等方式加快学校建设,继2017年、2018年各有2所新学校建成,2019年又将有2所新学校交付使用。

12月5日深夜,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决定取消“补充要求”,在官网声明:根据罗湖区教育局的意见,学校决定取消《有关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特此说明。

12月6日中午,罗湖区教育局也发布了情况说明,提及罗湖近几年为了增加学位供给所作出的努力:“近几年,为了满足辖区居民有学上、上好学的需求,罗湖区正在通过城市更新和上天入地工程拓展空间,增加学位供给,并通过集团化办学不断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

当晚,该校又发出通告称:“我校将按照罗湖区教育局的要求,严格落实深圳市义务教育招生政策,坚持就近入学,按照类别和积分录取,符合我校相关条件的,将安排入读。”

但目前还没有消息显示,取消住房面积限制后的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该如何应对学位饱和的困局。教学空间不断拓展,校舍不断增加,但与之相伴而生的重重问题也亟待解决。

龙华区居民梁女士的孩子是龙华外国语学校的首批学生。她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新学校没建好时就已开始招生,女儿在其他学校借读了一年,学校建好后,近两年也在扩招,增加了班级数量。

如今,她女儿就读的小学里,又迎来了周边在建学校前来借读的学生,他们占领了操场和部分教室,“教学环境确实受到影响”。每周一升国旗时,孩子们也只能站在教室里,敬着少先队员礼,听着国歌缓缓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