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为孙子买饭走丢 徒步8小时后找到家腿都肿了

11月20日,吉林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头上扎着留置针的小一鸣正躺在床上熟睡。旁边疲惫不堪的外婆连鞋子都来不及脱掉,躺在床边没有护栏的地方保护着一鸣。“每次看到我妈筋疲力尽的样子,我都特别自责,特别是前段时间她走丢的事,幸好最后她回来了,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妈妈李微边说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宝宝叫王一鸣,2017年9月24日出生于九台市儿童医院,如今刚一岁零两个月,六个月前在长春市儿童医院被疑似为小儿神经母细胞瘤。“5月6日那天,宝宝不明原因呕吐,伴随神志模糊,对我们的呼唤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们赶紧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到北京就诊 ,我突然意识到孩子病情的严重性 。”

6月1日,在医生的建议下,李微夫妇两人带着一鸣辗转到了北京,6号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做了手术。“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孩子满身都是管子,打着氧气,回到病房的时候护士拿出了绑带绑住了孩子手脚,一鸣整整哭了三天三夜,腹部留下了一条十多厘米长的伤疤,最后病理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听到这个消息我腿都软了,反复确认化验单上的名字,多希望上边写的不是我孩子的名字。”李微回想起刚得知孩子病情时的感觉,仍然心有余悸。

因为承担不起北京的高消费,无奈之下李微夫妇又带着一鸣回到吉林白求恩医院进行治疗。 化疗后,一鸣的身体状态不好,中性粒血红蛋白跟血小板都掉到了最低,每个抑制期都需要输血跟血小板,抑制期从几天到半个月。

“每一天都要抽血化验,懂事的孩子抽血都不哭,日夜守着孩子,孩子高烧不退,每隔20十分钟就得测一次体温,温度计哪怕下来一点点心里都特别开心。护士曹云晴每次都是哭着给孩子接针,大家都特别心疼这个小不点,孩子特别懂事。”没日没夜的化疗,妈妈就没日没夜的守着,三十出头的李微,头发上已出现了不少银丝。

满头白发的外婆身体不好,风湿病,心脏病,每天还得去早市买饭菜,为了省钱给孩子治病,满市场找最便宜的菜。“上周三上午去买饭,我妈去了几个小时都没回来,又联系个不上,当时我又急又怕,更恨我自己怎么能让腿疼的厉害的母亲去买饭,后来联系了到我妈,她说在出租屋,我就没想太多。”

后来李微才听妈妈说,她在市场走错了方向怎么也找不到出租屋,遇到两个好心的大姐告诉她走反了,这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在很多好心人的引导下,走了近八个小时才回到出租屋。由于李微的妈妈舍不得花钱坐车,回来时腿都走肿了。李微听妈妈说完心里更愧疚,觉得自己是个不孝顺的女儿,让妈妈跟着自己受罪。

一鸣现在在吉大医院已经做完5个大化疗,后面还有7个大疗,13次放疗。等这些放疗化疗都结束之后,还需要维利方案治疗一年。 自一鸣生病以来前前后后已经花了20多万,根据医生的诊断一鸣后续治疗费用至少还要20万。面对上有年迈的老人下有生病的孩子,年轻妈妈李微面对儿子后期的治疗费却是一筹莫展。

如果您愿意帮助小一鸣早日战胜病魔,请您点击右边捐款链接:1岁男娃坚强抗癌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或者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1岁男娃坚强抗癌(图文/毕大鹏 视频/黑土影像工作室)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