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只吹头发的店大获成功后,又开始按摩行业创业

在美国有一家很奇怪的美发沙龙店Drybar,它的理念是“不剪发,不染发,只吹头发”。

Drybar的创始人Alli Webb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创业前的工作是推销日产汽车,经济状况很不好。

Alli有一头卷发,她从小就一直想把它吹直,这让她发现对女性来说,剪发不是高频消费,吹头发才是。

许多女性每天都要吹头发,特别是在社交聚会、购物逛街前。

Alli敏锐地发现了女性这个高频需求后,拿出了全部家底5万美元,并向哥哥借了25万美元,开始了只吹头发的美发沙龙Drybar的创业之路。

Drybar的主要服务是用吹风机等美发工具给头发做造型,每吹一次要35到50美元,并提供全直头发、鱼尾辫等各种头发造型服务。

发现女性吹头发的高频需求是创业的开始,但要想成功关键是提供独特的体验和超预期的服务。

吹头发的过程中,Drybar为用户免费提供各种香槟、咖啡、柠檬水和甜点。

顾客可以一边吹着头发,一边看时尚杂志,一边享用免费甜品,度过一段轻松惬意的时光。

因为这种舒适的体验,Drybar成为女性们的社交场所,许多女孩会约闺蜜一些来,一边享受服务,一边聊天。

在吹头发基础上,Drybar开始不断提供延伸产品和服务,它推出了各种美发产品和美发造型工具。

靠着吹头发的服务,和为这种场景量身打造的各种美发产品,Drybar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2009年成立的Drybar发展迅速,在全美国已经拥有超过60多个店铺,2016年收入预计超过1亿美元。

最近Drybar的创始团队又盯上了按摩行业,成立了按摩概念沙龙 Squeeze。

Drybar创始人Alli和哥哥多年来一直在琢磨创立按摩沙龙这个想法。

因为他们有过很多次不好的按摩体验,他们觉得按摩市场存在一个很大的市场空白。

按摩行业中两极分化严重,一边是廉价连锁店,价格便宜,但消费者体验欠佳。

另一边是高端酒店和水疗中心,体验一流,但价格让大多数消费者望而却步。

Squeeze瞄准的就是这两者之间的空白市场,Drybar 的两位创始人及其团队希望创办一家既提供一流专业体验,收费又相对合理的按摩沙龙。

Squeeze以技术驱动的便捷预订服务和个性化服务为卖点。

顾客可以提前在 Squeeze 应用程序或其网站上预订服务。

可以设定自身的偏好,包括按压力度、需要按摩的身体区域,按摩时想要使用的产品,从而确保更轻松的店内消费体验。

客人完成预约后,这些信息就会被保存到其个人资料中。

进入按摩房间后,顾客还可以通过房间内的 iPad 调节房间温度,选择自己喜欢的音乐和灯光。

当顾客准备好后,就可以按下“准备好(Ready)”按钮,通知按摩师可以过来服务。

消费完后顾客还可在应用程序或网站上对按摩师的服务进行打分,点评,以及完成付费和给小费等操作,形成无现金式交易,节约了付款时间。

为加强用户粘性,Squeeze 建立了灵活的会员制,每月79美元可以享受一次50分钟按摩服务,每月99美元则可享受时长80分钟的按摩服务。

非会员顾客消费价格根据按摩时长(20分钟~80分钟)从39美元到129美元不等。

另外诸如深层组织疗法、芳香疗法或热疗这样的额外服务都是免费的。

Squeeze的CEO是原Drybar的营销副总裁 Brittany Driscoll。

她是一个很棒的经营者,她帮助 Drybar 拓展了50家沙龙。

Drybar创始人虽然早就有创立按摩沙龙的想法,但她要把大部分时间精力花在 Drybar 上。

当Brittany Driscoll表示愿意迎接这个新挑战时,她就成了Squeeze CEO的最佳人选。

从美发沙龙Drybar到按摩沙龙Squeeze,虽然行业不同,模式不同,但本质上是同样的打法,都是找到市场的空白点,用优质服务提供超乎预期的一流体验。

Drybar创立Squeeze的做法,也是非常值得推崇的内部创业。

通过支持经验丰富的高管们去开创新的企业,不但充分发挥了高管的潜力,调动起高管的积极性,还避免他们辞职创业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可谓一举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