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朵金花:张静江的女儿们为何一个比一个更奔放?

作者:金满楼

张静江号称“革命圣人”,其身上光环甚多,不过其中也颇多难辨是非之处。

譬如张静江的残疾(足疾)是怎么来、何时得的,其实也是一笔糊涂账。

有人说,这是张静江十几岁时参加了救火队,后在一次救火行动中,他不慎摔伤由此成了跛足。

不过,这倒不影响其跑到巴黎做生意,也不妨碍其海外革命,更不影响其生娃,他老人家也是有本事,一口气生了12个娃。

张静江生于1877年,其原配姚蕙生了5个女儿,即蕊英、芷英、芸英、荔英、茜英;据说她们均生在法国,个个都是“中西结合”的大家闺秀,自然格外引人注目。

1917年,张静江的原配姚蕙在美国纽约一公园散步时,意外地被树上掉下的枯枝砸死。丧事完毕后,之前就准备好的朱逸民被扶正。

朱逸民1899年生于江苏常熟一普通农民家庭,其10岁丧母、15岁丧父,后带着妹妹到上海谋生,最初在某富商家帮工,由此而邂逅了张静江。

朱逸民出身贫苦,但面容姣好,长得楚楚动人,在被张静江看上后,其从1913年开始就被金屋藏娇在西藏路某宅,张静江还为她请了家庭教师加以调教,令其看不出是农家少女而像是富家出身的名媛。

扶正那年,朱逸民20岁,比张静江小22岁,与张静江的长女张蕊英同龄。

之后,朱逸民倒也算争气,其婚后第一胎就是个儿子,以后又陆续生了五个女儿,分别是乃琪、乃恒、乃理、乃琛、乃珣。由此,张家生了十朵金花,名声远扬。

期间,朱逸民还生了一个儿子,两子分别名叫张乃昌和张乃荣。

家里有了“十朵金花”,那婚配也是车水马龙,隔个一两年就有,十分繁忙。其中,张家大女儿蕊英嫁川沙富商瞿谷卿之子、美国留学生瞿濂甫;

二女儿芷英嫁南浔丝商之后、留学英国、曾任江南铁路公司总经理的周君梅;

三女儿芸英嫁的是电影明星陈寿荫。说起这事,张静江可是不同意。本来呢,张静江年轻时受无政府主义影响,其在外一向主张自由、开放,但对芸英的这门婚事却是极力反对。

和现在人的眼光一样,张静江认为搞文艺的人都不靠谱,将来必有变乱。而且,当时宋子文也在追求芸英,张静江这头还没考虑清楚呢,又冒出一个搞电影的奶油小生。

最终,还是搞文艺的花头多,张芸英最终摆脱了宋子文,并瞒住父亲与陈寿荫完了婚。

有了三女儿的成功反抗案例,四女儿荔英就更牛气了。张荔英是个画家,有才气,还会骑马打猎,是个时代风气下标准的反传统女性。

1930年,张荔英丝毫不顾几乎所有人的反对而嫁给了比她大30岁的陈友仁。

陈友仁是何许人也?那是加勒比海特立尼达出身的华侨,后来孙中山的英文秘书和外交顾问。二十年代大革命时期,其曾任广州革命政府外交部长,并与苏联顾问鲍罗廷打得火热。

1927年国民党分共后,陈友仁仍旧坚持亲苏反蒋立场,由此也成为张静江一方的反派。乖乖,这下好,张静江的女儿居然要嫁给比自己大30岁的反对派老头!

张静江简直就要气得昏死过去了。 但是也没辙啊,这女儿太厉害了,最终她与陈友仁在法国巴黎结婚,真是引起了一场轰动。

据说,张荔英婚前还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其中说:

“此次上书,有关女终身大事,颇望大人阅后亦乐意,而且赐以允可为盼。

……得晤陈君友仁,于是因意见相合,结为朋友,时相过从,继而由友谊转为敬爱。彼即有与女结婚之意。

……陈君之性情、才学,作为男子中之特色,可无疑义。其于中国外交,对世界之工作,亦良可称述之。

……女为美术学徒,而何为真美术,深知选择之故,决意将从前终身不嫁之意取消。

……务祈大人见信后速赐复音,以成全女终身美事,不胜盼甚,祷甚……”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反对不反对还有什么用呢,这哪里是征求意见,分明是下“最后通牒”嘛!

右为陈友仁

同时,陈友仁写了一信给张静江,信中既表白他与张荔英之间的爱情,也很识相地汇报了关于他去莫斯科的事情,以及对于“赤化”问题的大致看法。

据张静江的账房先生李力经的回忆录中说,“被老丈人”的张静江对此是很不以为然的。

然而,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至于五女儿茜英,她是姚氏所生的女儿中最小的一个。论性格,她也算是叛逆,喜欢一个人开汽车到处跑,一个月所耗的汽油费常常在百元以上。

不过和前面两位姐姐相比,这也不算什么了。最后,张茜英嫁给了华侨林可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