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娱乐圈为什么都找这个95后设计珠宝?

憋说话,先看图。

这组“清宫照”前不久红遍了互联网。

华丽的衣裙,奢华的首饰,传神的造型

秒杀一切清宫大戏。

而照片中的一切,

均出自一位“95后”设计师之手。

他拉来外婆和妈妈扮成太后和皇后,

亲自给她们设计了整体造型。

而片中所用到的所有服饰珠宝,

都是他自己和几个收藏家朋友的藏品。

“照片里除了妈妈和外婆不是清朝的,其他都是清朝的。”

也正是这组照片,

让大家知道了这个21岁的少年,

不是什么靠父母上位的富二代。

而是开创了自己独立设计品牌的,

明星御用高级珠宝定制师。

他,是龙梓嘉,

全世界年龄最小的珠宝设计师。

/古典灵魂浸养下的少年/

文化环境的熏陶对一个设计师的养成和创作在龙梓嘉身上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从外婆那辈起,

和龙梓嘉亲密的长辈们都是从事艺术工作的。

龙梓嘉的外婆是一名主攻青衣的戏曲演员,

大部分时间里龙梓嘉看到的都是外婆的古装扮相。

那时候外婆头上那些闪亮亮的头面珠花,

还有身上流光溢彩的胸花镯子和戒指,

给了幼时的龙梓嘉触及内心的美丽撞击。

还在中国美术学院附中读高中时,

龙梓嘉学过书法课,也曾去安徽歙县写生。

安徽歙县

那些沧桑的笔迹,那些白墙黑瓦,

都给予龙梓嘉以感官上的美学冲击。

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珠宝设计学院毕业后,

龙梓嘉又在中国美术学院进修。

在那里,

他接受了最正统的传统东方美学教育。

所以在龙梓嘉的所有设计作品中,

不管是中式还是西式,

都有着浓郁的古典风格。

这也间接导致他在回国之后,

来北京发展的原因。

龙梓嘉家在杭州,但杭州的慢生活,

接使他触到的信息比较变少,

一度导致了他灵感的匮乏。

但在北京,四面八方的文化都在这里撞击。

北京的博物馆、大街小巷,

充满了时代的韵味,

美术艺术老师也能经常和他交流。

在这里,老师好友的三言两语、衣服上的纹饰、

水墨上的图案、甚至一些残破的古董瓷片,

都能给他的创作带来新意,

从而帮助他渡过了创作的瓶颈。

“东西是我设计出来的,但灵感是大家一起想的。你让我一个人坐在那死命地想东西,我是想不出来的。”

在我们问起龙梓嘉的设计灵感时,

他毫不避讳的说道。

所以这也是他从事艺术设计时间尚短,

但成果显著的原因吧。

/知足而不满足的“野心”/

对于一个刚毕业一年多的年轻人来说,

龙梓嘉的成就已经不可小视。

刘嘉玲戴着他设计制作的“童男童女”珊瑚耳环

林心如戴着他设计的珍珠鸟形胸针扣

《寂寞空庭春欲晚》中主角佩戴的玉坠

在吴奇隆颖儿的《一粒红尘》中,

他担任了该剧美学顾问,制片人更是告诉他,

这部戏的来源就是Ciga Long的一些故事。

在2016年年底,

巴黎市副市长邀他去巴黎市政厅做静态展览。

龙梓嘉为准备静态展创作的手稿

龙梓嘉为准备静态展创作的作品

而在那之前,这个少年受美国政府邀请,

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NASDAQ大屏;

而他的毕业作品,更是受意大利政府邀请,

在佛罗伦萨参加了当代艺术双年展。

龙梓嘉的毕业作品

龙梓嘉毕业作品的获奖证书

他知足于此,却又不满足于此。

除了设计师,他更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

一个像叶景天、张叔平老师那样的美学大家。

单单是珠宝搭配已经不简单,

更别说设计一个整体的美学造型了。

龙梓嘉收藏的服饰

龙梓嘉收藏的饰品

它需要的不是简单的搭个簪子,

更需要服装造型和颜色整体的配合。

所以从意大利回来之后,

他便去北大读了珠宝鉴定,那时,

他更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但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被人理解。

/是老成?还是潮流? /

很多人会觉得龙梓嘉少年老成,

一个95后为什么要做一些这么复古和老的东西。

可是在学习了东西方的传统美学之后,

再加上从小所受到的教育,

龙梓嘉知道坚定自己是很重要的。

“我追求的不是老的东西,而是美的东西。”

龙梓嘉宫廷暗黑系列作品

的确,难道复古就意味着老成吗?

现今那么多的潮流就没有过时的那一天吗?

现在我们所穿所用的流行的东西,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难道就不会过时吗?

可是那些古老的,传统的美,

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龙梓嘉曾以维多利亚的宫廷吊灯为灵感,

设计过一款极具古典韵味的耳环。

可在杨幂戴着这对耳环去参加时尚活动时,

它又显得格外时尚。

所以古典的东西不是老土的,

它是可以很时尚很前卫的,

因为它有流传的价值。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我可以很大方的承认我在那方面没有灵感,在那方面我可能做不出来或者没有别的设计师做的好,但在古风里,我还是可以有自己的一个进步的空间。”

诚然,在我们去看民国的服饰,

清代的刺绣、簪子、凤冠,明代的白玉、

维多利亚的宫廷时期的装饰品和衣服,

永远是美的,永远是不过时的。

因为它有文化背景在,

它有当时的一个历史质感在那里撑着,

它不是空洞无味的设计,

而是一个有灵魂的东西。

所以不愿意去触碰那些所谓新潮现代的龙梓嘉,

一直坚持走着复古的风格。

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在古典文化的支撑下,

成为一个个有故事的作品,

在时尚和前卫的当代“饰”界流传下去,

而不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

/大美无言 /

真正的美不是刁钻的,不是猎奇的。

它不是你在一张白纸前驻足半天,

还参透不了的故弄玄虚,

而是你在第一眼看到时,

便直击心灵的美感碰撞。

就像你看不懂空白一片的画纸上,

只有一个黑点是什么意思,

但能看得懂名帖古画中的

一撇一捺、一草一木。

大美不需要苍白的语言去描述它的内涵,

只有猎奇的、自以为是孤芳自赏的小美,

才需要华丽的词藻去表达它的含义。

当中西方几百几千年

不过时的文化之美

相互碰撞、交融,最后成品时,

那让你第一眼便怦然心动的美,

才是能传承下去的潮流。

而那,

正是年轻的龙梓嘉正努力去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