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切割”超级物种,新零售难赶阿里

解决分歧后更加独立的永辉云创走向何处?

在被新零售业务拖累了一年以后,永辉超市终于决定剥离这一业务。

12月4日,永辉超市发布《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与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关联交易框架协议》公告,将与永辉超市创始人、CEO张轩宁签订《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其持有永辉云创20%的股权给张轩宁。

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股权比例由9.6%增到29.6%,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对永辉云创原持股比例从46.6%,下降为26.6%,为第二大股东,但不再有控制权。

同时永辉超市还发布公告,称系兄弟关系、同为永辉超市创始人的张轩松和张轩宁签署协议,双方自即日起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续双方将依照自身意愿独立行使股东及董事的权利和义务。

公告称,两人曾于2010年3月10日签署了《股东一致行动协议》,该协议于2013年12月14日到期。双方于当日重新签署《股东一致行动协议》,协议有效期三年。该协议于2016年12月到期后,双方未再签署《股东一致行动协议》,但在永辉超市股东大会及董事会会议表决时双方意见实际仍保持一致。

张轩宁承诺,自交割日起,在张轩宁控制永辉云创,或对永辉云创的经营管理具有重大影响的情况下,若永辉云创的主营业务与永辉超市存在同业竞争,则张轩宁不得在永辉超市担任除董事和监事以外的其他职务。

今年6月,张轩松在股东交流大会中表示,对于以超级物种为代表永辉云创,“我和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偏重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

这两条公告叠加意味着,张氏兄弟两人关于新零售的分歧,以永辉云创被从永辉超市上市体系中剥离出来,张轩宁成为永辉云创的主理人而告一段落。

创办于1995年的永辉超市发展至今已是全国第五大超市,主要业务可分为云超、云创、云商和云金四大板块。其中,云超板块涉及,永辉超市(内部称红标店)、 Bravo店(内部称绿标店),主打综合类超市。永辉云创在2015年6月成立于上海,包括含永辉生活店、超级物种、永辉生活App,主要孵化创新业态,属于新零售风口。云商则重组原有总部职能部门及事业部。云金即永辉金融业务。

从今年以来,永辉的创始人们便不断调配在各大业务板块的股份比例以及业务权重。据金融数据平台东财Choice数据显示,2018年1月22日,张轩松减持了价值为18.8亿元人民币的1.66亿股永辉超市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74%,且此次减持之后,张轩松已不再持有永辉超市的流通股份。

12月4日,永辉超市还发布另一条公告称,与大连一方集团、孙喜双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拟受让大连一方集团持有的占大连万达商管1.5%的股份。这笔投资意味着,增强了以永辉红标店、Bravo店等为代表的永辉传统业态,“到店”业务的投入。

另一方面,在永辉新零售的板块,腾讯成为动力。这代表了腾讯欲在新零售上与有盒马生鲜代表作的阿里巴巴一决高下。

去年12月,腾讯投入42亿元人民币入股永辉超市,受让其5%股份,同时对永辉云创增资获取其15%的股权。今年1月,腾讯以9.56亿元人民币参与了永辉云创的增资。

入股永辉超市后,腾讯一直助其信息化的改造。截至8月底,微信扫码购已在永辉旗下410家各业态门店落地,其中超级物种、永辉生活门店全线落地,云超部分也有大量门店上线,人脸支付等创新支付手段也在超级物种、永辉生活上海、深圳、北京等地部分门店落地,并开始逐步推广应用。

然而,曾经寄予厚望的以超级物种和永辉生活店为代表的永辉超市新零售业态,即便有腾讯加持,也依然栽了跟头。

永辉超市曾在2017年报中计划新开店为超级物种100家、永辉生活店1000家。而据公开资料,目前永辉生活开店总数约400余家。在2018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开店1000家的年初计划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目前看完成永辉生活店的开店计划比较困难,公司需要根据大环境动态地调整。”11月12日,永辉超市在上证e互动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

“互联网烧钱真的太厉害,”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曾经对媒体表示,大润发在2013-2017年间试水新零售电商平台飞牛网时,四年共收入70多亿元人民币,但亏损却达到了14亿多元人民币。

永辉超市也被新零售的赔本赚吆喝所拖累。事实上,2018年上半年永辉超市实现净利润9.33亿元,同比下降11.54%,也是自2016年以来永辉的净利润首次下跌。其中,公司持股46.6%的永辉云创的新零售业务新零售业务净亏达3.89亿元,这是公司在18年开始,除了股权摊销费用,本次永辉财报亏损的主因。

而当永辉云创进入了“张轩宁时代”,虽然止住了永辉超市的“出血点”,但是更加独立的永辉新零售,与盒马生鲜正面将面临更大压力。虽然在张轩宁增持永辉云创之后,腾讯仍持有永辉云创15%的股权,但已是第三大股东,这令腾讯的新零售愿景充满变数。(时间财经 梁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