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社评:“黄背心运动”会演变成“巴黎之春”吗

巴黎的事情给外界重要启示:无论什么国家,底子厚还是底子薄,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都是社会稳定的根。

尽管马克龙已经决定取消上调燃油税的计划,但法国示威团体仍旧在社交媒体上动员周六举行名为“第四幕行动”的巴黎大示威,它被预测可能成为“黄背心运动”爆发以来最大规模的骚乱。

巴黎如临大敌,全城热点地区的大部分博物馆、许多著名商店、旅游景点宣布在周六关闭。像埃菲尔铁塔这样标志性的游客中心和香榭丽舍大街的店铺关门,将传递巴黎这座城市瘫痪的印象。

马克龙的执政受到沉重打击,法国社会似乎在以“自杀式爆炸”打击它的政府。最初的由头提高燃油税已经移除,但老百姓的怒火一旦燃烧起来,烧掉的东西就不再是一座房子,而是风吹到哪,就烧到哪。

法国历史上是欧洲革命的中心,欧洲的问题常常在法国最先迸发出“星星之火”。这一次法国人真正抗议的是生活水平的下降,普通人人生的黯淡,还有贫富差距。其实全世界的抗议,三绕两绕都会绕到这些主题上。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演变成失控的动荡,也就是“革命”。

“黄背心运动”是自1968年以来法国最为严重的抗议浪潮,我们几乎可以把它称为“巴黎之春”了。它的真正严重性在于,这一波抗议发生在法国经济的停滞期,而非蓬勃发展期,这使得法国政府为缓和矛盾只能把钱在左口袋和右口袋之间腾挪,而无法筹集到满足人民更多需求的资源增量。

这次抗议浪潮中,舆论出现重新开征巨富税的呼声。而法国几年前曾经加大对富人征税,结果导致一些富人移民跑路,资金外流,影响了法国经济,法国政府被迫取消引起争议的税种。如果再次加大对富人征税,等于是翻过去的烙饼又重新翻回来。

法国的问题是欧洲问题的缩影。欧洲多个国家经济不振,社会紧张不断酝酿。法国还算好的,南欧“笨猪五国”的综合情况还要糟糕。就目前来说,意大利、比利时、荷兰等国也出现敏感的抗议活动,有些抗议者还学着巴黎示威者的样子穿上黄背心,让政府惴惴不安。

尤其让一些欧洲人警觉的是,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巴黎“黄背心运动”与美国极端民族主义者班农领导的基金会有联系,而班农还曾被爆出过对英国脱欧发挥过“幕后作用”。鼓破万人捶,班农对“美国优先”的崇尚尤其激进,用削弱欧洲来加强美国,这也的确符合他的理念。

巴黎的事情给外界重要启示:无论什么国家,底子厚还是底子薄,发展经济改善民生都是社会稳定的根。没有什么社会可以吃老本,越变越好是每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政治资本,而经济停滞甚至倒退,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政治上极其负面的不可承受之重。

西方舆论经常带着酸味说,较好地发展经济是中国政治体制的“合法性”来源之一。其实这话用到法国和欧洲去,尤其显得合适。

必须高度重视经济建设和民生,这在中国已是不断传承的政治座右铭。但在法国和欧洲,政治焦点常常是飘忽不定的。欧洲的条件实在太好了,只要社会的注意力适当集中,保持经济和民生不断上扬就不难做到。在这个问题上,欧洲的精英们不该犹豫,全世界的精英们应当共勉。

本文系《环球时报》社评,原标题:“黄背心运动”会演变成“巴黎之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