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智民:我贩卖的不是眼镜,是对商业的洞察

2018年12月7日,星创视界与Airdoc、春雨医生、三生制药集团、益丰大药房的五方战略合作在北京举行。详细了解不难发现,上述企业涉及了眼睛医疗健康的所有重要环节,用星创视界董事长兼创始人王智民的话来说,此次合作不仅完成了眼视光产业从健康筛查到线上咨询再到用药的闭环,也是构建一种新医疗逻辑的可能。

文 / 品途商业评论

眼镜行业的探索和引领

作为中国眼镜产业的领跑者,星创视界宝岛眼镜并未止步眼镜零售产业的利润空间,相应的,王智民这几年中一直希望星创视界能在眼睛医疗健康领域不断发力。例如,今年7月,星创视界就与AI科技公司Airdoc合作,在宝岛眼镜店引进AI眼底筛查。

显然,星创视界已经走上了医疗服务化道路。从传统的眼镜零售企业转型为眼视光医疗服务企业,一切都在按照王智民的预设轨道前行。

不得不说,星创视界的最新科技产品有着极强的体验感受和健康价值,王智民眼中的眼镜行业3.0时代打破了行业的边界,通过对眼视光带来的眼睛健康的才是未来,更有意义。

从对眼镜行业1.0时代到3.0时代的解读和定义,从强调“谁说我是卖眼镜”的呐喊,到通过AI 技术重塑眼睛大健康乃至眼视光生态闭环,王智民更希望领跑这个时代。

不谈眼镜,并不是说王智民要舍弃老本行,相反,他需要用健康的延伸来强化产业的价值和核心竞争力,可以说这是升维战略,降维打击的最标准动作。

宝岛眼镜起家于台湾,在市场稳固,经营更好之际,作为宝岛“少帅”的王智民敏锐看到了内地巨大的市场潜力,并只带了为数不多的团队开始了内地眼镜市场的探索和开发。

王智民在商业模式,组织架构,管理方法上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坚守,做产品,做健康,做生态,显然,他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打造关于眼视光未来的商业帝国,自我颠覆恰恰是一个企业家应该具有精神,在一次演讲中,王智民强调“未来五到十年,传统产业里80%品牌都会消失,眼镜业也不例外。”

从传统眼镜零售行业的领导到互联网时代的纠结,再到眼大健康倡导者,王智民希望在这个领域舍与得之间在努力找到一个平衡点。但是自我颠覆需要的不仅仅是决心更需要对市场、环境、资本甚至政策的敏锐把控。

宝岛的决心

关注大健康,但是对于眼镜行业依然是王智民守望的主业,一副中国宝岛台湾的地形图带着眼镜的logo,用现在的语言来形容,很萌,拥有很高的辨识度,符合年轻消费者的审美标准。

宝岛眼镜于1972年成立于台湾,在台湾原本有着不错的开头和过程,但是王智民却更地看看到了未来中国内地巨大的市场机会,他希望投身到这个市场变革的洪流中,1997年,他在武汉开设了内地第一家宝岛眼镜店。

可以肯定的是,在国内市场,知名的眼镜连锁品牌并不多,宝岛算是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从1997年算起,今年是创业的第21年。谈及此,在王智民的规划中更习惯依据宝岛的自身历程将这个行业分成三个阶段,在多次的演讲中,他也分享过其中的故事。

|眼镜行业1.0时代: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红利时代。

从1997年到2010年前后,王智民将其当作是眼镜1.0时代。彼时正是宝岛眼镜进军中国市场,中国此时的眼镜行业正处在粗放经营结算,眼镜消费刚刚起步,巨大的市场需求被释放,也让宝岛通过快速展店获得品牌推力和认可度,那时间,宝岛绝对是高端眼镜消费品牌的代表。

就在整个行业还在按照既定市场规则前行时,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力直接将传统市场的寂静打破,同时,O2O来了。

|眼镜2.0时代:电商时代的新零售变革

从电商时代的到来,再到O2O风口的兴起,王智民和他的宝岛眼镜并没有马上认识到这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直到2012年天猫双11。那一天,天猫冲破了190亿单日业绩,受到这个数据的刺激后,王智民突然意识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了。

2013年的双11,王智民决定让宝岛眼镜发力,结果是,压倒性的销售优势,让宝岛眼镜在线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那一夜,王智民彻夜未眠,他思考的是,在传统的线下零售世界中,所有的线下商业世界里,它是有一定的规律跟比例的。然而,在互联网时代,这些都被无情地打破,变与不变已毫无讨论的价值,问题是如何创新改变的更彻底。

他意识到“同时拥有传统行业渠道和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才是最可怕的。”2014年,王智民开始思考眼镜3.0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眼镜3.0时代:或将进入医疗筛查领域

如果说对于眼镜行业2.0时代,王智民是被动应变的话,那在3.0时代,他便是主动求变,市场的跨界打劫(小米等互联网公司进入眼镜行业)和互联网的无限想象,强化了王智民在这个领域的信心。在天猫的销售量也让王智民意识到原有的市场分配格局早已不复存在,谁占领这个时代,甚至说领跑这个时代,谁将更被市场青睐。

2013年年底,王智民开宣布星创集团未来有两个战略,第一个战略叫数字化;第二个战略叫做专业化。

“眼镜店的本质是眼视光,那眼视光的本质是什么?是大健康领域。”经历了2.0时代的变革,王智民也更清晰认识到,“眼镜行业的本质是眼视光,我们也不是卖眼镜的,我们属于医疗服务行业。既然眼睛对人类来讲是那么重要的,我们不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是卖眼镜的公司,我们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专业的医疗服务的公司。”

基于此,王智民发表了《AI眼底密码——从灵魂之窗到健康入口》主题演讲,他的主要观点如下:

第一,在中国,眼镜行业被很多人误解;

第二,眼视光是眼科的起点,也是眼科的终点;

第三,在医疗领域讲三个事,诊、疗、药,在最前面还有筛查。

重塑商业价值

采访王智民,你会发现他有着清晰的商业规划和发展脉络,既懂得博采众长,又知道如何保持自己的坚守。

传统企业大多会有互联网转型的盲从感,这也是为何成功的案例并不多见的缘故,界限在于对过去过度的否定和对陌生过度的肯定。

宝岛眼镜2011年成立电商部,一年后总投资达一千万,董事长王智民亲自挂帅上阵。他说,看不清局势还可以乐观地死,知道变革在即,真的有些怕了。

正是因为如此,宝岛眼镜从IT系统、呼叫中心再到管理层头脑风暴,每一个环节都紧扣互联网。当然转折点在2013年来临。

O2O来了,裹挟着颠覆、创新这些大词,一时间被创业者或企业家奉为神谕,风光无两,正好那时突然出现一大堆报道,互联网上、自媒体们都就开始发布一大堆O2O时代来临的消息。王智民说整整4个月的时间,每天他都会在互联网上扒下来所有关于O2O的文章,不断地看和思考。结果是,他发现O2O是个伪命题,他甚至还专门撰文《O2O是个伪命题》。

他认为“未来一定是O+O,也就是说线上加线下必须同时间存在。”他这个观点比现在的阿里巴巴CEO张勇还要早几年,谈及这些,王智民说自己比张勇早提出这个逻辑还是挺开心的。

今年以来,新零售的深化发展,让数字化成为了企业的标配,而宝岛眼镜2013年开始实施“数位化”战略,经过4年的探索,至今已经做到线上线下完整融合,全渠道共同服务,为用户提供最佳消费体验。

按照王智民的讲述,星创视界的数位化战略是从渠道的所有环节去执行。2016年初宝岛眼镜门店全面升级数位化,并携手分众专享、携程等开展跨界合作OxO,细分挖掘会员潜力,着力打造以消费为中心的场景体验,锁定精准客流。

“眼镜业以前是销售驱动,未来是医疗专业驱动。”对于驱动力的诠释,最至关重要的一步就是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很显然,医疗是未来的防线,对健康的关注也是消费升级趋势,眼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在大健康领域布局,也令王智民欣慰的是,自己已出发4年。

谈及此,王智民也甚是激动,但是过程也是凶险无比,专业化团队的培养,设备的研发,甚至包括算法的创新,各种的辛苦相信只有星创自己人最为清楚,关于和Airdoc共同合作,引进AI眼底筛查,Airdoc创始人兼CEO张大磊就曾说,他没想到,王智民作为传统眼镜行业的企业家对于AI科技构建眼视光健康的未来了解和认知如此之深,也正是双方理念和视角的驱动,迅速促进了合作的有效开展。

本次五方战略发布会上,星创视界还携手Airdoc发布了《2018年中国视网膜健康调研报告白皮书》基于数万份数据案例对于目前的视网膜异常体征、慢性病等做了详细分析和解读。

曾有媒体形容他是“疯子”,王智民显然很喜欢这个称号,还在朋友圈说起过,疯狂在于一往无前和真实自我,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极客的天堂。

今年10月,星创视界与“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春雨医生合作,打通双方数据接口。这就是说,消费者可通过星创视界眼视力健康档案Vision-iBook接入春雨智能推荐的医生,享受24小时内免费咨询。而此次五方合作,对于眼视光的未来发展让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

从研发到算法再到平台合作,王智民希望这些仪器能够给消费者带来更优化地体验,据他透露,在不久将来,宝岛眼镜的主要门店都会标配这些设备仪器,这才是这个行业的未来,和核心优势,他的商业思想是“重大科技的发展撞击现有的商业环境与知识”。

谁说我是卖眼镜

“谁说我是卖眼镜”是王智民用更网络化的预言诠释星创的价值主张,很显然,这一做法很快就被人记住了这位来自台湾的眼镜大王,而自我颠覆,也更让人对其肃然起敬,“我在焦虑中选择未来的出路”王智民曾这样表示过自己的价值主张,焦虑主要来自内外,主要企业管理如何适应是互联网技术变革下的市场需要,在外就是重申“谁说我是卖眼镜”的价值主张。

对于配镜行业的现状,王智民经常举一个例子,“我经常开玩笑说今天你是卖猪肉的,明天你去开一个眼镜店给老百姓验光也没有不合法。”这不是玩笑,而是事实,时至今日,眼镜的零售是体现产品和服务最好结合的一个品类,每年的6月6日是全国爱眼日,也希望在全国用眼卫生的同时,对于中国配镜行业的规范与标准变得越来越好。

接触过的人都知道,王智民的思维运转很快,对于经济走势,互联网趋势,管理思想的讨论无不信手拈来。近几年,王很喜欢参加各种演讲,来宣扬他的观点和主张,记者也聆听过数次,与他思维跳跃一样更容易被记住的就是他的穿衣风格,很潮,很前卫,往往在一群西装革履的企业家中显得格外突出,其实,特立独行就是为了打破固有的思维,传递这一点。

曾有媒体形容他是“疯子”,王智民显然很喜欢这个称号,还在朋友圈说起过,疯狂在于一往无前和真实自我,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极客的天堂。

看过王智民朋友圈的人也许会有感觉,不管是民生的还是商业他都真实地表达出来,前不久的D&G事件,王智民也是在第一时间明确表态,星创视界下架全部D&G品牌的商品。

作为新零售的典型代表,宝岛的变革之路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对于未来的零售变革,王智民在采访过程中不止一次提到,中国零售业目前的发展阶段仍旧比较“躁进”,有些盲目,真正的零售并不是出售商品那么简单。

产品与服务依然是零售的本质,跑赢时代和坚守本质需要用信念弥合,“未来的5到10年,对创业公司或者传统公司,都是一个更刺激但是又更可怕的时代”王智民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