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猛增,净利润暴跌 陌陌被指陷“虚拟营收”困境

先是陷入公司数据“出售门”,此后又遭做空机构狙击,漩涡中的陌陌(MOMO)似乎到了发展中的危机时刻,然而在此关头,却又抛出一份让业界大跌眼镜的成绩单。

12月6日,陌陌公布了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Q3)未经审计财报,三季度陌陌营收同比增长51%至5.36亿美元;而净利润环比大跌超27%,MAU(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速则创近3年来新低。

独木难支的陌陌虽然强势收购探探试图补充本已增长乏力的公司业绩,但这似乎并没有让其达到此前的预期,且净利润严重下滑和营运成本迅速增加,无疑再度加大它的发展困境。出现营收增长和净利润暴跌的陌陌,真的如做空者质疑的——陷入了发展的“虚拟营收”困境?

营收猛增却净利润暴跌

进入全面“洗白”时代,陌陌正遭遇营收高增速和净利润的断崖式猛跌。

12月6日,记者获悉的陌陌三季度(Q3)未经审计财报显示,2018年Q3,陌陌营收同比增51%至5.36亿美元,环比增速为8.4%。

然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陌陌营收猛增的背景下,却奇怪地出现了净利润严重下滑的发展困境。陌陌三季度财报显示,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8520万美元。同比增速大幅下降至个位数7.9%,而2018 年Q1、Q2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59.4%、93.9%,Q3净利润环比增速-27.5%,Q2环比增速为-9.3%。

在此影响之下,陌陌的经营活动现金与去年同期相比也出现了腰斩的现状。财报显示,Q3经营活动带来的净现金为5090万美元,上一年同期为1.046亿美元。

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也对陌陌连年持续增长的成本及经费、研发费用和管理费用产生了质疑。

陌陌财报显示,2018年Q3,陌陌营业总支出达到4.42亿美元,同比增加66%,高于51%的营收增速。与此同时,陌陌运营成本中,公司研发费用、管理费用占营收比也略有增长。陌陌财报显示,销售费用同比增43.4%至0.83亿美元,占营收比由Q2的11%扩张至15.4%。Q3整体运营成本环比增速达到44.2%,创近5个季度新高。

“在净利润暴跌以及增长乏力的背景下,收购探探之后的陌陌,在有限活动现金的支持之下,当下如何突围仍值得思考。”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直言,特别是持续增加的运营成本以及费用,在研发管理经费水涨船高的压力下,似乎让困境中的陌陌压力倍增。

值得关注的是,即便合并探探,似乎也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陌陌持续以来的MAU(月活用户数)发展困境。陌陌三季度财报显示,陌陌平台MAU同比增17.1%至1.105亿,但环比增速2.3%创2016年Q1以来新低。

“面对MAU发展困境,原本需要其加大力度投入,快速突破发展瓶颈,拉动营收。”另有业内人士直言,然而奇怪的是,陌陌并没有将投资的思路放在其业务上,而是主要投向可能是探探或是Phanta City节目的推广,这似乎让陌陌的MAU困境期拉长。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受接连不断的利空消息影响,陌陌股价也是一泻千里。财报发布的上一个交易日,陌陌暴跌4.2%,而持续受财报的利空消息影响,陌陌发布业绩当日盘前更是暴跌近13%。截至12月5日美股收盘,陌陌股价收于31.69美元,下跌4.2%。

“虚拟营收”困境?

“面对此次陌陌三季度营收暴涨和净利润暴跌的业绩现状,似乎与陌陌发财报前做空者质疑的有些吻合,难道陌陌真的陷入了‘虚拟营收’的发展困境?”另有业内分析师对记者直言。

根据资料显示,12月5日,美国投资咨询公司J Capital曾警告投资者称,陷入MAU发展困境的陌陌直播业务,可能存在“循环营收”的问题。

J Capital分析师安妮·史蒂文森-杨(Anne·Stevenson-Yang)表示,陌陌大部分的营收增长均受部分用户驱动,这些用户在打赏后可以获得陌陌75%至100%的返现,这种方式可能被用来洗钱,并估计这种行为可能影响陌陌约40%的营收。

除此之外,史蒂文森-杨表示,陌陌的月活跃用户数实际上在一年前就已见顶,此外该公司所处的行业竞争十分激烈,还面临高度的监管风险,以及巨大的内部抛售。

陌陌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陌陌净营收达2.461亿美元,同比增长524%;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9150万美元,同比增长674%。截至2016年12月31日,陌陌月度活跃用户达到8110万。2017年全年,陌陌净营收达到13.183亿美元,同比增长138%。陌陌2017年净利润率达到28%。截至2017年12月,陌陌月活用户数接近1亿,达到9910万,再创历史新高。

“该股未来可能下跌41%至18.62美元。”J Capital表示,陌陌管理层已经大变样,3位顶级高管在2017年11月的同一天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

而此次陌陌财报发布之后,陌陌有公告称其高层再度调整,元璟资本合伙人兼董事、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吴泳铭自2018年12月3日起被任命为陌陌公司董事会董事,即日生效。另外,沈南鹏于2018年12月1日正式辞去陌陌公司董事会董事一职,即日生效。

不过,值得琢磨的是,记者在陌陌三季度财报中发现,陌陌的收入结构中,主要营收依旧由直播业务收入贡献。但相比之前,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已经有大幅下降,直播服务占总收入的比重已经由上一季度的83.15%下降至76.36%,却依然增长强劲。

12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打电话和将采访提纲发至相关负责人,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收到陌陌方关于此事的具体回复。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