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学家董佳家:师从诺奖导师 乐观拥抱“不确定性”

董佳家在实验室 郑莹莹 摄

中新网上海12月7日电 题:青年科学家董佳家:师从诺奖导师 乐观拥抱“不确定性”

作者 郑莹莹

“路遥知马力,科学家最宝贵的动力就是兴趣”,40岁的青年科学家董佳家说。他有一个牛“导师”——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夏普莱斯教授(Karl Barry Sharpless)。在董佳家的眼里,导师便是一个以兴趣为生的人。

董佳家在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夏普莱斯教授实验室呆了6年,2015年回到中国。在董佳家现在的办公室里,还贴着一张导师曾赠予他的剪报——一张“六角恐龙”的报道。

“真的有这种生物,它看上去有六只耳朵,我用它来提醒自己:世界上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有。”他说。

董佳家是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他于2006年在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取得博士学位;之后作为高级科学家加入白鹭医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进行新药研发工作;再后来由于在新药研发项目上的突出表现,被推荐加入夏普莱斯教授的实验室。

董佳家说从事科学的人,诚如导师夏普莱斯教授所说的,需要拥抱“不确定性”,而且要非常享受这个探知的过程。

“科学没有标准答案,科学的核心精神就是去发现未知,而非寻找确定的目标。”他说。

他的导师夏普莱斯教授就是这样一个爱打破陈规的人,夏普莱斯教授最先提出点击化学(Click Chemistry)的理念,颠覆了传统的合成化学。

“在化学领域,最难的不是怎么合成,而是合成什么”,董佳家说。在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工作期间,董佳家与夏普莱斯教授一起开创了第二代点击化学核心理念,并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德国应用化学杂志(Angew. Chem. Int. Ed。)的封面发表了第二代点击化学理念的奠基性论文“Sulfur(VI) Fluoride Exchange (SuFEx):Another Good Reaction for Click Chemistry”(六价硫氟交换:点击化学的另一个好的反应)。

董佳家指导学生 郑莹莹 摄

师从“大师级导师”,董佳家说,最重要的是学做人,以及学术态度。董佳家说,谈做人,“他(导师)很牛,却很谦虚,总是说自己不知道什么,不说自己知道什么,人非常谦和。”讲学术态度,“他非常严谨,我在美国跟他发表了一篇文章,前后改了几十次,写了三、四年,都以为快发不出了,后来发出来了。”

董佳家说,导师主张的是“不着急,沉下心来慢慢做”。这样的科学态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甚而影响他现在所带领的团队。

他表示,中国的科研实力和国际先进国家相比,还有差距,“我们不能盲目自大,但也不要妄自菲薄,中国还处在‘学步’阶段,需要给科学家们多一点时间,多一些耐心。”

在董佳家看来,科学是鸡,技术是蛋,中国现在赶超的更多是技术,还需要培育科学的土壤。

“科学的魅力在于,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才有意义。第一个发现苹果掉下来的有意义,但接着发现柚子、香蕉掉下来,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在他看来,“跟风科学”意义不大,最难的是第一个发现的人,而中国缺的正是有原创性的科学发现。

董佳家看好点击化学领域,他说,“这个领域新,机遇很大。”

他喜欢一个词:serendipity,翻译成中文,大意是“意外发现新事物”。他说,在人们归纳的逻辑球里,一切皆是已知,而科学发现不会遵循已知逻辑,科学家们需要去发现的是未知。

科学的路还长,他说,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乐观拥抱“不确定性”。

“‘做得开心’比‘做什么’更重要,不是吗?”末了,他反问记者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