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ek+创始人兼CEO郑勇:资本圈现在是寒冬,AI是春天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12月7日报道(文/饶翔宇)

12月7日,“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盛会。

在以“人工智能新场景与新机遇”为主题的高峰论坛上,Geek+创始人兼CEO郑勇表示,资本寒冬的话我觉得还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对于AI来说现在正值春天。过去两年,随着技术的成熟、产品的稳定、商业化的积累,AI公司在市场教育方面有了进一步的深化,大家对于AI技术的理解和认可度都在快速提高。

据了解,Geek+专注仓储物流领域,通过机器人产品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高度柔性和智能的物流自动化解决方案,成为仓储物流行业技术变革的引领者。研发团队由毕业于清华、北大、中科院、北航、北科大等高校的博/硕士组成,在机器人、嵌入式软/硬件、软件工程、人工智能等方面拥有丰富的研究和实践经验,产品全部自主研发并拥有核心专利。

“AI产业化落地,第一要找到行业的最大痛点;第二要让AI技术实现价值,即选择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实现产品化;第三,有了产品后,还是需要有一个创新的产业解决方案,实现产业层面的迭代升级;最后,基于自身积累的经验,实现产品升级、赋能产业,提升我们行业的效率,提升整个行业的价值。”郑勇表示,虽然现在人工智能领域有大量的创业公司,但是不同公司最后在产品上的差异,其实就在于那些细节,细节决定了客户的体验。包括我们现在越来越深刻体会到的,就是你对行业的理解。想要获得这些经验,你需要花很长的时间,跟客户一起打磨,最后才能获得。“当有了这样经验的时候,你跟你的竞争对手是可以差异化的,最后会带来品牌溢价,带来产品价值优势。”

“资本寒冬的话,我觉得还是客观存在的。但对AI来说,现在至少是一个春天的阶段。”演讲最后,郑勇表示在这个阶段,大家会更多地看重商业化的本质,商业价值的本质,会看重每个企业不仅是在技术上面积累出了什么门槛,还会更看重技术跟行业结合能够产生什么样的价值。

本次猎云网CEO年度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AI星球、企业管家、猎云财经、创头条协办。各行业创业者、投资人围绕“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和时代坚韧的创业者”;“时至今日面临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创投市场的机遇与挑战”;“创业创新的版图和格局如何变革,商业世界里如何持续创新?”、“展望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创投走向”四大板块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以下为高峰论坛分享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蒲瑶:现在请各位嘉宾都自我介绍一下。

郑勇:大家好。我叫郑勇,是极智嘉科技创始人兼CEO。我们公司做的是AI物流机器人。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是帮助我们客户去实现一套基于机器人系统的柔性的智能物流解决方案。

郑勇:我们公司刚才提到了我们公司做的是物流机器人。我们帮助我们的客户通过机器人技术去实现高度自动化的仓库或者无人仓,又或者是基于机器人的柔性物流解决方案去实现工厂里面的工业4.0,或者说是智慧工厂。这是我们做的事情。

极智嘉成立的时候,我们先是把自己作为一个机器人AI公司。最后我们选择物流这个方向去做产业化的落地,选择这个方向的初衷有四点。

我们觉得今天要做到AI产业化落地,第一个是要找到一个大的痛点。我们之所以选择物流是因为物流产业足够大,而且因为有电商零售行业的升级,物流这个行业也是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包括我们说的人工成本的上升,甚至是人口红利的下降。

特别像物流,我觉得也有点像刚才一位嘉宾讨论的养猪行业,都是一些算是社会上比较Low的行业,今天的这些年轻人其实都不愿意去做这样的行业。我们在这样的一个行业里,它既有大的市场,同时又受到产业升级的压力,而且在人口红利下降的困难中,它所需要的做AI升级的压力可能是最大的,也是动力最大的,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行业的选择。

第二,如果真的让AI技术实现价值,同时AI其实有很多方面,我们觉得要选择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就是AI人工智能技术来做产业、做产品化。我们觉得其实今天所谓的物流机器人也可以认为它就是一个室内的无人驾驶。但是室内无人驾驶在室内相对结构化封闭的环境,它可能面临的挑战比室外无人驾驶还是更加容易,或者说这个技术也相对更加成熟。所以这样的一个成熟技术再结合上面我们在做产品化去实现它的稳定性、可靠性,这样的一个产品就可能会发挥很大的价值。

有了这样的一个产品之后,我们觉得还需要有一个创新的产业解决方案。其实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实现AI价值的机会,就是在解决方案的应用上面,我们把这样的机器人技术去跟AI的系统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一个整体的柔性的物流系统。然后再基于这样物流系统基础上做到无人仓,做到无人工厂,甚至帮助客户进一步的提升到敏捷物流、敏捷供应链。这些我觉得在整个的解决方案,甚至是产业上面的升级。

最后,我们觉得还要真正实现更大的价值,其实我们要更快的改变这个行业。我们一直说我们公司的3-5年愿景,我们希望用我们的技术迅速变革物流行业,帮助它们实现智能技术的变革。在做这样变革的时候我们需要在商业模式上面去做创新,我们不光销售我们的解决方案,我们也把我们的机器人变成我们的一个服务。甚至我们还不满足于说把AI机器人技术作为一个武器给到客户,我们自己扛着这个武器把自己变成一个物流公司,去亲自改造物流行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积累行业的经验,积累我们对于运营经验的理解,然后把这些行业经验和行业运营经验结合到我们产品,结合到机器人AI系统里去。我们相信这样的结合才能更快的提升我们行业的效率,提升我们整个行业的价值。这就是我们公司在选择做物流机器人这四点初衷。谢谢。

下来可能抛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现在由于资本市场对AI的追逐,以及大家对AI的追逐,其实在AI市场上,就是我看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大家在共同抢一份单,其实价格是越来越低。看看各位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

郑勇:因为我们公司,我觉得昨天的话我们也正好在公司里开个会,就是在讨论自己公司未来的发展。我们在做物流AI机器人的时候竞争者也是非常多的,就是在刚才主持人提到,竞争的时候可能价格可能确实是一个压力。特别在国内做生意的时候,技术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你的商务的关系,价格的竞争,这些都会影响到你最终是不是拿到一个标。但是我们昨天在公司内部讨论的时候,我们还是在反省,我们今天是不是真的把我们的产品做到了极致。当我们做到极致的时候,其实肯定能够产生一个可以看得见的差异化的优势。

拿我们今天看得到的,像手机。其实手机这样的产品它的技术已经非常的受欢迎了,但是仍然有苹果、有华为、有小米这样的头部的公司,去通过它们对产品,对细节的追求,最后让它们产品的体验和品牌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其实对我们做AI的来说也是,如果你追求的是一般般的水平,你肯定没办法跟你的竞争对手拉开差距。

我觉得咱们今天的时代,互联网时代,信息太发达了,每个人在做什么事情,其实别人都很容易去看到你的战略、你的方向、大家很容易去复制同样的方式。我们看到大的,不管做什么产品,大的技术框架其实都是非常同质化的。因为什么样的技术框架能做出最好的产品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但是最后在不同公司产品的差异,其实就是那些细节。你的细节最后决定了客户的体验。包括我们现在越来越深刻体会到的,就是你对行业的理解,这些经验,这些不是一眼看上去你就能够理解的,真的要客户场景里去花很长的时间,跟客户一起打磨,最后才能获得这样的经验。再加上像我们这样,我们做物流行业的时候,如果我们把自己也作为一个物流公司去做这样事情。其实像我们公司,我们在双十一,我们自己管理的仓库管了接近20万平米的仓库,双十一的时候我们自己通过机器人系统发货大概发了五百万单。当然做这样事情的时候我们想向我们行业,向市场行业客户证明有现在机器人AI系统可以完成比原来用人工方式做的更好的结果。当你有了这样经验的时候,你跟你的竞争对手是可以差异化的,是可以做的不一样的。所以这些差异化优势最后会带来你品牌溢价,带来产品价值优势。

蒲瑶:这样破坏了生态圈,你又是做技术,又是提供仓的,这个物流仓的客户就不会愿意用你的产品了。

郑勇:是。我觉得看你怎么定义这个生态圈。生态圈的话会不会有跨界,而且未来的生态圈是什么样的构成。其实我觉得今天所有的AI公司都会在思考,今天是不是用AI可以变成一个通用的武器。你可以卖给很多的公司,自己就做核心的技术。有些公司是做纯的AI,纯技术的,它们现在已经觉得越来越艰难,这样的话公司的话可能VC一开始会很喜欢,把这个估值抬的很高,但是越往后它们需要贡献收入,贡献利润的时候,就会发现它必须要跟行业结合,必须要理解这个行业,然后才能往下一步。如果这个行业是非常分散的行业,有很多的中小客户,你这样的话做技术还能够活的不错。但是如果这个市场是一个寡头市场,这个市场里都是大的玩家,你会发现这些人进入AI领域、做软件、做技术、做算法,但是它们同时手里捏着最大的数据来源,其实你会发现根本PK不过它们那些做视觉的公司,原来可能就是做安防监控,我只做算法,不去做摄象头,大家都看到像海康威视这样摄像头公司反过来把AI做来。

反正以我们公司来说的话,做到端对端的服务会是我们一部分的角色。另外一部分角色我们也在做赋能。我们觉得这个生态圈其实可以多元化,你的角色也可以多元化。最后应该是一个大家是跨界共存的状态。

郑勇:我觉得对AI来说肯定是一个,现在至少是一个春天的阶段。我估计:可能很多的AI跟产业结合的领域,跟我们所在的物流机器人领域的阶段还是非常像的。过去两年技术的成熟,产品的稳定,大家商业化的积累,特别是客户的认知,让我们对于市场教育的进一步的深化,大家的客户对于AI技术的理解跟认可度都快速的提高。以我们来说的话,我们在去年,或者说今年的前半段我们做了非常多的项目,从今年的下半年看起来的话,现在大量的客户开始做第二、第三个项目,做复制。我觉得这其实也意味着我们的春天到了,市场会进入快速增长甚至爆发的时间。

所以,我觉得对AI这件事情现在属于春天,甚至往夏天走的一个阶段。但是资本寒冬的话我觉得还是客观存在的,大家很容易看到这些资本机构在募资上确实大大减少,但是这样的话可能推动了整个资本市场会更加理性化地看待每一个项目。大家的估值逻辑不是因为被热捧,被追高,在这个阶段,大家会更多的看重商业化的本质,商业价值的本质,会看重每个企业在技术上积累出什么门槛,更看重技术跟行业结合能够产生什么样的价值,产生什么样的利润。真正把这几点做好的企业,在这个资本寒冬里仍然可以过的很好。